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7-13 02:30:49新京报
原创版权禁止商业转载授权

“废墟女性”玛利亚,婚后生活多绝望

2017-07-13 02:30:49新京报


奥斯特玛雅称《玛利亚的婚后生活》是基于法斯宾德电影剧本的改编。 剧团供图


扫描二维码,关注“文艺sao客”输入关键词“玛利亚的婚后生活”,好不好看,由你决定。

  7月14日至15日,由欧洲戏剧名导托马斯·奥斯特玛雅导演的《玛利亚的婚后生活》将在北京世纪剧院上演,这是今年德国柏林邵宾纳剧院继《俄狄浦斯》后在中国上演的又一力作。该剧改编自法斯宾德的电影,极富个性的奥斯特玛雅在创作时没有被电影所束缚,他希望这部戏剧作品能展现出自己的生命力。

  1 根据法斯宾德电影改编

  该剧根据赖纳·维尔纳·法斯宾德导演的电影《玛利亚·布劳恩的婚姻》改编,讲述了女主角玛利亚仅靠她美丽的外表和精明的才智,从战时的贫困处境一路奋斗直至战后拥有巨额财产。

  玛利亚在战争年代嫁给了赫尔曼·布劳恩,自己在黑市打拼,在美国大兵俱乐部里工作,并与一个黑人美国兵比尔同居。当他们惊讶地发现赫尔曼回来时,她杀死了她的情人,而后赫尔曼替她入狱。同时,玛利亚找到一份工作,作为奥斯瓦尔德的讲师并做他的情人。玛利亚希望通过这个所谓的“事业”创造一个未来,期待她丈夫与她重聚。

  赫尔曼出狱之后就消失了,直到奥斯瓦尔德去世之后才回来。他和玛利亚一起继承了他的遗产。玛利亚现在才知道,纵使她是这个经济奇迹里的女王,她自己也不过只是一件商品,是合同上的一项而已。

  2 奥斯特玛雅没看过这部电影

  这部电影是法斯宾德“女性三部曲”的第一部(另外两部是《劳拉》和《维洛尼卡·福斯的欲望》),体现了对战后女性的关怀和社会的批判,特别是对玛利亚的心理探讨细致入微。

  不过,奥斯特玛雅并不喜欢根据电影改编话剧,他此前接受采访时提到制作这部戏前没有看过这部电影,“一位朋友给我讲了这部电影的故事,我看了剧本。这是基于剧本的改编,而不是电影。”他的目的是既要让戏剧作品有自己的生命力,又能把法斯宾德的故事真正融入当代德国戏剧的语境中。

  3 放大了电影中的布莱希特风格

  法斯宾德被称作“新德国电影运动的心脏”,在他现实题材的影片中也能感受到布莱希特式的间离感。奥斯特玛雅导演在改编过程中,也敏锐地嗅到了这一点,他放大了在法斯宾德电影中已然表现出的布莱希特风格。

  戏一开场,奥斯特玛雅通过幻灯片与视频片段展示了演员。这里面有参加游行的女孩子,呐喊带队的女人,也有希特勒追随者寄来的信。玛利亚可能是其中一个,就像我们的母亲与祖母一样。舞台上的房间像沙龙一样摆满了扶手椅,房间四周都是银灰色的窗帘,就像主演的服装一样,显示出上世纪50年代的风格。

  4 四男一女饰演25个角色

  整部戏只有四男、一女五位演员,饰演了25个角色。

  其中,四位男演员会变换多种服装,甚至变换性别,唯一不变的主演乌里斯娜·拉尔蒂会一直饰演玛利亚。男演员在扮演不同女性角色时戴上了假发套,但仍保留男性的声音,有些角色做出滑稽的效果,并跳起了荒谬的芭蕾。

  在这部戏中,奥斯特玛雅导演让演员们运用了大量的肢体动作和手势。比如在餐馆场景里,服务员上完第一道菜后拿起那两个盘子,让它们在所有人的手中滑过,就像变一个戏法,最后又把它们放到就餐者面前——这就是第二道菜了。

  另外,这部戏也并非完全跟电影没有关联,奥斯特玛雅使用了一些电影原声,比如阿登纳关于德国恢复军事化的演讲,炮火轰鸣声,以及赫伯特·齐默尔曼的世界新闻播报等。

  如何理解玛利亚?

  一面镜子反映德国社会困顿

  前不久,天津大剧院邀请了北京电影学院电影学系教授、女性电影专家杨慧做了一次讲座导赏。谈到法斯宾德的电影,杨慧称不能把它简单地看做是一个女性的故事,“整个西德社会的生活可以投射在女性的生活中,女性的生活对整个社会来说变成了一面镜子。你看看女性的生活,你就会知道这个社会的人和人之间的问题成为什么样子,所以他并不是真正地一定要写一个女人。”

  杨慧认为,对于这部电影,我们一方面要理解女性玛利亚的命运,另一方面也要知道,这个婚姻只是德国社会困顿的一面镜子,透过这个故事看到当时西德社会内在的问题。

  当法斯宾德的电影变成奥斯特玛雅的话剧,作为观众,既要看到表现形式上的变化,也该思考内容上的延伸。

  关于导演

  托马斯·奥斯特玛雅生于1968年,是欧洲当代最著名的戏剧导演之一。他曾经担任法国阿维尼翁戏剧节的艺术总监,从1999年起出任德国柏林邵宾纳剧院艺术总监。近些年,奥斯特玛雅两度参加林兆华戏剧邀请展,大胆改编和重构了莎士比亚的《哈姆雷特》和《理查三世》,也让中国观众看到“邵宾纳”三个字,就有了看戏品质保证。

  2014年,奥斯特玛雅携《玛利亚的婚后生活》参加了法国阿维尼翁戏剧节,他当时接受采访时也谈到了这部戏,以及对法斯宾德的理解。两人同样成长于德国东南部的巴伐利亚,“我可以试着更好地理解我的家乡,去理解巴伐利亚的思想。法斯宾德更让我着迷的是他对政治的理解,他的无政府主义倾向,以及他对于两性的纯粹。”

  导演解读

  玛利亚试图控制她周围的男人,但是她不知道的是,这些男人也在控制她。

  玛利亚·布劳恩的角色非常有趣,因为她是一个女人。那一代的女人也被称为“废墟女性”。她们享受了德国至高无上的经济地位后失去一切,然后需要重建德国。这部作品的核心问题是,女人们是怎么到了这个地步的,她们是怎样再一次失去这些权利的。

  ——托马斯·奥斯特玛雅

  演出信息

  时间:7月14日、15日,19:30

  地点:世纪剧院

  导演:托马斯·奥斯特玛雅

  剧团:德国柏林邵宾纳剧院

  演出时长:约105分钟

  本版撰文/新京报记者 田超

点击加载更多

    • 一天
    • 一周
    • 一月
       回到PC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