递交注册公司所需要的各种材料,完善“龙仁启聪”小程序里的课程资源,与爱心企业对接相关的职业培训课程……对于刚刚走出校园的北京联合大学特殊教育学院听障毕业生王忠泽而言,这个夏天十分忙碌。
 
“龙仁启聪”的寓意是“启发聋人的聪慧”,这是王忠泽在学校老师的指导和支持下进行的创业项目,以新职业云课堂和就业服务体系为核心,打造聋人专属的职业技能视频学习平台,并争取让聋人和健听人(指听力正常的普通人)在学习和就业时,站在同一起跑线。
 
7月底,第八届中国国际“互联网+”大学生创新创业大赛北京赛区复赛决赛举行,“龙仁启聪”项目获得北京赛区复赛一等奖,并成功跻身“青年红色筑梦之旅”赛道十强。

7月23日,在北京联合大学录播室,王忠泽(左)参加中国国际“互联网+”大学生创新创业大赛北京赛区复赛一等奖PK路演。受访者供图
 
发现聋人就业屡遭“闭门羹”,萌生创业想法
 
创业项目的想法最初来源于王忠泽自己和身边同学的实习和找工作的亲身经历。
 
“大二暑假找实习,找了30多家企业,没有一家愿意要聋生。”找不到实习的王忠泽在学习中开始专注技能和综合能力的提升。让他没想到的是,大三开始找工作时,情况依旧不乐观。

“我本身学习成绩在班级名列前茅,觉得以自己的专业和能力应该能匹配大部分的工作岗位。”王忠泽陆陆续续投了很多简历,也成功拿到了笔试和面试的机会,甚至有一次马上就要签实习协议,但最终都被拒之门外。
 
企业拒绝的理由无外乎工作需要跟客户打电话、频繁沟通、不适合听障人士等。找工作时,王忠泽吃了无数的“闭门羹”,这也是很多听障人士就业时常有的遭遇。是技能不匹配?还是就业方向不对?面试时该如何表现自己……私底下,王忠泽和同学们也会聊起就业的话题。
 
王忠泽发现,很多听障学生在临近毕业时才发现自己的就业技能不高,想通过线上学习提升能力却很难,“在学校上课,老师会打手语,但是网上一些职业技能培训的视频资源,有的连字幕都没有,更别说手语。”
 
这种情况下,听障学生要想提升自己的能力水平只能依靠老师和同学间互帮互助。王忠泽就帮班里很多同学解决过学习问题和修改简历。注意到这一尴尬状况,王忠泽特意询问了远在西安、郑州等多地的老同学,看是不是听障学生普遍面临着学习困难、就业困难的难题。
 
“事实上,在听障群体中,学习是一件很困难的事儿,比如直播课没字幕也没手语,每个人理解能力不同、对课程内容的理解程度也不一样。在就业方面,听障群体也容易受到歧视,很难找到好工作,只能从事简单的工厂流水线工作。我们的项目就是基于听障群体的这两个主要痛点。”项目指导教师之一、北京联合大学特殊教育学院教师董雪燕解释道。
 
记者了解到,该项目以新职业云课堂和就业服务体系为核心。其中,新职业云课堂是面向听障群体提供实用的技能培训视频,内容涉及收纳整理、短视频剪辑、自媒体入门、人工智能、python编程等。就业服务体系则是对接不同企业相关岗位,打通听障群体从技能培训到实现就业的通道。为了保障听障群体的稳定就业,还打造了就业跟踪服务,帮助实现一次就业的失业人群实现二次就业。
 
董雪燕表示,在课程选择上会偏重于人社部公布的新职业,同时会兼顾适合听障人士从事的工作,借助互联网的优势让听障人士和普通人站在同一起跑线上。
 
“我们的课程来源主要有两大块,一个是在原有课程的基础上进行二次开发,另一个是团队自研课程。课程讲师也是经过挑选的,比如高校的讲师、行业讲师(包括聋人)、机构讲师。”
 
记者了解到,目前,该项目已与北京大学、清华大学、北京联合大学、北京市信息服务工程重点实验室等20多所高校合作,对接微软“数字技能赋能”项目的技术培训资源及认证机会,与项目结合,给听障群体提供更多以提升就业能力为导向的课程。

7月23日下午,为准备一等奖PK,王忠泽(左)和项目指导老师抓紧筹备路演方案、修改路演内容。受访者供图
 
“只要有1%的希望,也要试一试”
 
眼睛盯着对方,语速虽慢但表达沉稳;在电脑上熟练地操作各种软件与人沟通;不时看看语音翻译软件上的文字,确认对方说的话……如今,王忠泽已经可以“老练”地推介自己的创业项目。但这份“老练”背后,是一次次的困难的磨砺,其中既有创业中途团队解散的压力、也有找资源受阻“一波三折”的艰辛。
 
2020年,读大二的王忠泽有了创业的想法。“我就找了我们班里的几个同学,还有一些聋人朋友参与。”王忠泽“拉人”进团队时,都会反复强调这个项目的意义所在,“无论未来是考研还是工作,对他们肯定都有帮助。而且项目做成了,对所有的聋人都是一种帮助。”
 
在王忠泽的“游说”下,几人都加入了项目团队。安排好分工之后,整个项目按部就班地往前推进。但没想到的是,七个多月后,“互联网+”大学生创新创业大赛临近时,整个项目只剩下王忠泽一个人。
 
“那个时候我们升入大三,课很多,有的人还想准备考研,压力很大。”王忠泽回忆道。另一方面,项目刚启动,自己也没有钱可以支持团队成员们的生活。慢慢地,团队解散了。
 
团队只剩一个人,创业项目还要继续下去吗?王忠泽也曾犹豫过,但最终还是选择了坚持。“我们都鼓励他不要放弃。他遇到什么困难,作为老师,我们都会尽量去帮他解决。”董雪燕说道。
 
王忠泽试着在网上找合适的视频资源,在年轻人高度聚集的视频分享网站哔哩哔哩(简称“B站”)上,他看到了很多合适的课程,“我就给这些视频的UP主发站内信,跟他们说项目,希望征求他们的同意,对视频资源进行二次开发,然后放到龙仁启聪平台上。”
 
由于语言表达存在障碍,王忠泽在沟通时总是刻意避免语言沟通,多是以文字的形式沟通。“有的人不愿意配合听障群体去改视频;有的人不看好我们,觉得项目做不出来;有的人觉得没有收益也不愿意。大部分回复的人都拒绝了。”
 
发出的站内信更多的是石沉大海,“可能发100个站内信,有一个能答应。”王忠泽说,最终只有一位同样是听障人士的UP主,同意将自己的课程免费放在龙仁启聪平台。
 
“只要有1%的希望,也要试一试。”王忠泽一直很坚定。
 
拿到课程资源,还要进行二次开发。“二次开发不只是简单配上手语、加上字幕。我们会针对听障群体的阅读习惯来进行调整,他们一般习惯两个字一组阅读,所以我们在二次加工的时候会引入分词技术,突出课程的重点。”董雪燕表示,同时视频发布时的二次包装,也会加入更多实操和视觉化元素,以适应听障群体的学习习惯。

2021年9月22日下午,王忠泽代表班级答辩“我的班级我的家”,获得北京高校“我的班级我的家”十佳班集体。受访者供图
 
未来希望能帮助大多数听障群体
 
创业路上,王忠泽得到了学校、老师和很多人的支持,创业之路渐渐宽阔。
 
课程内容少?北京联合大学特殊教育学院老师们把自己的无障碍课程直接转到龙仁启聪平台上,学院主管教学的副院长徐娟帮忙联系高校,为项目提供课程,经过无障碍加工后就可发布。就业渠道窄?分管就业的院领导帮忙联系中国残联、企业和公益组织等。创业初期没有启动资金?学院支持了相关的服装、交通、公司注册等费用……
 
“你看他联系B站的UP主,哪怕只有1%成功的可能性都肯投入时间精力去争取。作为教育工作者,我们肯定是全力支持。”分管就业的院领导说道。
 
对于龙仁启聪的未来,王忠泽和老师们有长远的打算:课程内容将不再局限于目前的分类,而是聚焦更广阔的社会就业市场,比如在线客服、社区养老、VR体验师等等。
 
“我们希望能帮助大多数听障群体,不只是针对听障学生。希望能给更多人提供一个工作的机会。”董雪燕说道。
 
今年6月,王忠泽从北京联合大学特殊教育学院毕业,他的创业之路也将开启一段新的征程。
 
新京报记者 杨菲菲
编辑 缪晨霞 校对 柳宝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