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娩镇痛不仅是医学技术的进步,也是人性温度的体现。产痛不需要忍耐,我们应该给予产妇追求无痛的权利,尊重每一个生命个体。在此,我呼吁:母爱无须疼痛来证明,愿每位产妇都能享有无痛分娩。”11月24日,在中国妇幼保健协会麻醉专业委员、《医师报》联合举办的感恩生命 关爱女性“无痛分娩——以爱之名 解生育之痛”直播活动上,被誉为中国游泳队“五朵金花”之一、曾获得51个世界级冠军的蝶泳达人钱红呼吁,应给予每位孕产妇自由选择分娩镇痛技术的权利。

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北京妇产医院麻醉科主任徐铭军教授指出,虽然我国分娩镇痛率得到一定程度的提高,与欧美发达国家相比仍有差距。“我们不仅要关注分娩镇痛率,还应关注分娩镇痛质量的提升,全面提升我国分娩镇痛服务能力。”徐铭军表示,分娩镇痛发展任重道远,首要任务是把先进的理念和技术普遍推广到全国各级医院,让我国更多的产妇享有分娩镇痛。
 
为进一步规范分娩镇痛相关诊疗行为,提升产妇分娩镇痛水平,2018年11月15日,国家卫健委发布《关于开展分娩镇痛试点工作的通知》。2018年以来,全国先后有900余家医院设立分娩镇痛试点基地。华中科技大学同济医学院附属协和医院麻醉与危重病医学研究所所长姚尚龙教授介绍,尽管全国913家试点医院平均分娩镇痛率已经接近60%,仍有很大一部分人对分娩镇痛存在误解,破除误解对女性免受生育之痛十分关键。
 
“采用分娩镇痛不仅在于减轻剧烈痛感,还可以提升产妇分娩体验。在无法开展分娩镇痛的情况下,我们更要强调尊重和人文关怀,给予产妇更好的分娩体验。”北京大学第一医院妇产科杨慧霞教授建议,由于产妇生产需要较长时间,应尽量降低生产痛感,让产妇尽可能舒适地完成分娩。
 
在分娩过程中,何时可以启动分娩镇痛?杨慧霞认为,从临产到宫口开全的第一产程,当产妇感觉疼痛时便可进行适度分娩镇痛,不会影响产程;在宫口开全后可以继续进行镇痛,但要及时给予指导宫缩时用力协助胎儿娩出,对缩短第二产程减少母儿并发症有积极意义。
 
据北京市海淀区妇幼保健院副院长、中国妇幼保健协会麻醉专业委员会副主任委员王雷教授介绍,从2018年至2020年末,北京市67家开展分娩镇痛的综合医院由不足13%增长到29.79%;妇产医院及妇幼专科医院由51.01%增长到69.27%,全市分娩镇痛率在不断提高。北京麻醉质控中心数据显示,北京市分娩镇痛率为50.76%。“未来分娩镇痛的发展还需提高医院重视程度、提高孕产妇接受度、提高麻醉科重视度、提高相关科室配合度,同时加强相关科研的产出。”王雷说。
 
今年8月,国家卫健委等17部门发布《关于进一步完善和落实积极生育支持措施的指导意见》,专门提出要扩大分娩镇痛试点、提升分娩镇痛水平。“希望中国的分娩镇痛之路能走出自己的特色,让我们跟上世界分娩镇痛的步伐,从人口大国走向人口强国。”姚尚龙希望,今后还有更多贴近现实、贴近基层的分娩镇痛案例、医患互动、社会互动来形成一个良好的氛围,保障中国分娩镇痛事业健康有序发展,让更多产妇能安全有效地分娩。
 
新京报记者 王卡拉
校对 卢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