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5-21 14:41:00新京报 记者:董牧孜 编辑:董牧孜
原创版权禁止商业转载授权

古老的篆刻艺术,在当下如何现代化?

2020-05-21 14:41:00新京报 记者:董牧孜

篆刻迄今已有三千七百多年历史,如何在传统中求变,成为当代篆刻艺术的机遇与困境。“印宗秦汉”之说被视作不二法门,但篆刻复兴并非复制前人章法。在篆刻艺术的现代化之中,吴子建是值得一提的创作者,他取法高古,擅花样百出的鸟虫篆,亦有时下的戏谑内容。

撰文丨董牧孜

 

上世纪80年代以来,伴随“书法热”的兴起,篆刻艺术亦有所繁盛。篆刻迄今已有三千七百多年历史,如何在传统中求变,成为当代篆刻艺术的机遇与困境。

 

篆刻艺术兴起于先秦,盛于汉,衰于晋,败于唐、宋,复兴于明,中兴于清。“印宗秦汉”之说,元代以来已是不二法门,近世巨擘如赵之谦、黄牧甫、吴昌硕,皆是植根于秦汉而自成面貌,当代篆刻亦常主张取法于秦汉。然而,篆刻艺术复兴并非简单复制前人章法,而是在打破传统篆刻的体式窠臼,不断丰富形式与技术的变化。

 

在篆刻艺术的现代化过程中,吴子建是值得一提的创作者,他在文字与技术上都颇有创新趣味。如画家王叔重所言,在文字之“篆”上,吴子建大量择以视觉上花样百出的鸟虫篆,亦佐以时下的戏谑内容;在技术之“刻”上,他杂糅百家,有古不失于今,有中不失于西,与文字贴合之际,亦独立而自有新秩序。

 

神马都是浮云(下图皆为吴子建篆刻)。


 

不知道自己不知道。

 

从头越。


 

与虎谋皮。


 

近日,吴子建印谱《一览众山小小譜》面世。此书仿照欧美、日本的画作出版形制,同比将书画放大,直至可以看见画布的纤维,便于读者研习,获取更多创作细节的信息。这在中国篆刻出版史上算是首例。

 

《一览众山小小譜》,吴子建 / 徐建华 著,敦堂文化丨浙江人民美术出版社2020年4月版。


 

在当代金石界,吴子建既是一名藏家,也是一位被忽视的当代篆刻大家,曾问业于张伯驹、王世襄、沈尹默、谢稚柳、方介堪、陈巨来等大家,擅秦汉印、鸟虫篆、元朱文。吴子建有“印坛大隐”之称,因为他素来低调,公开或半公开的印谱出版数量屈指可数。除此书外,此前的代表作则要追溯到1966年制成的拓本《四朋印谱》、1988年出版的《吴子建印集》、以及2014年的钤拓本《印象——吴子建刻石》等为数不多的亮相。其中,《吴子建印集》包含吴子建为谢稚柳所刻138件作品,是一次较为成熟的亮相,几十年后仍为人传颂。

 

篆刻家如何用刀?

 

明清以来,篆刻家往往琢磨篆刻中如何使刀如笔,体现金石之气。如浙派用切刀挖,想挖出刀的残破感,篆刻大家如邓石如、吴让之、赵之谦、吴昌硕等皆有此类尝试,以刀表现书写之笔意。在当代金石家吴子建看来,刀无法完全模拟毛笔的书写,用毛笔写字也无法完全模拟碑刻的效果,“刀有刀的势,笔有笔的顺”。

 

在刀法方面,吴子建的篆刻以"韧"为追求。1971年,他在“鱼饮溪堂”边款中言:“运刀之法无他,唯韧而已,若书之逆笔中锋也。”收藏家费卫东则在文章中记叙了吴子建传授同好者的“机关诀窍”,“无非一个‘生’字”。“生”与“韧”,强调的是刀石相激的质感,力避甜俗的工艺化倾向,追求金石的古雅趣味,以及一种超然技术之外的从容。

 

吴子建,当代金石名家,生于1947年,名建,室名长屋、从因楼,福建福州人,生于上海。1978年移居中国香港,1987年移居美国。祖籍福建闽侯。祖父宏士及父尔昌皆好书画,后迁居上海。童年时,吴湖帆先生导之亲笔研,及长,问业于张伯驹、叶恭绰、王世襄、容庚、顾廷龙、沈尹默、潘伯鹰、谢稚柳、陈佩秋、钱瘦铁、来楚生、方介堪、方去疾、陈巨来、王壮弘等。


 

落墨。


 

败亦喜。


 

作为当代鸟虫印的代表作者,其印取法高古,大方又富有细腻微妙的变化。在1971-1990年间,吴子建曾为书画名家谢稚柳制印一百余方,谢稚柳尤爱用其印。

 

吴子建用刀求韧尚生,结合鸟虫篆印与经典印风、采用圆弧纹饰、线条粗细多变。谢稚柳在《吴子建印集》的序中如是评价,“间尝观其所作,磅礴其势,扬溢其情,粗者如倡条错干,细者如金线蚕丝;动如急湍骤雨,而静如凝云轻涟;外若拙而内灵秀,貌若柔而质清遒。纵变化多端,要在粗者不坠于臃肿旷野,细者归于清隽凝重,风格新奇,卓然自立。”

 

苦篁斋


 

鸟虫篆印与传统经典印式

 

自上世纪80年代始,评论界已留意到吴子建鸟虫篆印的纹饰取法有自,独具特色。篆刻家谷松章认为吴子建参考了商周时期纹饰,包含青铜纹饰、战国错金银铜器纹饰等。吴子建鸟虫篆印究竟从何种纹饰获得启发,仍然具有争议。一些论者认为,人们不容易准确说出吴子建借鉴了何种古代纹饰,在某种程度上恰恰反映出这并非生搬硬套,而是巧妙化用,是一种"得鱼忘筌"的创作。

 

吴子建的特色,便是将鸟虫篆印与传统经典印式相结合,创造出结构稳健、形制秀美之作。收藏家徐建华引述吴子建的话,指出鸟虫篆的发展脉络,正是因为有了错金银的工艺技术,虫鸟篆才得以发展起来。由于青铜器上的错金银文字字形比较大,笔画工艺比较细,于是古人便使用鱼与鸟之类弯曲盘绕的装饰性线条作为装饰,使文字中不再出现大面积的空白。

 

为什么鱼、鸟以及龙会成为一种图腾?古人以为所谓鱼鸟,高于人类,高于四肢著地的动物,于是将其作为上天与自然的崇敬物件,进而想象出一种具备鱼鸟特征的动物——龙。齐白石有联曰:“海为龙世界,云是鹤家乡。”鸟会飞,可与上天沟通;鱼在水中游,可以与龙王对话;人皆不能。  

 

在吴子建看来,“错金银的工艺中除了鱼和鸟,没有其他东西。这是因为古人对文字的敬畏和恭敬。不光写给人看,还要给天看,所以文字是很庄严、郑重的一件事”。

 


自1997-2012年十五年间,吴子建曾治“一览众山小”印五枚。


 

除此之外,吴子建还善于采用线条粗细对比乃至使用块面,在篆刻中制造对比效果,生奇出新。如一些论者指出,如在“一览众山小"印中,"小"字单独占一列,笔画粗重;"山"字出现大面积白块,使中间一列重心下移,牢牢稳住印面;右侧"一览"两字笔画繁多,则线条相对细而均一。对于当代篆刻艺术的创新而言,这一系列的风格尝试值得注目。

 

参考资料

https://www.sohu.com/a/218490867_558516

http://www.86698355.com/15783.html

https://mp.weixin.qq.com/s/VK6YpzzbwB623uP6QMsxAw

 

撰文丨董牧孜

编辑丨董牧孜,校对丨李立军

点击加载更多

    • 一天
    • 一周
    • 一月
       回到PC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