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月5日,山东多地出现疑似龙卷风,造成严重灾害。山东省气象台副台长孟宪贵告诉记者,风灾发生之后,国省市县四级气象部门专家前往受灾地区进行联合调查,结合现场灾情和天气雷达综合分析,经初步判定,当天强对流风暴在菏泽、济宁、泰安、淄博、济南共催生出9个龙卷风,数量之多实属罕见。菏泽市气象台台长景安华表示,他从业25年期间,从未在菏泽市见过龙卷风。


当天,3个龙卷风扫过菏泽。据菏泽市应急管理局发布,5日下午,菏泽市东明县、鄄城县等地的龙卷风造成88人受伤,其中5人经抢救无效死亡。初步核查,有2820间房屋受损、6.09万亩农田受灾、48条供电线路损坏。目前,当地公安、应急、卫健、消防等部门组成的应急力量正进行各项救灾和生产生活恢复工作。


图源:央视新闻


一天之内,“超级单体”在山东5市催生出9个龙卷风


新京报:5日当天出现的龙卷风具体情况如何?


孟宪贵:我们调查团队6日至8日在菏泽、济南、淄博等地进行了实地灾情调查,综合来看,可以初步判断5日当天有9个龙卷风出现。按照“龙卷风强度等级”国家标准,龙卷风有弱、中、强、超强四个级别,菏泽东明、鄄城出现的龙卷较强,为“强龙卷”级别,其他龙卷也大多为中-强等级。


可以基本确认,龙卷风都是在5日14时20分至20时40分之间出现的,菏泽、济宁、泰安、淄博、济南都发现了龙卷风的踪迹。其中,菏泽有3个龙卷风,济宁有1个,淄博的沂源县有2个,泰安有1个,济南的莱芜区和钢城区一带各有1个。


新京报:此次出现的龙卷风有什么特点,为何会造成严重灾损?


孟宪贵:5日当天的龙卷风,我们判定是在超级单体背景(超级单体是雷暴的一种,拥有深厚、持续旋转上升气流的中气旋,这些雷暴有时被称为旋转雷暴)下产生的,这些龙卷风基本上都是从西南向东北方向移动,或者是西南偏西到东北偏东的方向,和雷暴的移动方向是一致的。


超级单体龙卷风往往持续时间比较长。像菏泽这三个龙卷风,初步推断是由一个超级单体风暴所产生的。龙卷风可能会“断续出现”,在龙卷风形成之后,经过一段时间的破坏,能量可能会有一定的耗散,龙卷风就不“接地”了,也就是到达不了地面,收缩到空中。一段时间重新积聚能量后,再落下来形成“接地”的龙卷风。如果龙卷风中间收缩上去的时间比较长,再“接地”时我们就判定为两个龙卷风。如果龙卷风收缩上去之后,经过较短时间又落下来了,中间相隔的距离也不远,我们就认为它还是同一个龙卷风。


在菏泽的东明和鄄城,两个龙卷风相继出现的间隔在半小时左右,出现地点相隔约25公里,所以我们就认为这是两个龙卷风。菏泽当天出现3个龙卷风,数量是比其他地市要多的。


东明的龙卷风穿过其县城西北部,这里人员密集,造成了比较严重的损失。从此前广东、江苏、辽宁等地龙卷风灾损来看,龙卷风一旦闯入城镇,一般都会造成一定的人员伤亡和较重的经济损失。


7月6日,孟宪贵(右)前往菏泽东明做灾调,询问龙卷风目击者。受访者供图


目前对龙卷风的预报只能判断其“潜势”


新京报:龙卷风为何出现,能不能做到提前预报?


孟宪贵:龙卷风是小尺度灾害性天气,发生概率很低,预报是世界性难题。从目前我们对龙卷风发生规律的认识程度和预报技术来讲,只能根据气象资料判断它的潜势,给出可能在某个大区域出现龙卷风,但龙卷风具体会产生在什么地方,还做不到十分精确的预报。


不仅是龙卷风,预报其他的强对流天气,比如冰雹、雷暴大风,我们也是用潜势来表示,往往会给出一个比较大的落区,但是强对流天气具体出现在什么位置,短期预报很难解决,要通过临近时段的雷达监测外推去弥补短期预报的不足。当天,从中国气象局到省、市、县气象局,都预报了山东包括周边区域会出现大到暴雨以及短时强降水、雷暴大风等强对流天气。


新京报:山东一天内出现9个龙卷风,这罕见吗?


孟宪贵:一次出现这么多龙卷风在全国非常罕见,但近几年山东曾出现过两次。比如2018年台风“摩羯”影响期间,山东也是出现了11个龙卷风。2021年7月11日至12日的温带气旋影响期间,也有10个龙卷风同期出现。今年7月5日的龙卷风也是受温带气旋影响产生的。


景安华:我在菏泽工作25年了,这期间没见过龙卷风。以前菏泽也出现过会造成树木折断、农作物倒伏的强风,但基本都发生在没人居住的地方,或者是公路两边的开阔地带,影响范围也很小。这次我们去现场探查,发现有龙卷风造成的旋转性倒伏,这是之前没有见过的。


新京报:风灾之后,怎么判断是龙卷风造成的?


孟宪贵:判断龙卷风最直接的证据是龙卷风视频,叫本体视频,我们会去确认视频拍摄的时间、地点,都准确的话,就可以判定为龙卷风了。


如果没有视频,就要从当地的灾情分布来判断。因为龙卷风造成的地面灾害特征和直线型大风是不一样的。直线型大风会把树木、庄稼等吹倒在同一方向,而龙卷风会造成辐合状倒伏、旋转性倒伏。另外,龙卷风造成的灾害往往有较大的长宽比。


比如,菏泽白寨小区灾损比较严重,龙卷风从小区北侧的一片树林穿过,树木在龙卷风前进方向的左右两侧倒伏情况是不一样的。在龙卷风前进方向的右侧,树木是往北或者西北倒伏,而在左侧是以偏东的倒伏为主。如果没有明确的视频,这些信息我们要到当地探查之后,才能确定是龙卷风造成的灾害。


4月27日下午,广州市局地出现强龙卷。图/新京报视频号截图


气象雷达是监测龙卷风的有效手段


新京报:为何我们感到龙卷风越来越多?


孟宪贵:自媒体平台增多了之后,有更多的信息被挖掘出来。有些龙卷风可以在雷达上监测到,比如超级单体龙卷从雷达上看,会有一些钩状回波以及中气旋等特征。但也有些龙卷风在雷达上的特征不明显,所以民众提供的信息,能更加丰富地发现龙卷风的线索。


之前就算某个地方出现了龙卷风,但因为没有更多的报道、目击,可能最后也没有被统计进来。但现在自媒体平台多了,人人都能用手机拍视频,增大了龙卷风被发现的几率,这是我们感觉龙卷风数量似乎越来越多的原因之一。但是我们也建议龙卷风来临时,一定要第一时间寻找坚固的建筑物躲避,保证自身安全是第一位的。


新京报:菏泽监测龙卷风的技术手段如何?


景安华:我们这里几乎没有出现过龙卷风,也没有调查龙卷风的经验,比如龙卷风的定级,就需要国家级、省级的气象专家来协助。


龙卷风是强对流天气的一种,气象雷达是监测强对流天气的有效手段,但菏泽地区还没有风廓线雷达、多普勒雷达。


离我们最近的济宁嘉祥县有气象雷达,也能覆盖到菏泽。按平行距离算,它能探测到菏泽2000米以上高空的情况,但2000米以下高度出现的天气过程就看不到了。而且因为这个雷达探测范围是扇形的,雷达按0.5度的仰角发射射线,所以离嘉祥越远,能探测到的面积就越小。


菏泽此后应该会加强气象建设的投入,因为毕竟菏泽是山东西南部天气系统经过的第一站,如果没有我们的气象资料,后边的城市可能觉察天气变化就要晚一些,如果我们这儿有雷达,联网之后对其他城市的预报、监测也是有帮助的。


新京报记者 王景曦

编辑 樊一婧 校对 刘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