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8点见,多一点洞见。每天早晚8点与你准时相约,眺望更大的世界。


“我想带着自己的党员精神,到天安门广场去,在那看国旗飘扬的样子。”


7个月前,阿布都加帕尔·猛德曾向新京报记者说出自己的心愿。8月5日清晨5点16分,阿布都加帕尔·猛德站在天安门广场,踮起脚尖凝视旗杆的方向,手指紧张地扣着掌心,额头上夹着几颗汗水。


五星红旗升起的瞬间,他眉间一蹙,泪水从早已泛红的眼眶中流淌下来。



跨越4200多公里,从帕米尔高原到华北平原,从雪山戈壁到青山苍翠,从“新疆边境第一乡”到北京天安门广场。因帮助游客后拒绝金钱报酬,亮出党员徽章而受关注的“新疆大叔”阿布都加帕尔·猛德,实现了期盼已久的梦想。


8月7日下午,通往长城的缆车上,尽管天气还有些炎热,却丝毫不影响大叔激动的心情。


他好奇地欣赏着四周的风景,触摸古老的城墙。还与同行的阿克陶县木吉乡党委委员、人大主席阿里木江·卡得尔开展了一场别开生面的跑步比赛。大叔很兴奋,眼神中透露着对胜利的渴望和不服输的劲头。“我要是再年轻一些,一定能赢”,他开怀大笑,如孩子般童真。


他拿出库木孜,一连唱了五六首歌。歌声高亢嘹亮、宛转悠扬,配上库木孜清亮而柔和的音色,很富感染力。阿里木江·卡得尔则在一旁为他伴舞,载歌载舞的两人,在长城上形成一道别样的风景。


“我站在长城上的时候,就想到了我们的护边员,他们也是守护我们的边境,维护我们祖国的领土完整。我从距离4200多公里的地方过来,在长城上唱歌,感觉特别不一样。亲眼看到我们祖国的发展,看到祖国的繁荣富强,非常自豪。”阿布都加帕尔·猛德说。阅读专题>>>




2022年8月16日,是焦裕禄同志诞辰100周年纪念日。近日,焦裕禄次女焦守云接受新京报记者专访,回忆与父亲的相处经历和对焦裕禄精神的传承与弘扬。



谈及小时候,焦守云称,如果从我记事算起,我父亲能给我留下记忆的时光并没有几年,所留下的印象都是一些片段。我2岁就开始在老家山东淄博,此后我跟着奶奶每年会有两次去看我的父母,然后再跟着奶奶回山东老家。


我印象中小时候很少喊“爸爸”。我还记得有一次他拿着吃的“引诱”我让我喊他“爸爸”,但是我也没有喊出来。我11岁的时候父亲把我带到兰考,那时候我也不喊他,我当时说的是山东话,跟他们的口音都不太一样,另外也是跟我父亲有点生分。到后来,我能喊出“爸爸”了,也愿意喊了,可是他却再也听不到了。


焦守云说,其实父亲并不是那种“苦行僧”式的人,哪有人天生就喜欢吃苦受累的呢?我父亲在生活中有很多爱好。他是个非常有魅力的人:身高一米七八,在那个年代算是高个子,性格非常随和,待人真诚,有幽默感,情商很高,而且热爱文艺,有些文艺“范儿”,会拉二胡、会跳舞,曾在哈尔滨、大连、洛阳这样的大城市工作,接触过很多新潮的东西。


父亲很注重自己的形象,每天把胡子刮得干干净净,身上衣服虽然很旧,但是洗得干干净净。他文章也写得好,在大连起重机器厂时,经常给他们的厂报、广播电台写文章,我父亲这辈子最高档的一件衣服就是我母亲用他的稿费给他买的。



有时候我也会看到关于我父亲的电影片段。新时代下,我们还是需要老一辈艰苦朴素、艰苦奋斗的精神。我儿子有一次跟我说:“妈妈,我现在遇到事情做决定的时候,我就先想想,如果是我姥爷,他会怎么做。”我当时听到这个话,泪水唰地就掉下来了。


现在年轻人有他们的优点,接受新鲜事物很快,学历也普遍比我们那一代都高。但是同时还是要向老一辈学习他们的长处,焦裕禄精神不能丢,要传承和弘扬。阅读全文>>>




读职高真的不如普通高中吗?读职高的一定是“坏学生”吗?这两个一直是困扰不少学生和家长的疑问。无论原先社会怎么定义职高生,但是现在不一样了,在小编看来,职高生拥有更专业的技能,在所学的技术层面,甚至人才辈出。



在广州市天河区一所职业学校的排练厅里,林思想到曾经听过的一句话:“读职校学不到任何东西,(学生)就像一张白纸”。2021年,她从江西老家到广州就读一所中等职业院校,专业是商务文秘。她几次听到亲戚们讲,读职校没有用、混日子、浪费钱,还不如早点打工。


她把眼前的一张白纸撕成数片,每一片写下一个难听的词语,都贴到自己身上。“废物、差生、坏孩子……”这些词语她耳闻过不少。她想表达一种感受:因为是职校,大家就把负面标签硬生生抛了过来。


教育部数据显示,2021年,全国共有职业学校8780所,在校生2900万人。今年3月,《教育家》杂志联合相关教科院面向全国职业院校、家庭、企业进行问卷调查,面对“职业教育发展的最大困难”这一问题,投票最多的答案是“社会认可度”。


在职业教育研究者子津看来,这种不认可已经渗入职校学生生活的环境,影响着他们对自我的认知。2020年,她在江西一所职业学校调研,发现在课堂上,老师会有意无意地告诉学生不要对自己有太高期待,家长抱怨读职高没有希望,甚至同龄人也会贬低读职校这一选择。社会观念中的敌意,成为个体需要面对的沉重标签。


今年7月,9位职校生在公益组织“HOPE学堂”的组织下,进入暑期戏剧工作坊。排演时间为11天,剧目的台词、情节均来自职校生的成长经历,由集体创作而成。这是一次直面伤痛、表达真实的练习。演员丁一把它比做“拔刺”的过程。起初,在参加表演前,丁一抵触表达任何负面经历和情绪,那“就像把刀子倒插在自己胸口,再插到别人胸口”。


但舞台上,看到陌生人注视、鼓掌,眼眶湿润,他发现曾经的负面经历不再令他惧怕。他愿意直接表达,因为它们“是一根刺,(拔出来)不会扎到任何人,只会引发人们的共鸣和触动。”


他们把共同创作的这部戏剧命名为《影子》,演员周末说,希望大家能找到自己经历过的阴影,把它讲出来。往前走,同时也看到自己的影子。阅读全文>>>




任何人在任何场合都应该遵从法律的规定,这是公民理应具备的基本公共品格。而作为有较大影响力的公众人物,在公共场合的一言一行,不仅很大程度上都在舆论的视野框架之内,也更应该受到法律的规制。一旦知法违法,将会造成更加恶劣的社会影响和不良示范。



8月16日凌晨,@北京交警 微博发布就网传“马某某交通违法”事件发布情况通报。通报称,8月9日18时许,马某某驾车行经朝阳区酒仙桥驼房营南路时,存在逆向行驶等交通违法行为,交管部门已对其相关违法行为依法合并罚款300元,驾驶证记3分。


此前有消息称,艺人马某某曾在近日有交通违法行为,并有在公共道路上向车窗外扔垃圾的行为,这引起了舆论广泛的关注,不少人对此持以批评态度。


此次马某某被交管部门依法依规进行处罚,不仅仅表明法律面前人人平等,也是一次公开的交通普法课。借助此次处罚,可以让更多的公众意识到遵守交通规则的重要性,也可以让法治意识深入到更多人的内心。


长期以来,舆论对公众人物的违法行为已经形成了诸多共识,这也是此次马某某交通违法事件在舆论场上引起广泛批评和质疑的原因。而交管部门主动回应舆论疑问,查清事实,并依法予以处罚的做法,其实也是一次良好的释法过程。


社会对公众人物的私生活当然应该保持边界,但此事已经违反了社会既定法则,因此,即便是演技获得大众认同的马某某,也难免在影迷心中留下不良印象。阅读全文>>>




据媒体报道,印度总理莫迪8月15日在独立日讲话中表示,印度的目标是在25年内成为发达国家,印度将制定政策支持国内能源、国防和电子技术的发展。



今年是印度摆脱英国殖民统治75周年,25年后是印度独立100周年。目前,印度虽是世界第六大经济体,经济总量达到了3万亿美元,但人均GDP仅约2200美元。在世界银行的归类中,印度仍是中低收入经济体。


经济基础尚不雄厚,莫迪凭什么立下了25年成为发达国家的目标,印度又能否做得到?


随着印度近年来经济增长,预测印度未来的经济发展是近年来的热门话题。国际能源署估计,根据印度当前的政策情境和汇率水平,到2040年,印度的国内生产总值预计将增至8.6万亿美元。一些机构认为,到2047年,印度经济规模可能达到12万亿—15万亿美元,与中国现在的水平相当。


不过,尽管印度经济确实仍有较大发展潜力,但发达国家不是只有经济规模这一个标准。莫迪想通过国内能源、国防和电子技术的发展实现弯道超车,难度极大。


首先,印度很难实现能源独立。印度油气资源贫乏,本土已探明可开采的油气资源不过6亿吨,约相当于中国一年的原油进口量。印度现在人均能源消费量只有全球平均水平的三分之一,还有四分之一的人用不上电。随着经济规模增长,能源安全挑战会进一步加剧。


其次,国防自主是印度孜孜以求的目标,莫迪政府日前也出台了100亿美元推进武器国产化的计划,但国防自主背后涉及从工业体系到军队制度等一系列深度改革。


至于印度的电子技术,如果印度继续对小米等有竞争力的国外产品采取扣押资产等小动作,而不是鼓励竞争,恐怕也难有发展。


据估计,印度今年GDP增速有希望达到7.4%。但是,经济增长不意味着历史积弊、社会问题等会自动消除。存在种姓制度残余、高文盲率、性别不平等的印度,距离发达国家还有很长的路要走。阅读全文>>>


编辑 刘喆 设计 许晓 校对 李立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