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口的栏杆不断放下又抬起,来来往往的车流在栏杆前短暂地停留,车窗里伸出手机,扫码之后,又匆匆离开。四五个村民坐在村口,阳光照在他们身上,永定河面上吹来的寒风,都不那么凛冽了。

 

12月7日,北京没有下雪,天气难得不错。门头沟区琉璃渠村,不再查验核酸的第一天,村口陆陆续续进出的车辆,一直没断。村口的琉璃墙壁一侧,更多的车停在这里,有些已经停了很久。


12月7日,门头沟琉璃渠村入口处,一辆汽车扫码后进入村子。新京报记者 王颖 摄

 

村庄重新流动起来了

 

弯弯曲曲的石板路,沿着山坡缓慢向上,小商店、民宿、人家院落前的琉璃栏杆,让这个村庄显得与众不同。琉璃渠村曾经是烧造皇家琉璃的地方,如今也是一个人口众多的大村。村民介绍,村里外来人口较多,多有在城区务工的人在这里租房子住,“村里常住1200人左右,租房子的人有1400,比本村人还多。”


12月7日,门头沟琉璃渠村,一户人家墙外的鸟笼。新京报记者 王颖 摄

 

12月7日中午,操着不同口音的人,往来于村道上,不查核酸的第一天,人们还在适应新的状态,重新接续之前的工作和生活。“暂时还没那么多活儿,但相信很快就会多起来。”一位租住在村里的租客相信,村里的房租并不贵,一间十多平方米的房子,只要五六百元,再加上村庄距离城区不远,吸引了很多务工的人来这里。

 

进入丁家滩村,要先过一座跨越永定河的桥,桥的另一头,高高的牌楼,矗立在笔直宽阔的村道上,村口同样扫码可进。和琉璃渠相比,这里要安静许多,年轻人外出工作,有些早出晚归的人,也恢复了正常的生活和工作。有人穿着厚厚的羽绒服,走出村外,在河边、公路旁漫步,村里的巷子里,也不时有人穿梭,有本村的人,也有从村外来的。


12月7日,门头沟丁家滩村,路边高挂的红灯笼弥漫着喜庆的气氛。新京报记者 王颖 摄

 

“你们消息都很灵通啊,刚不查核酸,就来了。”村口扫码的地方,一位值守的村民对进村的人说。

 

再开张的酱菜商店

 

下午一点多,冬日里最暖和时候,永定河的一处弯道处,韭园村的牌坊下,两位值守的村民,静静地坐在河边的长椅上,村口有车进入的时候,有人停车询问,两个人会提醒他们扫码即可进出,也有人主动扫码,两个人就静静地看着栏杆自动抬起、放行。

 

韭园村是京西知名的旅游目的地,这里是京西古道的起点,也是马致远故居的所在地,还是韭园酱菜的产地。就在进入村口不远的地方,有一个专卖酱菜的碎石广场,广场中有露天的摊位,冬日里并没有开张,广场一侧,一间专门出售酱菜的店开着门,几个店员正忙碌地介绍各种酱菜,买酱菜的人来自各村,有本村的,但大部分是村外来的。


12月7日,门头沟韭园村的酱菜店开门迎客。新京报记者 王颖 摄


“今天刚刚开张,之前停业了15天,来的人不算多。”一位店员介绍,酱菜制作和销售,都是村里的集体企业,也是村里的名片,很多人买回去后,还会在线上订购,店里可以快递发货,“来买的时候,不知道是哪儿的,但快递的时候才知道,朝阳、海淀、房山,各处的人都有。”

 

在结冰的河畔散步

 

永定河冲出大山的地方,拐了一个几字形的弯,河道圈出了一块小小的湿地,夏季的时候,这里芦苇丛生、水鸟云集。今年以来,湿地修整整治,地上铺满了绿色的网。村民告诉记者,湿地景区有不少部分已经建好,可以游览了。

 

湿地中的一块高地上,河北村就在这里,村口依然有值守的村民,提醒扫码,但不再查验核酸。村民介绍,可以沿着村外的小路,一直到新修好的景区,冬天也挺漂亮,比村里更好看。


12月7日,门头沟王平镇河北村,工作人员正给进村人员测温。新京报记者 王颖 摄

 

河北村的对面,王平大街上,许多餐馆、商店开着门,这里是潭王路的终点,也是进入京西深山区的要道,路上车辆往来频繁,也有人会停下来吃饭、买东西。


市民在结冰的河畔观赏美景。新京报记者 王颖 摄

 

记者注意到,河边新修的步道上,偶尔能看到散步的人。随着气温下降,永定河面上的很多地方都已经结冰,蜿蜒的河道中,洁白的冰、深蓝的水、金黄的芦苇,别有一番与夏天不同的风景。“永定河的水多了,现在的冬天,比以前好看。”一位村民说。

 

新京报记者 周怀宗

编辑 唐峥 校对 陈荻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