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12-02 03:30:56新京报
原创版权禁止商业转载授权

侮辱孩子的人是可悲的

2017-12-02 03:30:56新京报


《嘉年华》海报


《卡拉马佐夫兄弟》
作者:陀思妥耶夫斯基
译者:耿济之
版本:人民文学出版社 1981年8月


《我们也来做广播操》(1960年),作者:谢幕连。


《蓝色小药丸》
作者:(瑞士)弗雷德里克·佩特斯
译者:陈帅、易立
版本:后浪丨北京联合出版公司 2017年11月


《回家》
作者:李零
版本:三晋出版社 2015年9月


《妖怪大全》
作者:(日)水木茂
译者:王维幸
版本:南海出版公司 2017年1月


扫码聆听
诗人读诗

  本周的生活环境、新闻事件,塑造着我们对孩子的思虑。“你们尤其要爱小孩,因为他们也没有罪孽,像天使一般……侮辱孩子的人是可悲的。”陀思妥耶夫斯基在小说《卡拉马佐夫兄弟》里借佐西马长老之口如是说。

  本周我们关注了新上映的同题电影《嘉年华》,拷问儿童性侵事件中的伤害和困境。同时在“历史上的今天”中回望历史,比如第一套广播体操颁布66周年、第三十个世界艾滋病日等。爱孩子,就是呵护我们的未来。 

  

  热点

  性侵有多大可能发生在你我身上?

  在一片喧嚣中,有一部反映幼女性侵题材的电影《嘉年华》,“悄无声息”地上映了。说它悄无声息,是因为它上映首日的排片率仅有1.2%。在刚落幕的第54届金马奖颁奖典礼上,导演文晏凭借《嘉年华》摘得“最佳导演”奖;片中“小米”的扮演者文淇则获得“最佳女配角”,14岁的她也成为金马奖史上最年轻的影后入围者。

  片中“小米”有句台词“这种事情不会发生在我身上!”,这句话可能是很多人退避三舍、沉默不语的理由。但现实一次次告诉我们的,是另一句话:这可能发生在每一个人身上。于是,越来越多的人不再沉默,不愿沉默,不能沉默。

  你们尤其要爱小孩

  《卡拉马佐夫兄弟》

  作者:陀思妥耶夫斯基

  译者:耿济之

  版本:人民文学出版社 1981年8月

  “世道艰难,我还是不要孩子了。我既没有信心让我的孩子远离丑恶,也没有信心养活教育好我的孩子,毕竟,我连自己都活不好。”

  “话不能这么说,孩子们的本性是美好的,就看大人怎么引导了。虽然世事是这个样子,我却更加想要教育好我的孩子,去呵护他,去爱他。我想让他知道,世界上还是有很多美好的东西的。有了孩子,我自己活得也会更加坚强些。”

  这两种截然不同的想法,你是否有过其一?陀思妥耶夫斯基在小说《卡拉马佐夫兄弟》里借佐西马长老之口说:“你们尤其要爱小孩,因为他们也没有罪孽,像天使一般,他们活在世上,好像是对我们的一种指示,使我们感动,使我们的心变得纯净。侮辱孩子的人是可悲的。”我们想说的许多话,他都已经说过。

  纪念日

  第一套广播体操颁布六十六周年

  《我们也来做广播操》(1960年),作者:谢幕连。

  有哪个上过小学、读过中学的中国学生没做过广播体操?哪怕已经离开校园多年,只要那熟悉的音乐突然响起,身体好像都又自发地想赶紧跑出班级去操场集合。我们曾经躲都无从躲避的日常。11月24日,恰好是第一套广播体操颁布六十六周年的日子。迄今为止,涉及全国范围的广播体操,总共编排推广了九套。66年来,广播体操这项官方力推的运动,经历了从不为人所知,到被官方和民间热捧,再到被逐渐冷落而又被重新拾起的复杂过程。我们在这一天回望有关广播体操的记忆,既是属于我们每个人的青春和过往,也记录了整个国家在体育与健身上的历史与演进。

  第三十个世界艾滋病日

  《蓝色小药丸》

  作者:(瑞士)弗雷德里克·佩特斯

  译者:陈帅、易立

  版本:后浪丨北京联合出版公司 2017年11月

  12月1日是世界艾滋病日,我们发出《我爱的那个女人,是HIV携带》讲述了一个故事。

  一位瑞士漫画家弗雷德里克·佩特斯,他的女友卡蒂及孩子就是HIV携带者。坦白这个消息时,女友十分不安,她不想让隐瞒的秘密给两人的关系造成阴影,于是和盘托出,以为他会让她离开,两人的关系到此结束。但意外的是,弗雷德里克像灯塔一样坚定而有力量地表示没有关系。

  如果是你,你无疑会紧张、焦虑,这是个不太友善的设定,很难设身处地去想,这对你的生活会是怎样的冲击。可怖的命运如果降临,真的没有反抗的余地吗?在短暂惊异、停滞的几秒钟后,他的内心活动是:“我的人生重启了。”后来,等他真正冷静下来,他用三个月画出了他与女友卡蒂的故事。

  评说

  天下脏话是一家

  《回家》

  作者:李零

  版本:三晋出版社 2015年9月

  任谁都知道,说脏话不“文明”。但一个更为显见的事实却是,从古到今,任何一种语言与文化当中,都不曾少了脏话的容身之地。这些扎根于生活中的污言秽语,甚至是每种语言和方言中最能产生身份认同、最具有活力的部分。究其原因,大概是人类永远既需要文明与道德的规训,又无法抗拒突破禁忌、发泄情绪的需求与快感。

  我们向读者推荐李零的文章《天下脏话是一家》,如他在文中所感慨:这些肮脏字眼,它们的生命力为什么如此之强,历史上屡禁不止,时隐时现,伴随我们到永远?

  日常生活中的妖怪

  《妖怪大全》

  作者:(日)水木茂

  译者:王维幸

  版本:南海出版公司 2017年1月

  姑获鸟,中国古代神话中的妖怪。抱着婴儿在夜里行走,怀抱里婴儿的哭声就化成了姑获鸟的叫声。

  如果说有什么事情是让大家马上竖起耳朵、百听不厌的,各种神怪传说肯定算得上一个。还记得小时候看过的动物寓言故事吗?如“狐假虎威”“鹬蚌相争”“井底之蛙”等等,说不定这些就是古代神话的转化。

  “这个世界没有不可思议的事情。”很多人很肯定地说,“那些不过是不能科学认识世界而产生的幻想罢了。”但是,秉持“万物有灵”论的人们为我们描绘了一幅光怪陆离的人间景象。

  栏目

  干货不够的“水货”

  读者本周吐槽的几本书,都让人感觉干货不够,有凑数之感。我们常常默认书是思想的结晶,文明的精华,我们生活里华而不实的“水货”已经够多了,纸书这么“珍稀”的东西,能不能就别来凑热闹啦?“我们尽力做的,是选出那些真诚的而非哗众取宠的、建立在真实阅读感受上的吐槽”,给大家做个“防雷”参考。

  致敬朱湘

  本周“周末读诗”,江弱水致敬朱湘(1904-1933)。在他看来,奇葩一词,形容朱湘其人,正符合他智商高而情商低、不善与人相处而人亦不能与之处的为人和行事作风。朱湘过于孤傲而敏感,拿休谟说卢梭的话形容,这是一个将皮肤反穿在身上的人。欢迎朋友们微信关注“有时”服务号,订阅“有时FM”,常来听听看。

  我拒绝,死亡

  本周“诗人读诗”推荐了两首诗,第一首是诗人陈东东所写的《它仍是一个奇异的词》。陈东东认为诗歌需要建立一种新的语言,他追求诗歌的音乐性,在意诗歌的节奏和语感;第二首则是诗人读诗栏目开设以来所推荐的最短的一首诗,由译者黄灿然带来的伊朗导演阿巴斯的作品《一只狼在放哨》中的一首短诗,全诗仅有22个字。

  本期新媒体观察/新京报记者 罗东

点击加载更多

    • 一天
    • 一周
    • 一月
       回到PC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