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隔4年,韩国总统再次踏上日本的土地。


两国领导人上一次在日本会面,还是2019年6月在大阪参加二十国集团(G20)峰会之时。


当地时间3月16日,韩国总统尹锡悦正式开启了为期两天的访日之行,与日本首相岸田文雄举行会谈,随后共同会见记者,各自发布新闻公报。


自2018年韩国大法院判处被日本强征韩籍劳工受害者索赔胜诉以来,日韩关系遇冷多年。在启程访日十天前,韩国政府公布了二战被日强征劳工索赔案解法,即“第三方代赔方案”,试图解决两国间最大的悬而未决的问题。


就目前来看,日韩双方对索赔解法都十分满意,“尹岸会”后,双方都在各自发布的公报中强调改善关系的重要性,强调此解法推动了两国关系正常化发展。

 

虽然日韩政府积极评价这份“第三方代赔方案”,但民众并不买账。韩日历史正义和平行动市民团体发布声明,批评尹锡悦“就像完成了作业一样奔赴日本,不禁令人深感忧虑”。

 

时隔12年,日韩将重启首脑“穿梭外交”

 

当地时间3月16日,尹锡悦夫妇搭乘总统专机“空军一号”,飞抵东京羽田机场,正式开启对日本为期两天的访问。

 

这是韩国总统时隔4年访问日本,但若是以双边首脑外交为准,这是继2011年12月时任韩国总统李明博访日后,12年以来,韩国总统首次专程访日。


当地时间2023年3月16日,韩国总统尹锡悦(中右)和夫人金建希(中左)抵达东京。图/视觉中国


两国领导人先是进行了25分钟的小范围会谈,紧接着进行了60分钟的扩大会谈。据韩联社报道,会谈结束后,二人共同会见记者,各自发布新闻公报。双方虽未能发表联合宣言,但在各自发布的公报中一致强调改善关系的重要性。

 

尹锡悦在公报中强调,今年是《21世纪韩日新伙伴关系共同宣言》发表25周年,此次会谈继承发展了宣言精神,并为走出历史不幸、开启“韩日合作新时代”迈出了第一步。就赔偿二战被日强征劳工问题,尹锡悦指出,韩国政府公布赔偿解法为韩日全面讨论面向未来发展双边关系奠定基础。

 

“尹岸会”之后,双方似乎有意迅速解开纠葛数年的“疙瘩”。不仅宣布韩日《军事情报保护协定》(GSOMIA)完全恢复正常,韩国产业通商资源部也作出相应表态称,日本解除对韩出口管制强化措施后,韩方将取消向世界贸易组织(WTO)提起的要求撤销强化措施的诉讼。

 

双方还就重启两国首脑定期互访的“穿梭外交”达成共识。岸田文雄被问及将于何时回访韩国,他表示将考虑适时访韩,具体时间待定。

 

细数此次“尹岸会”达成的成果,辽宁大学国际经济政治学院国际政治系副教授李家成对新京报记者表示,这些都可以看作尹锡悦公布“第三方代赔方案”后,在外交贸易安全方面换来的系列回报。但这些内容基本都在外界的预料之中,只是关系恢复之旅,总体并没有取得“突破性成果”。反而是日本,没有发布联合声明,没有直接针对二战强调历史责任,只是继承历届内阁的历史观,“这次访日之旅,日本相对于韩国取得了更大的外交成功。”

 

韩国国内在野党也对尹锡悦此行十分失望。据《韩民族日报》报道,韩国最大在野党共同民主党抨击尹锡悦政府背上了一个“朝贡”包袱前往日本。“在韩日《军事情报保护协定》问题上举白旗投降、在福岛核电站核污水问题上缴空白支票,全部都是让步、让步、再让步的消息。”


当地时间2023年3月16日,日本东京,韩国总统尹锡悦(左)与日本首相岸田文雄在首相官邸举行联合新闻发布会后握手。图/视觉中国


日韩领导人或有意培养私交

 

根据此前日本内阁官房长官松野博一的介绍,尹锡悦是以工作访问规格访日。但在此次访问途中,也有不少值得注意的细节。

 

岸田文雄一共准备了两顿欢迎晚宴,其中一顿是在东京银座的一家寿喜烧店。当地时间3月16日晚上7点40分左右,岸田文雄夫妇和尹锡悦夫妇共同出席晚宴,大约持续了1个半小时的时间。

 

韩方将此举视为“礼遇”。韩国国家安保室室长金圣翰在发布会上表示,“此次晚宴是为了提高两国领导人夫妇间的亲密感,岸田文雄亲自选定场所并邀请共进晚餐。”

 

第二顿则在一家西式快餐店。《日本经济新闻》指出,这样的安排是应尹锡悦的要求,他曾在访问东京时吃过这家店的蛋包饭,因此此次访日要去吃“回忆中的味道”。

 

李家成表示,从晚宴的安排来看,两人有逐渐培养首脑间私交的意图,如果下半年岸田文雄回访韩国,日韩首脑间的私交可能会更进一步。

 

然而,两国领导人间的亲密交流并没有像尹锡悦预想的那样在韩国国内引起太多积极反应,有韩媒称其为“蛋包饭外交”(Omurice Diplomacy)。

 

当地时间3月16日,大田广域市共同民主党发言团专门发表声明,表达反对立场。声明批评称,绝不能为了得到日本首相的一盘蛋包饭而把日本想要的东西拱手相让。


当地时间2023年3月16日,日本东京,日本首相岸田文雄和其夫人岸田裕子,韩国总统尹锡悦和其夫人金建希一同在银座一家著名的寿喜烧餐厅共进晚餐。图/视觉中国


韩民众不满尹锡悦外交

 

按照行程安排,当地时间3月17日,尹锡悦接连会见了韩日议员联盟、韩日合作委员会所属政界人士和官员,并出席韩日商业圆桌峰会。随后,他将在庆应义塾大学发表演讲,并于晚上启程回国。

 

不过,等待尹锡悦的或是民众的批评和不满。

 

17日,韩国最大在野党共同民主党在首尔市中心李舜臣将军像前举行集会,抗议尹锡悦政府对日展开“屈辱外交”。

 

不少共同民主党国会议员手举标语进行抗议,标语内容包括“韩国政府为什么替加害者说话,践踏民意?”“给国民带来耻辱,还有什么未来?”等。

 

市民团体也对尹锡悦在二战被日强征劳工问题上的处理方式感到不满,最近一项盖洛普民意调查显示,近60%的受访韩国民众反对这项方案。

 

据《韩民族日报》报道,韩日历史正义和平行动市民团体发布声明批评称,“尹锡悦对二战被日强征劳工受害者想要恢复人类尊严的要求进行侮辱后,像完成了作业一样奔赴日本,不禁令人深感忧虑。”

 

美国全国公共广播电台(NPR)指出,虽然许多韩国民众也希望摆脱与日本的历史争端,但不能以掩盖过去的不公平行为代价。

 

除抗议活动外,韩日历史正义和平行动市民团体决定继续进行旨在废除“第三方代赔方案”的全体国民签名运动。李家成指出,预计此类活动不会对尹锡悦的外交政策产生太大影响。尹锡悦在提出‘第三方代赔方案’时,应该已经预估到会激起国内的反对。近期他所在的国民力量党举行党首选举,党内领导层都是“亲尹派”,在此基础上,他还是会按照自己的意愿推进外交政策。

 

尹锡悦反复强调主张面向未来的韩日关系,声称此举符合两国利益。李家成指出,尹锡悦认为韩日价值观趋同,如果两国关系长期停滞不前,对韩国安全贸易外交方面都有不利影响。此外,美国总统拜登上台后力推日韩“重修旧好”,美国或向韩国施加了一定压力,以推动两国关系和解,并加强韩美日三边安保合作。但从某种意义上说,尹锡悦为增强韩国自身安全而联合美日合作,会激起朝鲜更大的反应,引发半岛局势更加恶化,最终可能会给自身安全带来更大的挑战。

 

值得注意的是,即便韩国国内对尹锡悦政府提出的“第三方代赔方案”十分不满,但近期尹锡悦的民调支持率数据并未出现明显下滑。李家成解释称,所谓支持率并非单一数据,而是综合反映了民众对总统个人、政党以及政策的态度,相互之间可能会出现抵消,所以导致整体支持率看起来没有太大波动。

 

从具体数据来看,《韩民族日报》指出,尹锡悦上任近一年以来,支持率一直徘徊在30%上下。这其中包含了韩国国民对无能、不负责任政权的评价。应该意识到,检察官特有的“你做就是介入,我做就是正义”的自以为是,正在背离民心。尹锡悦不能因支持率降幅不大而自满,“尹锡悦政府已走上一条难以保证国会议员选举胜利的荆棘之路。”

 

新京报记者 栾若曦

编辑 白爽 校对 李立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