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熊出没·伴我“熊芯”》海报。

由林永长、邵和麒联合执导的动画电影《熊出没·伴我“熊芯”》已于1月22日大年初一在全国上映。作为《熊出没》系列的第9部电影,《熊出没·伴我“熊芯”》继续挖掘主角们背后的故事,让多年前消失的熊妈回到了熊大、熊二身边,为观众分享了一个关于母爱的故事。

《熊出没·伴我“熊芯”》的创作过程正好经历着三年疫情的特殊时期,对于很多人来说,家庭的概念变得前所未有的紧密和重要,导演希望这部电影可以带有现实主义的色彩和切入点,更多倾向于情感上的展示,去更加贴近现实观众,贴近现实生活。

去年春节档上映的《熊出没·重返地球》拿下了接近10亿元票房,为目前该系列票房新高。在新京报专访中,导演林永长表示,今年肯定有压力,但有压力才会有进步。“每部电影的特点都不一样,我们最终的目的是把片子做得更好,每年都希望能够有一些突破的东西,票房不是唯一的衡量标准”。

用科幻的想象呼吁现实的陪伴

《熊出没·伴我“熊芯”》是第6部在春节档上映的《熊出没》系列大电影。该系列的每部作品都有对应的主题,《熊出没·原始时代》(2019年)通过熊大表现了勇气主题,《熊出没·狂野大陆》(2021年)探讨了快乐主题,《熊出没·重返地球》(2022年)则挖掘了熊二的英雄时刻。  

导演林永长在采访中表示,《熊出没》系列一直在尝试探索和挖掘主角们背后的故事,在《熊出没·变形记》(2018年)中,主创挖掘了光头强和他父亲的关系,让观众认识了光头强的父亲。今年的《熊出没·伴我“熊芯”》,主创继续挖掘角色背后的故事,8年前熊妈在《熊出没·雪岭熊风》中露了一面,便消失了。她为什么会离开熊大熊二,她到底去了哪里,她的离开给熊大带来怎样的影响,这些都是观众之前留下的疑惑,也是这部电影需要去解决的。  

《熊出没·伴我“熊芯”》让多年前消失的熊妈回到了熊大、熊二身边。

今年的主题也是比较现实主义,整个画面包括内容都会更加倾向于亲情化的表达”,林永长说,团队希望表现爱是可以超越种族、超越国界的,就想做一个与众不同的故事。近些年,国内科技在人工智能方面发展很快,国家也在倡导科技兴国,就想在故事中融入人工智能元素,为观众呈现出一个不一样的熊妈,借用了人工智能的形式做了一个包装,用科幻的想象呼吁现实的陪伴。

为了展现爱可以超越一切,影片还设置了一对反派兄弟,呈现出一种对比效果。“就算是机器人,也可以体现出爱的伟大,但两个亲兄弟,如果没有爱,也可以非常冷漠地抛弃对方”。导演林永长说。

对导演林永长来说,即便是一部动画电影,创作中最难的还是故事部分,在故事上花的时间是最多的,要反复揣摩、讨论、调整,不断去优化完善,才能够呈现出一个比较打动观众的好故事。

“熊出没”一直兼顾成人与孩子的审美

从2014年上映的《熊出没·夺宝熊兵》算起,《熊出没》大电影已经陪伴观众9年,它有一批固定的“铁粉”,陪伴着彼此长大,有的甚至上了大学,每年春节还会去影院支持《熊出没》大电影。林永长说,《熊出没》大电影主要受众是家庭观众,但也有20%的受众是年轻人。

不过,也有一部分小时候爱看《熊出没》的观众,随着年龄的增长,观影需求也会发生变化。林永长认为这都很正常,“我们不担心有观众流失,‘熊出没’这个IP的最终目的是陪伴一代代的观众,只要保证制作的品质在那里,把片子做好了,就会不断有新的观众进来”。

那如何平衡儿童观众和成人观众的审美趣味?在林永长看来,这其实是《熊出没》大电影的一个特点,不只是站在小孩子的角度去创作的,更要挖掘一些成人的点。小孩关注的点比较好满足,他们希望有一些比较好玩、好笑,有一定启发教育意义的东西。而成人的点,就需要在题材、角色、故事上做一些设计,同时可以兼顾成人和小孩的审美。

片中,熊妈照顾小时候的熊大和熊二的段落特别打动人,充满着温情与搞笑。熊妈照顾孩子,从最开始新手妈妈的笨拙状态,慢慢学会如何照顾孩子,建立更深的情感,甚至为了孩子可以牺牲自己,都很打动小孩和成人观众,因为这是非常真实的情感展示。

《熊出没·伴我“熊芯”》塑造了一个让观众共情的熊妈。



其实最开始,导演林永长也不知道从哪里去找这种创作素材。为了尽量让观众产生情感共鸣,塑造一个让观众共情的熊妈,一定要有一些现实参照。后来创作团队从身边的同事身上找灵感素材,包括新手妈妈如何给孩子喂饭,怎么照顾他们,这些过程都是主创团队和做过妈妈的同事一起探讨出来的。之后,创作团队还把做出来的一些效果给到同事们去看,再听取她们的意见,相信很多妈妈观众看到带娃的这一段都能找到共鸣。   

一个高潮戏镜头,花费2个月制作

虽然今年的《熊出没·伴我“熊芯”》更多倾向于情感表达,但是在制作成本上,要比往年都高,在特效量上也不输之前的作品。电影的视效技术都是与时俱进的,《熊出没》动画团队也会随时根据国内外技术的变化,自己去研究一些技术绑定,做一些技术提升,不断去优化一些画面效果。

有些观众会觉得,《熊出没·伴我“熊芯”》里的角色越来越漂亮了,包括熊妈白色的毛发,婴儿时期毛茸茸的熊大、熊二。林永长说,这其实是团队根据大众审美,在角色的色彩、造型上做了一些细微的优化。动画中毛发的接触和碰撞,其实是视效技术上一个很大的难题。但动画团队开发了很多技术插件,解决了很多问题。比如,熊妈与熊大、熊二之间相互拥抱的温馨画面,都能很好地呈现出来。还有雨水打在它们身上的细节,不单只有湿透的感觉,还要有一些雨水在毛发上流动的质感,这些都是为了给观众呈现一个好的画面品质,不断用技术去提升。

林永长说,电影中常规那种爆破闪电之类的特效,现在都能够比较容易去驾驭,但是《熊出没》大电影每一部都有一些特定的需求,团队也会想办法去攻克,去做一些单独开发的技术去解决。

今年《熊出没·伴我“熊芯”》中有大概270个角色,差不多有1400个镜头是有特效的,整个制作量还是挺大的。整部影片耗时最多的是在高潮部分大战潜艇怪的一场戏,这场戏一共有200多个镜头,包含458个特效量。其中一个镜头达到了40多秒,特效制作体量非常大,涉及能量汇聚、闪电攻击、破碎、喷冰、冰冻、群集、喷气尾烟等多种特效制作。渲染192000小时,素材达到80层,3000个合成节点,1500个特效节点,这个镜头制作花费2个月。

第9部刚上映,第10部前期制作快结束了

《熊出没》系列最近每年都会在春节档与观众见面,这种创作上的持续性与稳定性,与其背后完善有序的制作流程有很大关系。《熊出没》系列的每部大电影基本都由两位或者三位导演联合执导。林永长说,因为每年都要出一部,整个团队是分两个组或三个组,这样的话才能让项目顺利地滚动起来。在创作上,每个导演都有自己擅长的领域,分工合作就能起到互补的作用,这是《熊出没》系列电影的一个工作方式。

《熊出没·伴我“熊芯”》由林永长和邵和麒联合执导,这种执导模式在国外很常见,双导演制赋予了影片更多的可能,两人的分工很明确,林永长更倾向于内容创作,主要负责内容和画面的一些镜头,包括动画的呈现,后期的配音、音效。邵和麒主要负责美术和视效,跟制作总监去配合,画面视效部分更多是在他的执导下实现的。这样分工合作效率会更高一些。参与影片制作的团队不到500人,分别分布在深圳、北京、芜湖、厦门等地。

《熊出没·伴我“熊芯”》导演林永长在影片发布会上与观众互动。

《熊出没》电影的剧本团队也是有两个组,他们也会互相给对方一些想法意见,互相配合。“你看到《熊出没》第9部电影上映了,其实第10部前期制作已经快结束了,有两个组在滚动工作,”林永长说,这样算下来,每部《熊出没》大电影差不多是两年一个制作周期。

在林永长看来,这种每年一部接着一部的持续创作,过程其实特别艰难。“因为我们希望电影的品质每年都有进步和提升,但是创作这个东西,每一部的题材都不一样,它也不是一个流程化就能够解决的问题,所以创作还是比较有难度的”。

记者 滕朝
编辑 黄嘉龄
校对 付春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