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3-22 17:31:52新京报 记者:徐悦东 编辑:高贵兵 李阳
原创版权禁止商业转载授权

受疫情影响,67年历史的《花花公子》下周开始停刊?

2020-03-22 17:31:52新京报 记者:徐悦东

3月19日,因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著名杂志《花花公子》对外宣布,本周出版发行的最新一期杂志将是今年的最后一期。《花花公子》有着67年的历史,见证了美国战后的历史,如今在网络大潮下迎来转型的关键时刻。

记者丨徐悦东


3月19日,因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有着67年历史的著名杂志《花花公子》对外宣布,本周出版发行的最新一期杂志将是今年的最后一期。次日,《花花公子》杂志的首席执行官Ben Kohn在社交媒体上称,由于新冠肺炎疫情的流行,杂志社将加快从传统发行向数字化出版的步伐。

 

但是,Ben Kohn并未明确宣布该杂志“停刊”。他指出,《花花公子》将在未来出版数字版本。在2021年,《花花公子》或将重新出版印刷版本的“特别版”。“印刷版本的《花花公子》将一直与我们在一起”,Ben Kohn说。但是,外界普遍认为,这意味着未来《花花公子》已经不是按月或季度出版的期刊了。

 

《花花公子》创办于反色情运动高涨的上世纪五十年代。创始人海夫纳以五百美元买到玛丽莲·梦露的私房照片,并在1953年出版第一期《花花公子》,玛丽莲·梦露为其封面女郎。创办人海夫纳在第一期杂志里写道:“如果你是男士,年龄介于18岁至80岁之间,那么《花花公子》就是专门为您量身打造的杂志”,“美国其他男性杂志所关心的打猎和钓鱼,对不起,我们一个都没有。我们要谈论的是,爵士乐、鸡尾酒和毕加索。”

 

海夫纳和第一期《花花公子》

 

在首刊发行后,《花花公子》便赚得盆满钵满。随着该杂志越来越受到欢迎,众多好莱坞女星都争当《花花公子》封面女郎,包括索菲亚·罗兰、伊丽莎白·泰勒、简·方达和麦当娜等。当然,《花花公子》也遭受到当时美国政府的审查压力,海夫纳也曾因为销售淫秽刊物而被捕过。此外,女性主义者也很反感《花花公子》,尽管海夫纳和《花花公子》支持女性主义运动,但《花花公子》也因为其物化、剥削女性的身体而被女性主义者所诟病。

 

不过,《花花公子》不仅仅是一本色情刊物,还是一本高端男士杂志。除了其色情内容之外,《花花公子》还涉及高端时尚、饮食、生活方式、体育、时事、文学等领域。在上世纪六十年代,《花花公子》也加入了反战运动。

 

此外,《花花公子》还以深度专访闻名,他们曾采访过约翰·韦恩、约翰·列侬、罗素、马丁·路德·金、让-保罗·萨特、卡斯特罗、拳王阿里、霍金等名人。除此之外,海明威、马尔克斯、伍迪·艾伦、博尔赫斯、村上春树等人都曾为《花花公子》撰过稿。这无疑提高了《花花公子》的严肃性和品位。

 

最终,“花花公子”扩大为一个集出版、影音、娱乐和服装为一体的大型集团。“花花公子”和它的兔女郎商标,也成为美国文化的象征之一。

 

在网络热潮面前,《花花公子》的黄金时代已经过去。千禧一代的性别观念、阅读趣味等明显与婴儿潮一代不同,加上网络色情资源的泛滥,《花花公子》面临着转型危机。

 

在全力争取年轻读者上,《花花公子》开始了其漫长而艰辛的转型:一方面,《花花公子》开始刊登跨性别群体的照片,以体现新一代读者在性别观念上的“政治正确”。另一方面,《花花公子》开始向网络媒体转型,它们在Instagram等社交媒体上与粉丝互动。Ben Kohn表示,过去的6个月间,《花花公子》在Instagram平台上新增了400多万粉丝,社交渠道参与度增长50%以上,数字视频订阅量同比增长近30%。

 

新冠肺炎疫情成为了压倒纸质版《花花公子》的最后一根稻草,其实之前《花花公子》就已经将月刊改为季刊。今年由于新冠肺炎疫情,《花花公子》宣布出版本年的最后一期,也开始了其更加深入的网络转型。

 

记者丨徐悦东

编辑丨高贵兵、李阳

校对丨李铭

点击加载更多

    • 一天
    • 一周
    • 一月
       回到PC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