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飞盘联赛杭州站冠亚军队伍将代表浙江参加总决赛。  主办方供图

借助社交媒体的传播,飞盘运动火起来后,无论是官方还是民间的各类飞盘赛事接踵而至,赛事的商业化成为关注焦点。今年7月8日,国家体育总局社体中心印发《关于举办中国飞盘联赛有关事宜的通知》。作为级别最高的飞盘赛事,中国飞盘联赛的招商情况一定程度上反映了品牌对飞盘运动赞助的热情。

11月13日,2022-2023中国飞盘联赛第二站赛事在浙江杭州结束。经过44场比赛角逐,宁波甬士飞盘俱乐部和杭州龙井虾仁飞盘队获得冠亚军,并将代表浙江参加中国飞盘联赛总决赛。除了激烈的比赛、专业的赛事运营,本站赛事在商业化发面也有亮眼表现。

规模
14家品牌赞助杭州站赛事

8月6日至7日,中国飞盘联赛首站(西安站)比赛共有7家赞助商,赞助层级分为顶级合作伙伴(1家),官方赞助商(2家)和官方供应商(4家)。这是决定举办中国飞盘联赛后,组委会在一个月内完成的招商情况。

首站赛事结束后,飞盘联赛吸引了不少品牌关注。根据赛事组委会信息,杭州站赞助商达到了14家。其中,冠名赞助商1家,顶级合作伙伴2家,官方赞助商2家,官方供应商为9家。与西安站相比,杭州站赛事在商业化方面有了进一步提升。

“从杭州站的赞助来看,整体招商情况不错,受到了很多本地品牌的关注,也首次有了冠名赞助。”全国飞盘运动推广委员会副秘书长薛志行向新京报记者表示,“这是第一次尝试在杭州本地与企业合作,可以让品牌参与到本地活动中,通过尝试参与飞盘赛事赞助,进入这个行业。”

飞盘运动代表潮流,参与的对象更多是年轻群体,他们有自己的生活方式和消费习惯。“鸡胸肉、咖啡等小众品牌希望与年轻群体建立联系。赛事举办时间确认后,很快便与组委会达成了赞助意向。”薛志行说。

当然,也有品牌此前已与飞盘有过深度联动,这次赛事为他们继续赞助提供了机会。薛志行介绍,飞盘联赛杭州站冠名赞助商极氪汽车,此前经常组织车友参加飞盘体验活动。在此基础上,双方很快达成了合作,并获得不小的赞助支持。

中国飞盘联赛西安站共有7家赞助商。  图/新华社

助力
资金+实物为主要赞助模式

飞盘联赛的赞助模式是以现金+VIK(赞助商以提供产品、服务、技术和人力资源的方式为大型活动进行赞助)的形式。

“不同层级的赞助商标准不同,会根据赛事的需要有所侧重。”薛志行介绍,第二、三、四层级的赞助商会有一部分资金的支持,但更多是提供产品,一方面可以解决赛事运营需要的物料,另一方面也能为运动员提供更好的服务体验。如赛事顶级合作伙伴阿迪达斯,主要为各站参赛队提供比赛服装和装备等。

从所有品牌赞助的情况来看,除了阿迪达斯、战马、财通证券、翼鲲飞盘、信泰保险和碳银共6家品牌全程赞助中国飞盘联赛,其余品牌为单站或多站赛事赞助。

从全程赞助变为单站或多站赞助,赞助体量上自然会有不小折扣。赛事方并未透露杭州站赛事的整体赞助收入情况。据组委会某负责人透露,即便是整个联赛的赞助商,赞助金额基本在几十万元的量级。选择单站赞助的第三和第四层级的品牌,除了大部分VIK支持,现金基本为几万元。

除了赛事赞助方面的营收,参赛队伍的报名费也是收入的一部分。根据竞赛规则,每站赛事的报名费为200元每人,每支队伍报名人数为14人至28人,若按每站赛事16支报名队伍计算,报名费用合计为44800元至89600元。

另外,组委会推出了主题为《印象杭州》的8款赛事纪念飞盘,全球限量999套。其中,6款为发售款(每款价格为99元),1款为纪念款,1款为稀有款,后两款均不对外公开发售。玩家购买发售款飞盘会获得一份数字艺术品,会被永久存储在区块链上。目前,6款周边产品已经售罄。

年轻人参与飞盘运动,在锻炼身体的同时也能广交朋友,增进友谊。  图/新华社

观察
飞盘赛事商业化之路仍需探索

招商难,不仅是中国飞盘联赛面临的问题,官方和民间组织的各类飞盘赛事都面临“买单”的品牌少、赞助金额不高的问题。

在薛志行看来,主要可以归结为两点:一方面,品牌对飞盘的认识还不够;另一方面,飞盘很快热起来,赛事在落地过程中还面临着不少挑战。

“因为飞盘联赛是首次举办,在招商过程中,不少品牌都在观望,如果赛事运营得不错,明年可能会继续探讨合作方式。另外,很多品牌一般会在前一年末制定(下一年)全年的赞助计划,一般不会因为临时出现的项目而打乱早已确定的方案,一定程度上也对飞盘联赛赞助的情况有一些影响。”薛志行说。

运营成本是赛事推广很重要的一部分。“像飞盘嘉年华活动的投入是比较多的,另外一个是转播费用。”薛志行介绍,杭州站赛事实现了从小组赛、淘汰赛到总决赛全场次直播,信号直播、播出、解说等都是不小的成本。

另外,比赛场地、赛事奖金、赞助商权益呈现、防疫物资、医疗服务等方面的费用,也是运营成本中比较重要的支出。组委会某负责人表示,为了更好地服务赞助商和参赛队,杭州站赛事的支出并非“小数目”,“从已有的赞助和其他收入来看,再结合运营成本,杭州站赛事应该不会亏损。”

在薛志行看来,飞盘联赛是一个全新的赛事IP,运营首个赛季想要实现大的盈利,展现出赛事的商业价值是很难的。在赛事筹办之初,组委会已将赛事的目标定位为推广飞盘运动,探索赛事运营的模式。

“我们希望通过赛事的举办,摸索出赛事推广运营的模式,让大众或者品牌更多地参与、关注飞盘赛事,服务好已建立合作的品牌,吸引更多新品牌的加入。”薛志行说。

新京报记者 王继松
编辑 王春秋
校对 赵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