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月19日至21日,借出席联合国大会的机会,韩国总统尹锡悦同日美领导人举行双边会谈,但在强征劳工索赔、美国《通胀削减法案》等韩国民众关心的问题上没有进展。

 

多家韩媒评论认为,尹锡悦此次外交活动表现惨淡,这样的结果只能说是“外交惨案”,政府须对此负责。

 

尹锡悦难以避免“空手而归”的评价

 

尹锡悦疑似“爆粗话”辱骂美国国会并提到美国总统拜登的一则视频,在国外社交媒体上传播开。

 

韩国“MBC NEWS”9月23日在社交平台上发布了一段视频。视频显示,美国纽约当地时间21日,尹锡悦在参加由拜登主持的全球基金第7届财政公约会后,向身旁的外交部长官朴振和国家安保室长金圣翰说道:“如果国会那些‘蠢货’不予通过,拜登将非常尴尬。”

 

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指出,全球基金是一个试图在发展中国家战胜艾滋病毒、结核病和疟疾的国际组织,尹锡悦的言论似乎是在提到拜登承诺将提供60亿美元的捐款,而这笔捐款需要国会批准。

 

尹锡悦的“失言”引发巨大争议。随着舆论发酵,韩国总统府于9月22日在美国喜来登纽约时代广场酒店内举行记者会回应。据英国广播公司(BBC)报道,韩国总统府宣传首席秘书官金恩惠解释称,尹锡悦在相关发言中指的是韩国议会,而不是美国国会,也没有提到拜登。

 

“尹总统没有理由在这里谈论美国。”金恩惠在另一次简报中重申,人们可能“听错了”。

 

然而,对于总统府的回应,韩国许多人不买账。韩国一位不具名的反对党议员对BBC说,这就像在告诉韩国人“他们听力有障碍”。韩国在野党党鞭朴洪根说,尹锡悦“辱骂美国国会的粗话造成了重大外交事故”。

 

让尹锡悦饱受争议的,不止于此。据韩媒报道,韩国总统室曾预告,韩美领导人将在纽约商讨并解决《通胀削减法案》等韩方关切的问题,但正式会谈最终未能成行。


当地时间2022年9月21日,美国纽约,韩国总统尹锡悦与美国总统拜登交谈。图/IC photo

 

《中央日报》指出,继9月19日在英国国王查尔斯三世举办的招待会上会面后,尹锡悦和拜登21日在“全球基金第七届财政公约会议”和之后的招待会上都有会面的机会,但都不是正式会谈,在三次会面中,最短的一次以48秒草草结束。

 

总统室解释称,重要的不是会谈时长。但《韩民族日报》评论认为,此次会谈明显看不到成果,因此尹锡悦将很难避免“空手而归”的评价。此外,会面结束后白宫发表的声明中也没有提及韩国最关心的议题——《通胀削减法案》和货币互换协议,由此可见,一直强调亲美外交的尹锡悦政府对美国的情况是多么无知。

 

韩日首脑会谈引发“屈辱外交”争议

 

除了与美国总统会谈,尹锡悦与日本首相岸田文雄进行的双边会谈,同样没有取得更多成果。

 

据韩联社消息,当地时间9月21日,韩国总统尹锡悦与日本首相岸田文雄在纽约举行韩日首脑双边会谈,这是韩日近三年来首次举行首脑会谈。


当地时间2022年9月21日,美国纽约,韩国总统尹锡悦与日本首相岸田文雄举行韩日首脑双边会谈。图/IC photo

 

然而,韩日两国首脑会面的过程并不顺利。韩国总统办公室早在9月15日就宣布“韩日两国就借助本次机会进行会面已达成共识”,而随后日本方面则出现了公开否认双边会谈的声音。《韩民族日报》评论称,韩方提前发表会谈计划似乎是向日本乞求举行会谈。

 

最终,尹锡悦亲自前往岸田文雄出席的一场活动地点并与其会面。日方没有提前向韩国媒体告知日程,也没有提供岸田文雄的发言稿。《韩民族日报》进一步指出,与文在寅政府不同,尹锡悦政府在改善韩日关系方面急于求成,引发了“屈辱外交”争议。

 

不仅如此,日方会后的表态也十分微妙。韩国《中央日报》报道称,日本外务省在会谈后发表的报道资料中则将两国领导人的会晤称为“恳谈”而非“会谈”,这样的表述降低了会谈级别。前韩国外交部高级官员分析称,“故意使用非正式色彩较浓的‘恳谈’这一措辞,这本身在外交界不属于正常。”

 

尹锡悦的施政好评率再次跌至30%以下

 

与日本首相见面是“恳谈”而非 “会谈”,韩美首脑会谈最终也没能举行⋯⋯《韩民族日报》评论称,因会谈未能取得成果,尹锡悦将面临不少批评,尹锡悦政府须对“外交惨案”负责。

 

尹锡悦深陷外交困境之际,其支持率也在不断走低。

 

美国哥伦比亚广播公司(CBS)援引调查数据称,上任之初,他的支持率仅52%,远低于前总统文在寅同期的70%。自6月开始,其支持率开始一路走低,一度跌至24%,虽然此后小幅回升至32%,但仍然偏低。

 

韩联社援引民调机构韩国盖洛普9月23日发布的一项调查结果报道称,韩国总统尹锡悦的施政好评率为28%,降至30%以下。

 

新京报记者 朱月红

编辑 刘茜贤 校对 付春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