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45年8月15日,日本天皇裕仁宣布日本无条件投降。图为日本天皇在议会宣布投降。图/新华社
在日本战败投降77周年前夕,日本新任经济产业大臣西村康稔公然挑衅全世界人民的情感,于8月13日参拜靖国神社。

对此,中国外交部发言人汪文斌8月14日表示,“日本内阁成员参拜供奉有二战甲级战犯的靖国神社,再次反映出日本政府对待历史问题的错误态度。中方已向日方提出严正交涉。”
另据韩联社8月13日报道,韩国外交部当天对西村康稔参拜靖国神社行为表示“深切失望和遗憾”。
西村康稔并非第一次参拜靖国神社
西村康稔刚刚在本月10日进入岸田内阁,出任经济产业大臣。自去年10月岸田文雄就任首相以来,西村康稔是第一位参拜靖国神社的岸田内阁大臣。
1945年8月15日,日本宣布无条件投降。每年在此前后,一些日本政客以及右翼保守势力往往会选择参拜供奉二战甲级战犯的靖国神社。比如,前首相小泉纯一郎、前防卫大臣岸信夫、自民党前政调会长高市早苗等都曾高调参拜过靖国神社。
作为刚入阁不久的经济产业大臣,西村康稔在日本政界的知名度并不是特别高。但若结合起本人的政治立场和当前日本的政局情况,那么也不难理解他为何会率先高调参拜靖国神社。
西村康稔参拜靖国神社是其个人政治立场的延伸。西村康稔于1962年出生,并于2003年首次当选众议员,现在隶属自民党安倍派。他曾在安倍内阁和菅义伟内阁时期,出任过经济再生大臣等职务,并在日本政界以“政策通”而知名。
一直以来,被视为安倍晋三亲信的西村康稔本人政治立场非常偏激。比如,他支持首相参拜靖国神社、不赞同引入“夫妻别姓制度”、支持修改宪法和明确将自卫队写入宪法等。基于保守的政治立场,西村也成为了日本保守团体“日本会议国会议员恳谈会”和“神道政治联盟国会议员恳谈会”的成员。
在2020年和2021年的日本无条件投降纪念日前后,西村康稔都曾以经济再生大臣的身份参拜过靖国神社。
▲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图/IC photo
安倍的正统“继承者”?
值得注意的是,西村康稔参拜靖国神社也意在凸显其是安倍的正统“继承者”。
日本前首相安倍晋三的意外遇袭身亡,不仅导致日本保守势力失去了领军人物,而且也对自民党内的派系博弈造成不小的影响。安倍的意外离世虽不至于让日本保守势力完全消退,但至少在短期内日本保守势力将成为一盘散沙,缺乏凝聚力。
与此同时,安倍生前是自民党内最大派系安倍派的领导者,安倍派内部不乏能力出众者,如内阁官房长官松野博一、自民党政调会长萩生田光一、前文部科学大臣下村博文、前经济产业大臣世耕弘成等。但这些人中没有一位能像安倍那样让所有人信服,这也是安倍派现在采取7人集体领导体制的重要原因。
在这样的背景下,西村康稔率先在今年“815”前夕高调参拜靖国神社,也是为了向安倍派、日本保守势力展示自身对安倍政治理念的切实继承,表明自己才是安倍的正统“继承者”。通过参拜靖国神社,西村康稔意在拉拢日本右翼保守势力,为今后能领导安倍派以及权力博弈做准备。
值得注意的是,在8月10日的岸田内阁改组中刚刚卸下经济产业大臣一职、同样隶属安倍派的萩生田光一于也15日参拜了靖国神社。这预示着,今后安倍派内部,以及日本保守势力内部,对于争夺安倍衣钵的竞争将会加剧。而通过高调参拜靖国神社、发表否定客观历史言论等行径或将成为博出位的主要方式。
日本一些政客缺乏对侵略历史的彻底反思
靖国神社是日本军国主义分子发动对外侵略战争的精神工具和象征,供奉有曾犯下滔天罪行的二战甲级战犯。近年来,日本政客参拜靖国神社的目的已从否定侵略历史,逐渐转为通过参拜靖国神社来谋取政治影响力、换取右翼保守势力的支持。此次参拜靖国神社的西村康稔、萩生田光一就有着这样的打算。
然而,日本政客参拜靖国神社行为的本质,正是对日本侵略历史缺乏彻底反思的结果。这种将世界人民的苦难作为政治工具的行为,只会让一些日本政客的丑陋嘴脸更加彻底地暴露在世人面前,只会让日本在国际社会的声誉更进一步被拉低。
因此,在日本宣布无条件投降77年后的今天,也奉劝日本一些政客能够切实正视和深刻反省侵略历史,以负责任态度妥善处理有关问题,以实际行动取信于亚洲邻国和国际社会。
撰稿 / 陈洋(辽宁大学日本研究中心客座研究员)
编辑 / 马小龙
校对 / 王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