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9-13 02:30:54新京报
原创版权禁止商业转载授权

多家上市车企业绩下滑 海马利润降幅超1200%

2018-09-13 02:30:54新京报


  今年上半年多家上市车企利润出现大幅下滑,多与其销量下滑有关;新能源汽车补贴政策调整影响大

  多家上市车企已相继发布了2018年上半年财报。由于今年上半年车市整体增速放缓,市场竞争激烈,车企盈利表现出两极分化。再加上受新能源补贴政策调整影响,有部分企业利润下滑严重。

  新京报记者统计了部分上市车企财报发现,今年上半年,上汽集团总营业收入4648.52亿元,同比增长17.27%,仍位居中国车企榜首。北汽股份和东风集团分别以769.02亿元和579.22亿元营收分列营收排名第二和第三。

  比亚迪、长安汽车、江淮汽车、一汽轿车2018年上半年营收有所增长,但净利润均出现两位数下滑。而在营收同比增长,净利润同比下降的这些车企中,比亚迪净利润下滑最多,达72.19%。不过上半年财报中表现较差的要数江铃汽车和海马汽车,两家车企营收与净利润均为下滑,且海马净利润降幅超过1200%。

  多家车企净利润大幅下滑

  从公布的2018年上半年财报来看,比亚迪、长安汽车、一汽轿车、江淮汽车、江铃汽车等车企表现均不尽如人意。

  今年上半年,比亚迪实现营收541.51亿元,同比增长20.23%,但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净利润4.791亿元,同比下滑72.19%。长安汽车实现营收356.42亿元,同比增长6.22%,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16.09亿元,同比下滑65.16%。江淮汽车营业收入为237.09亿元,同比增长6.34%,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1.63亿元,同比下降52.58%。一汽轿车实现营业收入134.78万元,同比微增0.58%,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8091.23万元,同比大幅下降70.08%。

  上述上市车企主要是出现净利润下降的情况,营业收入还维持正增长。不过,江铃汽车和海马汽车今年上半年营业收入及净利润均出现下滑,海马汽车净利润甚至出现亏损,增速暴跌。

  财报显示,今年上半年,江铃汽车营业收入为142.87亿元,较去年同期下滑8.8%,净利润为3.19亿元,较去年同期减少42.31%。

  海马汽车营业收入为27.22亿元,与去年同期相比下滑46.66%,净利润亏损2.75亿元,同比暴跌1228%。其收入和利润下降的主要原因系汽车销量同比下降所致。

  利润下滑与销量下跌有关

  业绩不佳的背后,反映的是部分车企今年上半年的销量不振。这不仅包括江淮汽车、海马汽车等自主品牌,就连长安福特、长安马自达等合资品牌也未能逃过一劫。

  7月10日,长安汽车公布产销快报显示,长安福特今年上半年销量为22.77万辆,同比下降约38.94%。长安马自达上半年销量为9.02万辆,同比下滑约0.85%。长安汽车称,来源于合营企业的投资收益大幅下降,致使公司半年度业绩同比有较大幅度下降。

  此外,江铃汽车也因产品销量下滑导致净利润出现大幅下降。7月6日,江铃汽车公布2018年6月及上半年产销情况:今年上半年,整车销量为14.73万辆,同比下滑4.16%。其中,江铃驭胜品牌今年上半年销量仅5292辆,同比下滑77.11%。对此,江铃汽车给出的原因是,由于江铃汽车正处于调整期,乘用车销量受到影响出现下降。

  数据显示,今年上半年,江淮汽车销量为25.24万辆,同比下滑8.16%。其中,乘用车销量为9.96万辆,同比下滑约11.57%;商用车今年上半年销量为15.28万辆,同比下滑约5.61%。乘用车中,SUV车型销量出现下滑,同比下降33.28%;而商用车中,中型货车、重型货车、轻型客车以及中型客车销量均出现下滑,同比分别下降13.39%、19.73%、50.86%和11.45%。

  因此,江淮汽车也在半年报中提到,今年上半年营业收入及净利润下滑主要是受宏观经济形势、公司销量下降等因素的影响。

  补贴政策调整影响大

  值得关注的是,随着今年以来国内汽车产业特别是新能源汽车领域的政策调整,补贴逐步退坡,致使不少对政策依赖较大的车企业绩也随之出现大幅波动。

  比亚迪今年上半年新能源汽车业务收入约184.25百万元,同比增长16.65%,但比亚迪仍在财报中指出,由于2018年2月12日至2018年6月11日的过渡期内,新能源汽车补贴统一按照原补贴政策对应标准的0.7倍执行,给新能源汽车厂商的短期盈利带来较大冲击。

  同时,补贴政策调整也给商用车带来了较大影响。在宇通客车8月28日发布的2018年半年度报告中显示,今年上半年,宇通客车实现营业收入120.17亿元,同比上升29.03%;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6.16亿元,同比下降23.42%。

  净利润出现下降的主要原因正是由于补贴政策调整。财报中指出,过渡期期间上牌的新能源客车按照2017年新能源客车补贴标准的0.7倍补贴,过渡期之后的补贴标准较2017年最多下降了40%,补贴金额较2017年进一步降低,因此对盈利能力产生了较大影响。

  针对上述情况,全国乘用车信息联席会秘书长崔东树认为,目前对中国品牌车企最重要的还是要摆脱对补贴的依赖。“充分利用双积分等政策组合,及早把新能源车价格拉到相对合理的状态,刺激消费者需求。且合理的售价带来销量增长后,对国内新能源领域发展也有促进作用。”

  新京报记者 孙晓萌

点击加载更多

    • 一天
    • 一周
    • 一月
       回到PC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