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5月18日,美国确诊了今年以来的第一例猴痘病例。不到3个月时间,美国猴痘病例已超过1万例。

 

美国是目前世界上确诊猴痘病例最多的国家。据美国疾控中心(CDC)统计数据,截至当地时间8月10日,美国累计报告猴痘病例10392例。除怀俄明州外,美国其他所有49个州及华盛顿特区都出现了猴痘疫情。

 

7月29日,美国纽约州宣布因猴痘疫情进入紧急状态。8月1日,加利福尼亚州、伊利诺伊州先后宣布进入紧急状态。8月4日,美国拜登政府宣布猴痘疫情为“公共卫生紧急事件”。

 

新冠疫情仍未彻底结束,猴痘疫情的到来引发许多人的警惕和担忧。据CDC统计,包括美国在内,全球共有89个国家和地区报告了猴痘疫情,累计病例已超过30000例。而早在7月23日,世界卫生组织(WHO)就已宣布猴痘疫情为“国际关注的突发公共卫生事件”。

 

猴痘疫情罕见地在全球范围内蔓延,它会成为继新冠疫情后又一个全球大流行病吗?

 

今年的猴痘疫情为何引发关注?

 

猴痘并非一种新发现的病毒。早在1958年,研究人员就在丹麦一个实验室用于研究的猴子体内发现了这一病毒,也因此该病毒得名猴痘(Monkeypox)。但直到1970年,刚果(金)才发现并报告了首例人感染猴痘的病例。

 

央视新闻报道指出,猴痘是一种病毒性人畜共患病,以往主要在西非和中非地区流行。1970年首例病例确诊后,全球报告的猴痘病例大都集中在刚果(金)、刚果(布)、中非共和国、尼日利亚、喀麦隆等非洲国家。

 

今年猴痘疫情引发全球警惕,一个重要原因就是,其传播范围突破历史流行区,开始在全球多个国家和地区流行。


当地时间2022年7月16日,印度泰米尔纳德邦钦奈,当地机场对来自高风险国家的入境旅客进行猴痘病毒筛查。图/IC photo


据美国疾控中心统计,当前全球范围内报告的31800例猴痘病例中(截至8月9日),31425例是由历史上并未暴发过猴痘疫情的国家和地区报告的。从暴发地点来看,89个报告了猴痘疫情的国家和地区中,82个此前并未暴发过猴痘疫情。

 

事实上,虽然今年猴痘疫情最早暴发于非洲地区,但美洲、欧洲地区是目前疫情最为严重的地区。美国目前已报告超过10000例病例,紧随其后的西班牙报告5100余例病例,德国、英国、法国、巴西等国报告病例数都超过2000例。

 

世卫组织也指出,自5月上旬以来,一些非历史流行国家和地区报告了猴痘病例,且大多数有旅行史的确诊病例去的是欧洲和北美,而非猴痘流行的西非或中非。世卫组织称,这是猴痘病毒被发现以来,首次在不同地理区域的非历史流行国家地区和历史流行国家同时报告许多猴痘病例。

 

美国南佛罗里达大学全球健康与传染病研究中心流行病学专家埃德温·迈克尔(Edwin Michael)在接受新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目前尚不清楚猴痘病例为何会在西非地区以外的国家和地区大肆传播。但他认为,这可能和新冠疫情之下,各国卫生系统对于一些异常症状如皮疹、充满脓液的病变状态更加敏感,因此加强了检测有关。

 

此外,迈克尔认为,今年猴痘疫情更广泛地传播,还有个原因可能是人类于1980年宣布消灭天花并逐渐停止接种天花疫苗后,猴痘的社区传播增加,这使得猴痘病毒更易传播至西非地区之外。

 

天花病毒曾是人类长期的噩梦,它传染性强、致病性高,是人类曾面临的最古老、死亡率最高的传染病之一。一直到1980年,天花成为人类目前根除的唯一一个人类病毒病。

 

猴痘病毒和天花病毒同属一个病毒家族。据世卫组织介绍,猴痘病毒主要分为刚果型和西非型两个类群,其中刚果型传播能力、致病性比西非型更强。此次在非历史流行国家和地区传播的猴痘病毒属于西非型。

 

《华盛顿邮报》报道指出,目前,猴痘在全球范围内出现了前所未有的暴发,这个历史上的地区性流行病正在引发一场新的全球危机。

 

猴痘疫情暴发引发了对于猴子被污名化的担忧。在南美洲猴痘疫情最为严重的巴西,过去一段时间内发生了多起猴子被毒杀事件。对此,世卫组织在8月9日的例行新闻发布会上强调,猴痘高发与猴子无关,切勿伤害、歧视和污名任何动物或感染者。

 

猴痘是否会成为新的全球大流行病?

 

7月23日,世卫组织总干事谭德塞宣布,猴痘疫情构成“国际关注的突发公共卫生事件”(PHEIC)。这是世卫组织针对全球突发公共卫生事件发出的最高级别警报,也是世卫组织继2020年1月宣布新冠疫情为PHEIC之后,发布的最新一个PHEIC。

 

对于仍处在新冠疫情阴影之下的世界,这一警报引发广泛担忧:猴痘疫情会成为和新冠疫情同时存在的又一个大流行病吗?


当地时间2022年7月26日,法国巴黎,法兰西岛大区(大巴黎地区)正式开设一个大型猴痘疫苗接种中心,并授权所有医学院校的大学生参与猴痘疫苗接种工作。图/IC photo


迈克尔认为可能性不大。他指出,世卫组织的这一声明本身就是存在争议的,该组织突发事件委员会15位成员中,9人认为目前不应将猴痘宣布为PHEIC,但总干事谭德塞博士最终决定发布这一声明。迈克尔认为,世卫组织可能是不想重复此前的错误,希望在应对猴痘方面更加积极主动。

 

“对于在西非地区之外猴痘疫情传播的严重性,外界一直存在不确定性。”迈克尔表示,猴痘是一种长期传播的疾病,会出现间歇性暴发。

 

猴痘疫情虽然主要在西非和中非地区流行,但美国此前也出现过局部暴发。据美国疾控中心介绍,2003年,美国报告了47例猴痘病例,涉及6个州。这是历史上首次在非洲之外报告猴痘疫情。

 

此次疫情也和非洲相关。调查显示,所有感染的患者都是在和他们的宠物草原土拨鼠接触后病倒。而这些宠物此前被安置在从加纳进口的小型哺乳动物附近,正是这些小型哺乳动物将猴痘病毒带入美国。

 

除此之外,英国、以色列、新加坡等国家曾报告少数病例,但感染者都曾有过非洲国家旅行史。

 

迈克尔认为,猴痘疫情虽然蔓延至许多非历史流行国家和地区,但不太可能和新冠病毒一样成为大流行病。“首先,从猴痘病毒本身来看,其传染性远低于当前流行的新冠病毒毒株。”迈克尔解释称,猴痘通常通过和感染者密切接触传播,这种人际传播的传染性低于通过呼吸道传播。“从西非猴痘传播的长期历史可以看到,那里从未出现大规模的暴发。”

 

据央视新闻报道,猴痘病毒可通过密切接触由动物传染给人,其不易发生人际传播,但与感染者密切接触也可能感染。人感染猴痘的初期症状包括发烧、头痛、肌肉酸痛、背痛、淋巴肿大等,之后可发展为面部和身体大范围皮疹。多数感染者会在几周内康复,但也有感染者会出现严重疾病甚至死亡。

 

此外,目前的病例大部分都集中在男男性行为者群体中。世卫组织8月3日发布的一项报告显示,在有相关详细信息的病例中,97.5%自述有男男性行为。但需要注意的是,猴痘并非一种性传播疾病(STD)。


当地时间2022年6月27日,韩国首尔,位于首尔市中区的国立中央医疗院开始为医护人员接种猴痘疫苗。图/IC photo


从猴痘当前的流行情况来看,病例主要集中在欧美地区,非洲、亚洲和太平洋地区报告的病例相对较少。CDC统计数据显示,美欧10个国家报告的猴痘病例占到全球累计猴痘病例近90%。

 

此外非常重要的一点是,猴痘的病死率远低于新冠。据世卫组织介绍,历史上来看,猴痘的病死率在0到11%之间,近些年大约在3%-6%。从两个类群来看,刚果型的病死率可达10%,西非型则低于1%。

 

因此,“虽然我们必须密切关注猴痘疫情在全球的传播情况,但综合猴痘病毒本身的情况和其历史流行情况,目前来看我们并不需要过分担忧。”迈克尔说道。

 

不过,值得关注的是,美国、法国、德国等多个国家报告了儿童感染猴痘的病例。世卫组织8月4日称,目前全球儿童猴痘病例数不多,但感染猴痘病毒的儿童比青少年和成年感染者更易出现重症,需要提高警惕,确保猴痘病毒不会在儿童等群体中蔓延。

 

据央视新闻报道,8月10日,中国疾控中心病毒学首席专家董小平在国务院联防联控机制新闻发布会上表示,目前我国尚未发现猴痘相关病例。国家卫生健康委与国家中医药局6月联合印发了《猴痘诊疗指南(2022年版)》,对各地做好猴痘的诊疗工作提供了指引。下一步,将继续进一步加强猴痘的防控工作。

 

全球疫苗分配不公或重演?

 

科迪·阿伦斯第三次尝试接种猴痘疫苗以失败告终。

 

据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8月5日报道,31岁的阿伦斯是一名医务人员,此前他一直在纽约生活。猴痘疫情暴发后,他曾试图在纽约接种疫苗但未成功,之后他来到旧金山,希望在这里能成功接种疫苗。

 

但他再次失败了。他提前数个小时在旧金山总医院门口排队,但医院开门45分钟之后,就有工作人员对仍在等待的人表示,今日疫苗已接种完毕。


当地时间2022年8月9日,美国洛杉矶,医护人员准备猴痘疫苗。图/IC photo


和新冠疫情暴发之初有很大不同的是,今年猴痘疫情突然暴发时,人类已有针对猴痘的疫苗。据美国全国广播公司商业频道(CNBC)报道,美国食药监局(FDA)2019年批准了丹麦生物技术公司巴伐利亚北欧生产的Jynneos猴痘疫苗,欧盟方面2013年也批准了这款疫苗。

 

除此之外,天花疫苗对于预防猴痘也有效果。复旦大学附属华山医院感染科主任张文宏8月7日在参加“猴痘病毒研究及防控应对论坛”时指出,猴痘病毒与引起天花的病毒密切相关,所以天花疫苗可以在很大程度上保护人们免于感染猴痘。他表示,来自非洲的以往数据表明,天花疫苗在预防猴痘方面至少有85%的效果。

 

美国疾控中心将天花疫苗ACAM2000作为预防猴痘的疫苗使用,但由于ACAM2000存在副作用,CDC优先推荐Jynneos疫苗。

 

美国白宫方面8月9日表示,自5月份以来,美国卫生与公众服务部(HHS)向各州承诺分发110万剂猴痘疫苗,目前已送达大约62万剂。然而,疫苗供不应求的问题依然严峻,许多美国民众排队数个小时仍无法接种疫苗。


当地时间2022年8月9日,美国加州旧金山,大批民众排队等候接种猴痘疫苗。图/IC photo


为缓解这一情况,美国FDA于9日宣布对猴痘疫苗的皮内注射紧急使用授权。由于皮内注射仅需要较小剂量,这一变化将把当前的疫苗供应量增加五倍。


美国白宫猴痘疫情应对组长罗伯特·芬顿表示,这一方法是安全有效的,同时将大大提高疫苗接种范围。美国HHS助理部长汤恩·奥康奈尔称,目前政府还有44万剂猴痘疫苗储备,在这种新的注射方法下则相当于220万剂。接种疫苗者仍需在四周后接种第二剂。

 

美联社称这一举动“非常不同寻常”,同时反映了美国猴痘疫苗严重供不应求的现状。但事实上,美国是订购猴痘疫苗最多的国家。

 

据报道,巴伐利亚北欧公司今年可以生产大约3000万剂猴痘疫苗,其现货大约有1600万剂。美国已向该公司订购1300万剂疫苗,其中140万剂已交付。今年5月,巴伐利亚北欧公司曾要求美国匀出原定交付的大约21.5万剂疫苗,以应对 "国际请求"。但美国只同意推迟交付时间,并未作出其他共享疫苗的承诺。

 

除此之外,欧盟6月份也与巴伐利亚北欧公司签订采购合同,计划购买约10.9万剂疫苗,以确保所有欧盟成员国以及挪威和冰岛尽快获得疫苗。据《金融时报》报道,英国猴痘疫苗即将耗尽,目前仅有8300余剂库存。截至8月9日,英国猴痘病例已逼近3000例。


当地时间2022年7月30日,英国伦敦,民众排队接种猴痘疫苗。图/IC photo


新华社8月9日报道指出,在本轮猴痘疫情中,一些西方富裕国家大量采购疫苗,而非洲地区疫苗和检测工具都非常紧缺。一些公共卫生专家表示担忧,称新冠疫情中暴露出的全球疫苗分配不公等医疗卫生鸿沟恐将再度重演。

 

《科学》杂志也指出,目前全球猴痘疫苗供应有限,其中大部分都被欧美国家订购,这些国家已开始推动国内疫苗接种。然而在非洲这个长期受猴痘疫情影响的地区,大部分国家都没有获得任何猴痘疫苗。

 

“对于所有传染病,社会不公都是疾病传染水平和发展结果的一个固有问题。”迈克尔表示,这也是为何仅仅依靠疫苗等生物医学工具无法完全阻止病毒进一步演化和传播。在他看来,减少社会不公才能提高社会对类似新冠等传染性疾病的抵御能力。

 

迈克尔认为,对于当前猴痘病例持续增加的状况,最重要的是增强监测,让公众尤其是高危感染人群认识猴痘并学会自我保护。此外,增加猴痘疫苗生产、确保疫苗公平分配也非常关键。

 

“大流行并非注定:采取切实有效的行动解决不平等问题,可以战胜艾滋、猴痘和新冠。”联合国艾滋病规划署8月10日表示。

 

新京报记者 谢莲

编辑 白爽 校对 陈荻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