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5月5日,C919大型客机在上海成功首飞。那一天,作为国家大型飞机论证委员会和专家委员会的委员之一,中国工程院院士刘大响在C919首飞现场的主席台上见证了这一历史性时刻。

 

刘大响是中国大飞机工程的主要推进者之一,目睹大飞机一飞冲天,他难掩内心激动之情,和大家一起欢呼,眼中噙满泪水。

 

首飞后的5年间,C919开展了一系列验证飞行。2022年9月,C919完成全部适航审定工作后获中国民用航空局颁发的型号合格证。对此,刘大响十分激动:“中国大飞机虽然经历过‘三上三下’,但我们终于迎来了这个重要时刻。”


中国工程院院士刘大响。受访者供图


经历“三上三下”,中国人“大飞机之梦”从未熄灭

 

新京报:如果给中国大飞机的研发分阶段,你认为应该如何划分?

 

刘大响:目前尚无严格的阶段划分,我个人认为至少可以2000年为界,将其前后划分为两个大阶段。中国人民的“大飞机之梦”最早起始于1970年8月,在30年的岁月中干了三件事,但都因种种原因停摆,可以称之为“三上三下”,也有人说大飞机经历了“一波三折”的坎坷。


第一件事是1970年8月正始立项的“708工程”,代号定为运-10。这个阶段可谓“十年磨一剑,一朝结硕果”。1980年9月,中国第一架大型喷气式客机运-10在上海成功首飞,多次飞到北京等地,7次飞到拉萨。我认为这是一个了不起的重大成果,因为当时环境十分艰苦,国内经济实力不足,技术也相对落后,但开拓者们的奋力拼搏使运-10大飞机取得如此大的成功。令人遗憾的是,因为种种原因,1982年,运-10项目下马。


第二件事是1984年到1997年的13年间。上海航空公司与美国麦道公司签署了合作生产MD82/90大型喷气式客机的协议书。通过组装麦道MD82/90飞机以逐步实现国产化,希望走出“以市场换技术”之路。但1992年波音公司“收购”麦道,关闭麦道90系列生产线,飞机全面停产,这个项目不得不下马。


第三件事是在1999年,中航工业拟开展100座级的大型飞机研制,称为AE100项目。这个项目与法国、新加坡、韩国开展合作研制,但也由于种种原因,不到两年就流产了。


这就是在2000年前的30年中,中国大飞机走过的“三上三下”的历程。尽管如此,中国人民的“大飞机之梦”没有磨灭。2001年,在第159次“香山科学会议”上,多位院士、专家、学者就航空工业的发展和中国“大飞机之梦”展开了热烈的研讨和呼吁。


中国大飞机工程凝聚众多院士、专家的心血和智慧

 

新京报:在第159次“香山科学会议”上,院士和学者们发表了什么观点?对于推动中国大飞机研制起到了什么作用?

 

刘大响:2001年2月,王大珩、师昌绪、顾诵芬、郑哲敏、张维和我共6位院士发出倡议,共同主持召开了第159次“香山科学会议”。会议的主题是21世纪中国航空科学技术的发展战略。

 

会议上,大家畅所欲言,各抒己见,不同观点交锋十分激烈。会上认为国力不够、技术不成熟,甚至反对搞大型民机的单位和代表不在少数。尽管争议很大,但通过研讨和交流,大家最终在“要搞中国自己的大飞机”的观点上达成一致,并形成了几点共识,其中包括率先重点突破航空发动机自主研制技术;着力解决制约航空发展的薄弱环节,加强关键技术攻关;尽快启动新型涡扇喷气支线飞机项目的研制;成立国家航空领导小组和国家航空咨询专家小组。

 

2001年4月,王大珩与多位院士再次聚首,总结“香山科学会议”观点,向国家呈送《抓紧时机振兴我国航空工业——第159次香山科学会议的几点建议》,提出中国一定要搞自己的大飞机。此后,王大珩建议成立两院《中国民机产业的发展思路》咨询课题组,咨询报告经中国科学院、中国工程院院长审阅后上报。

 

可以说,咨询报告和“香山科学会议”的建议,对我国大飞机重大专项的立项起到了至关重要的推动作用。


2022年9月30日,C919飞机从北京首都国际机场起飞。新京报首席记者 陶冉 摄


多次为大飞机研制向中央提建议

 

新京报:你为推动中国大飞机研制做了哪些努力?

 

刘大响:我是第十届全国人大代表,并当选第十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委员。我是要搞中国大飞机和大发动机的坚定支持者之一,从2004年到2006年,我连续写了4份建议报告和一个议案,各有十几位代表联署签名,想通过全国人大这个重要平台,向中央发出呼吁。

 

这些报告涉及内容很多,主要观点大致有:大飞机体现国家意志,要尽快立项;坚持走自主创新发展之路,具备四个基本条件,时机已经成熟;大飞机必须装上健康强劲的“中国心”, 不能因此受制于人;大飞机工程必须立法,要以钢铁般的意志坚持到底。

 

此后,大型飞机正式被列为我国“十一五”发展规划纲要中的16个重大科技专项之一。这也是当时使我感到十分高兴和欣慰的事。

 

2006年7月,国务院成立了大型飞机重大专项领导小组,并批准成立国家大飞机方案论证委员会,由18名委员组成。委任李未、顾诵芬、张彦仲三位院士为主任,我有幸成为方案论证委和后来的专家委委员之一。

 

国家大飞机方案论证历时约6个多月,讨论的问题很多,开始时也有一些分歧,主要围绕六个方面展开,即要不要搞大飞机、能不能搞大飞机、搞什么样大飞机、怎么样搞大飞机、在哪里搞大飞机、要不要搞发动机。但最终都取得了一致的意见。

 

2007年2月26日,国务院正式批复“大型飞机方案论证委员会”的报告,大飞机重大专项正式登上舞台。

 

长江1000发动机自主研制已取得重要进展

 

新京报:我国C919大飞机何时能用上自主研制的“中国心”?

 

刘大响:先进大涵道比涡扇发动机的技术复杂、要求高,研制难度很大。目前世界上只有美国、英国、法国、俄罗斯能够制造出大型先进民用航空发动机。中国正在开展研发工作,但还需要一段较长的时间。

 

其实,中国真正开展大型民用航空发动机研究工作,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是从大飞机立项开始的,我们把自主研制干线客机需要的民航发动机列入了大飞机的重大专项之中。

 

一个可喜的消息是,中国大飞机C919的国产动力长江1000发动机正处于研制阶段,其主要性能指标已接近世界新一代发动机的先进水平。现在,长江1000发动机的自主研制工作正在按计划推进,已经取得了一些重要成果和进展。

 

事实表明,大飞机是可以用我们自己的力量研制出来的,我们对中国大飞机的自主研发充满期待,也充满信心。

 

新京报记者 吴婷婷

编辑 白爽 校对 赵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