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月19日是中国医师节。今天一早,北京援藏抗疫医疗队多位医生便进入拉萨市的方舱医院,正式开始了医疗支援工作。

 

我们连线了医疗队队员、北京朝阳医院急诊科副主任医师武军元。他告诉新京报记者,方舱目前基本饱和,患者症状和情绪整体平稳。北京专家将协助当地进行转诊筛查和流程细化等工作。

 

8月17日,北京援藏抗疫医疗队抵达拉萨,186名队员驰援当地疫情防控工作。北京援藏抗疫医疗队供图


拉萨方舱基本饱和 进舱协助病例筛查

 

新京报:今天是医疗队到拉萨的第三天,你们做了哪些工作?

 

武军元:拉萨疫情目前还是比较紧张的,我们需要尽早进方舱。昨天去了一次,熟悉环境,和相关人员对接,并住进了隔离酒店。今早正式入舱,下午两点多才出来。

 

新京报:方舱和患者的情况怎么样?

 

武军元:这个方舱是很快建起来的,设施设备比较到位、很现代化。现在收治了一千多人,基本已经饱和。我之前没有进过方舱,今天进来感觉氛围还是很好的,大家情绪比较乐观,很多人聊天、跳皮筋,小孩子跑跑闹闹,就跟在体育馆一样。这是个好现象,心态是最重要的。

 

患者的情况总体稳定,病情上主要是无症状和轻症。也有一些年轻的外地患者,氧合差点儿,但一般来拉萨的都是旅游的,身体素质都还可以,能够适应高原环境。

 

8月14日,西藏拉萨,市民前往八廓街一处核酸检测点进行核酸采样。李林 摄/IC photo


新京报:你们主要承担什么医疗任务?

 

武军元:方舱里面有很多模块,现在开了十三四个左右。我们巡视了每个舱,看看有没有需要我们提供医疗建议的情况。今天有几例患者是60岁以上的老人,合并基础病,虽然症状看起来还可以,但在评估了生命指征和化验检查后,还是建议转诊。

 

除了我们,江苏医疗队也到了,我们会和他们分一下任务,之后进行固定管理,每天定点交流、分批进舱。筛出有重症因素的病人,是我们目前的主要工作任务。

 

“我们来了,他们心里就有底儿了”

 

新京报:方舱内的患者病情不重,北京专家去了主要起哪些作用?

 

武军元:西藏前期没有经历疫情冲击,因此对他们来说有很多不确定性。现在定点医院只有一家,床位数有限,分流时很多患者进入了方舱,包括一些病情较重的和有高危因素的。我们主要的任务就是筛出这部分人,方舱不适合重症患者,能送定点医院就送过去。当地的大夫可能拿不太准,我们来了,他们心里就有底儿了。

 

新京报:拿不准的点有哪些?

 

武军元:最新的第九版诊疗指南对无症状、轻症、重症等分得比较明确,但高原环境和平原环境不一样。

 

新冠重症的表现主要集中在呼吸方面,包括呼吸频率、血氧、氧合等。这边缺氧,非本地人可能稍微一动,血氧就跌到80,一测就都符合重症。很多指标在高原和平原没有现成的换算公式,我们必须结合临床特点酌情考虑、综合研判。

 

虽然西藏本地抗疫经验少,但全国的经验还是很丰富的。这不是一个西藏在奋斗,是各地力量在共同参与。

 

8月17日,西藏拉萨,西藏出入境边防检查总站组建“抗疫党员突击队”,助力拉萨市疫情防控工作。邹兴国 摄/IC photo


新京报:接下来还有哪些工作要做?

 

武军元:除了筛查病例之外,后续我们还会进一步对预检分诊和转诊的流程做细化,让他们在执行的时候更加明确。方舱内虽然有应急隔离抢救室,但毕竟不是定点医院,最好不要在这里出现这种情况。

 

不惧新冠 克服高原反应

 

新京报:这是你第一次参与抗疫吗?

 

武军元:在北京时也支援过发热门诊,但这是第一次面对面接触新冠病例。

 

新京报:紧张吗?来之前有没有做一些准备?

 

武军元:支援任务来得比较突然,头一天通知,第二天上班交接,第三天凌晨就走了,没来得及准备什么。但到当地之后,我们十个医生进行了院感相关知识的培训,也演练了隔离衣穿脱流程,互相再纠个错,虽然之前训练过,但现在是“真枪实弹”,需要更加小心谨慎。

 

心理上没什么,我们都接种过疫苗,现在的治疗手段也越来越多,和疫情一开始比起来,这个疾病引起的恐惧感已经小很多了。

 

新京报:你们能适应高原环境吗?

 

武军元:我身体大致还可以,但多少会有点高反,不动还行,一动会心慌,戴N95口罩、穿隔离衣的确是个挑战。我们行动起来也会慢一点。

 

今天进舱之后,尤其感到这里的一线医护和志愿者非常不容易。我们待了三个小时就很累了,而他们可能要待更久,况且他们平时还很少穿防护服。

 

新京报:今天是医师节,你们有庆祝一下吗?

 

武军元:北京那边可能会有一些庆祝活动,但这边还是战时状态,大家都比较紧张,没有想别的。拉萨疫情目前还没有缓和,大家还要同心协力,希望能尽早平稳度过。

 

新京报记者 戴轩 实习生 赵钰婷

编辑 陈静 校对 吴兴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