自7月30日起,位于北京市东城区崇外大街磁器口东北角的曹雪芹故居纪念馆向公众预约开放,这个曹雪芹家族返京后唯一有文献可考的北京居住地迎来了大量的游客,周末每天游客超过千人。

 

曹雪芹故居纪念馆为原广内大街207号院,史料记载的“蒜市口十七间半”。建成后的曹雪芹故居纪念馆为三进院落,占地790平方米,建筑面积约440平方米。中国红楼梦学会会长张庆善表示,曹雪芹故居纪念馆开馆,是一个要永远记住的日子,“因为我们终于有了一个最适合向伟大文学家曹雪芹致敬的地方。”


7月29日,曹雪芹故居纪念馆举行开馆仪式,嘉宾为曹雪芹故居纪念馆剪彩。新京报记者 王贵彬 摄

 

探寻认定“蒜市口十七间半”

 

东城区文旅局相关负责人介绍,曹雪芹故居纪念馆(原广内大街207号院),原址是迄今为止国内唯一被专家认可,有史料可查的曹雪芹在北京有确切记录的居住地。原广内大街207号院(曹雪芹故居)为原崇文区文物普查登记项目。

 

张庆善介绍,清雍正五年(1727年)十二月,曹頫(曹雪芹之父或叔父)因骚扰驿站等罪名,被革职抄家,从此,赫赫扬扬近六十年的江南曹家彻底败落了。雍正六年(1728年)春夏之交,曹雪芹随祖母回到北京。曹雪芹一家回到北京后住在什么地方?很长时间一直都是未知。

 

1982年,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研究员张书才,通过馆藏档案发现了曹雪芹在北京住所的一条重要线索。在档案馆保存的清代内务府档案中,张书才发现了一件雍正七年(1729年)的“刑部移会”,其中载明:江宁织造隋赫德曾将抄没曹家的“京城崇文门外蒜市口地方房十七间半、家仆三对,给予曹寅(曹雪芹祖父)之妻孀妇度命。”张书才将清代乾隆时期《京城全图》与现广渠门内大街西段蒜市口互相对照后考证,档案中所说的“十七间半”房屋即为现广渠门内大街207号或邻近的两个院落。

 

乾隆时期《京城全图》标有蒜市口街,在原崇文门外大街南端东侧,是一条东西走向的小街,路北东起抽分厂南口,西至崇文门外大街南端,全长约200米。此街1949年仍称蒜市口大街。

 

曹雪芹故居纪念馆“蒜市口足迹”微观展区。新京报记者 王贵彬 摄


在《京城全图》上,蒜市口街路南为七个并排的大院,除临街有一二排房屋外,院内空旷,应是车马栈之类;路北除东西两端的院落比较空旷外,中间四个院落均是二进或三进,房屋布局规整。从西往东数第三个院落,全院房屋间数与档案记载基本吻合。

 

1982年至1983年春,张书才等多次到蒜市口附近考察,并在居委会人员引导下,自东向西逐一踏勘了原蒜市口街路北的各个院落,认为档案文献中所说的“十七间半”与蒜市口16号院(广渠门内大街207号)的形状、规模以及《京城全图》所标识的院落最为接近。且院内的格局、周围的环境与《红楼梦》书中所描述的内容联系紧密。该院临街房6间、前院南房3间、中院北房3间,东西厢房各3间,后院空旷,特别是临街房屋有一个开间的立面跨度较小,具备“半间”体征。由此,18开间房舍可谓“17间”加“半间”。

 

广渠门内大街207号院原房主马允升当时介绍,此院由其太祖马曜东大约在嘉庆道光年间买下,由曾祖马仲衡这一支居住。1926年和1930年,对中院和前院进行翻建,但后院的北屋一直没有翻修改动过。

 

1991年,张书才在《红楼梦学刊》上首次发布了自己的研究成果,结合探勘现状比对,提出上述位置的“十七间半”就是曹氏故居的论断,引起中外媒体的关注。因为有档案可据,这一成果逐步得到红学界及社会各界的一致认可,并经2001年完成现场考古发掘证实,其中部及偏后区域清理出更早的基址,通过对应建筑基址堆积进行判别,所采用砖料与三合土的工艺、作法基本符合清代中、早期特征,相关残迹当与《京城全图》描绘吻合。

 

复建传统工艺+可视化3D技术

 

1999年修建两广大街,207号院位于广安大街规划红线内,道路建设与文物保护发生矛盾。1999年7月,原崇文区政协、北京市政协文史委、中国红学会召开第二次研讨会,形成《关于建立曹雪芹旧居遗址博物馆的建议》,建议两广大街施工中拆迁保护曹雪芹旧居,在蒜市口地区建立纪念馆。2000年,在充分征求专家学者意见的前提下,经上级部门批复,东城区(原崇文区)着手研究曹雪芹故居的复建问题,2004年项目正式名称为“曹雪芹故居纪念馆”,位于崇外大街十字路东北角。

 

在前期复建过程中,东城区依托社会力量,对曹雪芹故居纪念馆建成后的运营方案进行了先导性设计和规划,确定由新世界公司负责全部曹雪芹故居纪念馆的复建实施,并于2016年正式动工。在复建过程中,东城区文物部门一直秉承严谨、科学、扎实的态度,使文物建筑保留其宝贵的历史价值。

 

复建的“十七间半”是根据拆除时留下的照片,并参考了同时期文献照片以及红学专家的建议,按照清末时的形制进行施工,房顶依旧采用木结构框架,工艺和原材料都使用清末形制,建设过程中也尽量使用当时拆除的老物件。

 

曹雪芹故居纪念馆考古遗迹展区。新京报记者 王贵彬 摄


项目开发初期,工程人员便迎来第一个难题,传统施工工艺多靠口口相传、师父带徒弟的方式传承。如何找到传统工艺的施工方式是当时工程要解决的首要问题。

 

据项目团队相关工作人员介绍,为捕捉这座历史建筑的每一缕“神韵”,他们既从横向探讨,研究项目与整个北京城、崇文门外地区及蒜市口一带的关系;更从纵向求索,发掘曹雪芹所处的历史环境及明清古建筑特色;多次拜访明清古建筑专家,虚心向历史、建筑、文学等各界专家请教,为项目的启动做足了准备。

 

清雍正期间便有清工部《工程做法》,包括坛庙、宫殿、仓库、城垣、寺庙、王府及房屋油画裱糊等。其中木构做法中便含有与曹雪芹故居构架相似的七檩至四檩小式大木做法。


曹雪芹故居内部结构图(BIM模型图)。项目团队供图


在整体施工过程中,结合清工部《工程做法》、梁思成先生的《清式营造则例》以及BIM(可视化3D模型)技术辅助完成了项目,“施工过程中我们也邀请有经验的老专家(工匠)现场指导。”施工人员介绍,虽然都是传统的施工工艺,但通过模型制作、工艺流程模拟可以有效按照传统工艺流程,为整个项目的顺利进行增砖添瓦。而BIM技术应用在传统建筑修建中,也属创新。“我们通过应用BIM技术保存古建数据,解决信息断层等问题,为古建筑修缮、构件替换提供完整的数据支持。通过制作一套完整的古建筑基因数据,传承古建筑文化艺术。”

 

如今,在北京曹雪芹故居中,如果细心寻找,会发现很多传统建筑工艺展现出的精巧和缜密。

 

坨头上面彩绘的博古和方形檐椽头内画黄线栀子花。项目团队供图


比如,曹雪芹故居每栋房屋都有大量柱子,每根檐柱子上有一个“坨头”。整个院落一共有近50个坨头,每个坨头上面彩绘的博古(文房四宝)图案都不相同;原古建筑飞椽彩绘为墨万字,檐椽为墨栀子花,颜色单调,不能突出曹雪芹故居的古建筑复建特色。经过多次组织古建专家、彩绘专家、设计顾问研究讨论后,进行了方案调整沥粉描边,线条立体明显。并且邀请传统技艺画师,一笔一画重新描绘,飞椽头黄线边框,内做黄线万字符;方形檐椽头,内画黄线栀子花,抬头细看,不禁赞叹传统美学神韵的细腻精巧,同时更显得工序讲究,色彩明亮、线条立体,精美之余,倍添书香之气。

 

匠人正在制作古代建筑结构——榫卯。项目团队供图


故居采用不用一颗钉子的“榫卯”结构,仅通过两块木结构之间紧密扣合,便可实现稳固的连接工艺,这是故居结构建造的主要工艺。榫卯是古代中国建筑、家具及其它器械的主要结构方式,在复建中巧妙还原于建筑梁栋之间,体现中国古老的文化和智慧,也再现古代匠人的匠心。

 

再看故居一进门左手处,还有《红楼梦》中所述形如满月的“月洞门”。它是院墙上开设的一道圆弧形洞门,既为出入路径,又自成一道风景。仔细看圆形月洞门的砖缝会发现,每一条缝隙都是一样,这也是严格遵从古建筑墙体砌筑操作工艺的表现。

 

形如满月的“月洞门”,每一条砖缝都是一样的。项目团队供图


曹雪芹故居上身墙体为丝缝墙砌筑,下碱部分为干摆砌筑。施工过程中,从开始选砖、按要求砍制官砖(五扒皮砖)到砌筑过程中注重背厦、灌浆饱满、干摆磨砖对缝等,让慢工出细活成为每个人每天的标准日常,每道工艺都力求严丝合缝,一砖一瓦间都融入了极致匠心。就连外墙博缝的做法也是经过考究的,属于宣南地区的特色,为南琴山做法,有一定的弧度,而不是简单的“人字形”。

 

此外,故居内的装饰,也非常细致。比如,空调罩上的“万字符”与屋檐的飞椽“万字符”遥相呼应;门口灯笼的外观是根据窗棂的图案设计的;中央空调出风口的吊顶装饰与大梁相协调;故居外围的绿化也有亮点,设计了镂空的矮墙,也是比照曹雪芹故居墙体的丝缝和干摆的工艺做出来的,与故居的墙体相得益彰。

 

故居的二次装修也尽量考虑了“可逆性”,以对文物最小伤害的方式进行,比如卫生间铺设地砖和墙砖,均对墙体和地面进行了保护;所有房间空调、投影仪等设备安装都是采用抱箍的方式,没有钉一颗钉子。

 

文物活化利用展示曹雪芹在京生活轨迹

 

中国红学会会长张庆善接受新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蒜市口十七间半”曹雪芹故居纪念馆开馆,是非常有意义的文化建设,虽然在全国其它地方也有曹雪芹纪念馆,但北京这一处“曹雪芹故居纪念馆”与其它地方的纪念馆都不一样,因为这里是北京唯一有可靠文献记载的“曹雪芹故居”,是曹雪芹一家从南京回到北京后的第一个住处,是雍正皇帝格外开恩赐给曹家的。

 

“由于曹家在江南和北京的所有财产都被抄没了,只有这一处‘十七间半’房子可供他们一家居住,又是雍正皇帝赐给的房子,曹雪芹他们家不能不住,也不能随便搬迁,所以曹雪芹一家住在这里的时间不会短。”张庆善说。

 

张庆善介绍,现存《红楼梦》早期抄本《脂砚斋重评石头记》(甲戌本)上,有一段关于曹雪芹创作《红楼梦》十分重要的交代:“后因曹雪芹于悼红轩中披阅十载,增删五次,纂成目录,分出章回,则题曰《金陵十二钗》。并题一绝云:满纸荒唐言,一把辛酸泪。都云作者痴,谁解其中味。”诗后有一行文字:“至脂砚斋甲戌抄阅再评仍用石头记。”这个记载清楚地告诉我们,曹雪芹写《红楼梦》用了十年的时间,而到甲戌年脂砚斋抄阅再评时,《红楼梦》已历经“披阅十载,增删五次,纂成目录,分出章回”,可见已经是基本写完了。乾隆十九年甲戌(1754年),由此往前推十年或十一年、十二年(因为甲戌年是“再评”,而每一次评阅的时间差不多二年),那就是乾隆七年、八年或九年,即1742年、1743年或1744年,曹雪芹创作《红楼梦》应该是从1742年、1743年或1744年动笔的。这个时候曹雪芹还住在这里,因此许多红学家认为,这里就是曹雪芹写《红楼梦》的地方。

 

曹雪芹故居纪念馆开馆仪式现场,表演了《红楼梦》经典桥段。新京报记者 王贵彬 摄


“现在复建的曹雪芹故居纪念馆,就在‘蒜市口’,整个格局也是严格按照‘十七间半’修复的,因此这个曹雪芹故居纪念馆无疑是非常有价值的,是非常有意义的。”张庆善说,曹雪芹与《红楼梦》是中华民族对人类文明作出的伟大贡献之一,是中国永远的骄傲和自豪,有了这样一处“曹雪芹故居纪念馆”,对推动《红楼梦》的当代传播与研究,擦亮“曹雪芹与北京”这张文化名片,更好地纪念伟大文学家曹雪芹,弘扬中华民族优秀传统文化,坚定民族文化自信,推动北京市文化建设都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

 

除了“蒜市口十七间半”这个故居,在北京植物园还有一个曹雪芹纪念馆。有资料记载:曹雪芹先在崇文门外蒜市口居住,几经搬迁,于乾隆九年(1744年)左右回到香山正白旗祖居。自18世纪60年代《红楼梦》问世以来,曹雪芹的家世生平,以及他“著书黄叶村”的村址、居所,一直是红学家和红学爱好者探索的课题。1971年4月4日,在香山地区正白旗村39号发现一座带有几组题壁诗的老式民居,部分专家认为是他著书之所。1983年4月22日,根据有关诗文所说曹雪芹晚年“著书西山黄叶村”以及其他描述,特于北京植物园(原正白旗所在地)中辟地8公顷,建成曹雪芹纪念馆,借名“黄叶村”。

 

张庆善介绍,294年前的春夏之交,曹雪芹随着祖母从南京走运河回到北京,他踏上北京土地的第一个脚印就留在张家湾,而他们家在北京的第一个住处就是崇文门外“蒜市口十七间半”,张家湾、水南庄、蒜市口十七间半、右翼宗学、槐园、平郡王府、西山等等,可以说从北京的东到西,都留下了曹雪芹的足迹,曹雪芹人生的最后十年是在西山一带度过的。曹雪芹的一生是短暂的,他只在世四十年或四十多年,他的一生历经坎坷,晚年更是“举家食粥酒常赊”,过着凄惨的生活,这是他人生的不幸。但他在短暂的人生中写出了“传神文笔足千秋”的《红楼梦》,这又是中华民族的万幸。曹雪芹是北京人,《红楼梦》诞生在北京,这是北京的骄傲和自豪。“我们要通过蒜市口十七间半曹雪芹故居纪念馆和其它曹雪芹在北京的历史遗迹,进一步讲好曹雪芹与北京的故事,进一步擦亮曹雪芹与北京、《红楼梦》与北京这张文化名片,让曹雪芹在京的遗迹活起来。”

 

曹雪芹故居纪念馆内常设《曹雪芹故居陈列》,展陈设计项目灵活展示建筑本体历史、曹雪芹生平、崇文门地区文化、清代北京历史民俗、《红楼梦》文学、传统手工艺等文化内容。新京报记者 王贵彬 摄


据东城区文旅局相关负责人介绍,曹雪芹故居纪念馆开馆后,馆内常设《曹雪芹故居陈列》。曹雪芹故居共三进院落,基本展陈集中在二进院,突出“曹雪芹与北京”的主题,以曹雪芹在十七间半、在北京东城的生活经历为主,展示“归籍京师”“寻梦蒜市口”“红楼一梦”三个篇章内容。其中二进院正房主题为“归籍京师”,展示曹雪芹和家人从南京沿大运河至北京,于十七间半居住生活,包括曹氏一族兴衰,曹家与十七间半的缘起,展示《乾隆京师全图》《刑部移会》,张书才、冯其庸相关考证文章,以及考古遗址勘探照片、文物等;西厢房主题为“寻梦蒜市口”,讲述曹雪芹于此地居住的活动轨迹,以及清代此地繁华的商业对曹氏创作的影响,展示蒜市口相关老照片、老物件,风筝、头花、绢花、景泰蓝等东城区诸多手工艺;东厢房主题为“红楼一梦”,主要包括曹雪芹所著《红楼梦》各主要版本在北京的抄写、刻印与流传,以及《红楼梦》作为文学作品,与绘画、曲艺等艺术门类间的相互影响。一进院作为弹性特展区,结合艺术、设计与新媒体活动体验等内容,策划故居知识、红楼梦文化、传统工艺与文化等主题特展,举办相关内容的主题活动。

 

后期,东城区还将开发红学旅游路线,以曹雪芹故居纪念馆为核心,串联起珐琅厂、百工坊等旅游节点,打造国际文学旅游打卡地。

 

新京报记者 陈琳

编辑 张树婧 校对 柳宝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