编译/张安生

 

如今乐高玩具早已不只是孩子手中的玩具,乐高的玩具店随处可见,电影、动画以及主题乐园也有乐高的身影。甚至在社交媒体中,往往能发现大量的成年人晒出自己“新鲜出炉”的乐高作品。

 

第  一  块  积  木

 

乐高一词音译自其商标“LEGO”,而这个词则来自丹麦语“Leg Godt”,意为“play well”(玩得快乐)。

 

乐高集团始于奥莱·克里斯第森的木制工厂。1891年,克里斯第森生于丹麦比隆附近的菲尔斯哥夫村,是一位木匠,年轻时就热衷于制作各种小玩具,出自他手的小飞机、汽车、动物个个形态逼真、惟妙惟肖。1934年,他为公司取名为“Lego”,这个时期克里斯第森的所有产品,均为木制,亦不是采用积木形设计,彼此更无法扣搭在一起。

 

 

创  作  无  限 

 

1947年,乐高开始往生产塑料玩具方面拓展。克里斯第森和儿子哥特弗雷德得到英国公司Kiddicraft制作的一些塑胶制积木,1949年,他们开始生产类似的玩具。乐高公司生产的塑料玩具积木最大的特点是它们能紧扣在一起。

 

哥特弗雷德在担任公司高管期间,曾被一位海外买家的一番言论所震惊,他提出了一个玩具“系统”的构想,这种“系统”应该包括各种系列的玩具,彼此能够进行组合、创造。根据这套理论,他针对自己公司旗下的产品进行了一系列的评估,发现现有的这套塑料玩具积木最能够接近实现“系统”这一概念,比如1955年整组销售的Town Plan概念,即后来乐高主题积木的开端(例如星战系列、街景系列、科技系列等)。

 

 

同时,乐高集团也在不断研究如何改善积木的结构和结合性,并以此为特色于1958年申请了专利。1963年,乐高采用ABS塑料取代CA塑料,作为乐高积木的原材料,最终成为了今天我们见到的样子,产品注塑成型后的精度误差控制在1/200毫米以内。

 

砖  块  文  化

 

近年来乐高积木开始出现在许多意想不到的地方,像是博物馆、街头艺术、家中摆饰和办公室配搭。乐高的运用,近来已延伸到玩具以外的领域。社会学家、心理学家和经济学家都在研究以积木作为工具来实现各种应用,包括供人使用、建造、作业、思考、教学、想象和游戏。

 

事实上,一旦我们认知到乐高是一种工具,它的用处就从既有的框架中解放了,变成了万用工具,可以拿来制作任何你想象得到的东西。越来越多的人开始尝试使用乐高积木构建自己脑海中的蓝图,由此也衍生出了一种“砖文化”(Bricks Culture)。

 

 

创  造  力  决  定  未  来

 

2014年,《乐高大电影》在全球拿下4.69亿美元票房,并被多家影评媒体给予积极的评价。类似于《乐高大电影》这样的动画还有一个自己的名字:Brickfilm。

 

Brickfilm指的是以乐高积木或其他类似的塑料建筑玩具为拍摄对象制作的电影。Brickfilm通常是定格动画,但也有以积木玩具为主题,用电脑制作、传统动画或实拍形式进行制作的。1973年,第一部Brickfilm《通向月亮的旅行》诞生。这部作品长6分钟,作者是10岁和12岁的少年。为了给祖父母的金婚纪念日准备一份礼物,他们在阿波罗计划的启发下用乐高拍摄了这部定格动画。

 

 

有人将乐高积木作为拍摄的道具,而有人则利用砖块进行着自己的艺术表达。内森·萨瓦亚来自美国。2007年,他开办了自己的第一个艺术展,名为“砖的艺术”。萨瓦亚用这些砖块重现了世界上最著名的艺术杰作。

 

在他的展览里,有梵高的《星空》和达·芬奇的《蒙娜丽莎》的乐高版,以及用这些玩具制作的彩色玻璃玫瑰花窗。还有一个乐高砖雕花园,里面有米开朗基罗的《大卫》和阿历山德罗斯的《米洛斯的维纳斯》。

 

 

美国马萨诸塞州,麻省理工大学,不仅利用乐高进行建筑研究,同时进行可视化研究。研究人员利用乐高搭建了一整个城市的微缩模型,并观察整个城市的运作。麻省理工城市科学项目使用电脑软件配合乐高将风向、热图、光学研究以及交通流量可视化。

 

在新泽西,丹·乐高夫医生利用乐高积木对于患有自闭症的孩子们进行治疗。他研究发现很多在社交方面表现紧张、不安、内向、轻度自闭症的孩子被乐高所吸引,他们一拿起砖块,紧张感便消失了,甚至会与一同玩耍的孩子产生交流。

 

 

本文节选自《文明》2020.07月刊

 


 


来源:文明杂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