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04-13 03:20:20新京报
原创版权禁止商业转载授权

《泰坦尼克号》舶来记

2012-04-13 03:20:20新京报



1998年3月10日《羊城晚报》报道了江泽民谈《泰坦尼克号》。


1998年3月24日卡梅隆在奥斯卡颁奖礼上宣告胜利。

  “我们不要以为资本主义就没有思想交流的东西。最近要上演一部叫《铁达尼号》的电影……”1998年3月9日上午,时任国家主席的江泽民在人大会议上与广东代表团讨论时突然说。4月1日,《泰坦尼克号》全面登陆中国内地,此时距离该片凭借11个奖项横扫奥斯卡只有8天。如今14年过去了,再也没有哪部进口大片能得到最高领导人公开赞赏,也没有哪一部奥斯卡最佳影片能这么快在国内上映。

  看片会,电影公司大佬集体憋尿

  从1994年的《亡命天涯》算起,1998年是中国引进好莱坞分账大片的第四年。《泰坦尼克号》头一年在北美和全球火爆上映,剧情又没有敏感之处,所以引进计划年初就确定了。当时市面上已出现了盗版VCD碟片,不过多数普通观众对影片知之甚少。

  1998年3月初,中影公司在北京举行《泰坦尼克号》看片会,全国各地电影公司经理都进京观摩。安乐电影公司副总、当时还在福建电影公司工作的耿跃进回忆说:“之前中影给我们定500万保底票房,我们担心完成不了,但看完后我的担心基本消失了。”整个观影过程中,没有一个人中途离场,放映结束后中影放映厅旁边两个厕所都排着长队。耿跃进说:“我们看过这么多电影,从来没憋过尿。许多年后流行起‘无尿点’这个词,《泰坦尼克号》是我心目中这样的一部片子。”

  排在厕所长队里的也有高军,当时他在北京电影公司负责宣传策划。如今已是北京新影联院线发言人的他回忆起来很感慨:“其实1998年前后是中国电影市场的低谷,电影发行放映第一线的人看到这样的片子都很兴奋。”

  3月8日,时任上海电影公司宣传策划的吴鹤沪带着六个记者去香港观看该片,准备借助报道提前给电影预热。现任上海联和院线发言人的他找出了当年的工作日记,“日记上记载,3月8日我来到香港,虽然这里已经上映了两个多月,但我们依旧买不到票,只得看了部《光猪六壮士》。”香港的朋友送给吴鹤沪两本电影宣传画册作为补偿。后来这个纪念品还为影片营销帮了大忙,“杰克不是打牌赢的船票吗,我们把画册里的图片印成了扑克牌,电影院销售火爆得不得了,连周边的苏州、常州的电影公司都过来买,也算是电影‘后产品开发’的先驱。”吴鹤沪说。

  领导人讲话成影片“最佳预热”

  就在吴鹤沪和记者们遗憾的香港行次日,中央领导人的一段讲话让《泰坦尼克号》瞬间成了舆论焦点。

  3月9日上午,时任中共中央总书记、国家主席的江泽民在九届人大一次会议与广东代表团讨论时说:“我们不要以为资本主义就没有思想交流的东西。最近要上演一部叫《铁达尼号》(注:即《泰坦尼克号》)的电影,过去叫《冰海沉船》,花了两亿五拍的这部电影,现在收入已经十亿,这也是风险投资啊。这部片子把金钱与爱情的关系,贫与富的关系,在危难当中每一种人的表现描绘得淋漓尽致。新中国成立以前,我在上海看了不少好莱坞的片子,好的片子有《乱世佳人》《一曲难忘》《魂断蓝桥》。这次我请政治局的同志也去看一看,不是说我们要知己知彼,才能百战百胜。切不可以为我们才会做思想工作。”

  这一段讲话被刊登在3月10日的《羊城晚报》上。当天,时任广东省电影公司的宣传科长的赵军看到了《羊城晚报》的消息,如今已是该公司总经理的他还记得那条新闻的大标题“总书记妙语连珠广东团”和第三个小标题“我看《铁达尼号》”。凭借职业敏感性,他很快将报纸复印件传真到中影公司总部。太合环球影业投资公司总经理、时任中影公司华东区负责人的韩小凌看到后兴奋起来,“最高领导人给予了肯定,是可以借力的地方。”于是传真被迅速转发到了各省电影公司及下属单位。

  安乐电影公司副总耿跃进当时还在福建电影公司工作,收到中影公司的传真后,他意识到影片成功的可能性更大了,14年后他直言不讳地告诉记者:“这份报道让很多地方领导相当重视,可以说《泰坦尼克号》3.6亿票房政府机关包场占据了相当比例。”

  奥斯卡获奖成上映催化剂

  虽然有中央领导人的肯定,但《泰坦尼克号》并没有趁热打铁在3月上映,时任中影公司发行分公司执行经理耿西林告诉记者:“当时中文配音工作跟不上,还有拷贝洗印等一系列流程,最快也要4月下旬才能上映。”而就在江泽民讲话两个星期后,另一件事加速了《泰坦尼克号》的上映步伐——3月24日(美国时间3月23日晚)第70届奥斯卡颁奖典礼上,《泰坦尼克号》包揽了11项大奖。

  当天韩小凌与同事们临时取消会议,在酒店观看颁奖礼直播。“当时没有中文字幕,但卡梅隆大吼‘我是世界之王’大家都看得明白。”

  奥斯卡颁奖之后,各省电影公司重新印刷全新的海报,添上一行字——“11项奥斯卡大奖”。3月27日《泰坦尼克号》提前在上海上映,4月1日开始全面公映。

  影院开始疯狂排片。耿跃进回忆说,由于《泰坦尼克号》时间长,为了多排片,平时影院每放一场打扫一次卫生,改成一天打扫一次卫生。韩小凌说,影片正式公映了三个月,最后还是有关部门下文才停止放映。下片的时候,北京、上海、广州等大城市还组织了轰轰烈烈的“告别放映”活动。

  走私拷贝引“露点罗生门”

  14年前的《泰坦尼克号》都是胶片拷贝,韩小凌回忆,当时中影只引进一套原版素材,该素材理论上只能复制300个拷贝供给全国。许多城市即使三轮依次上映拷贝数还是远远不够,于是便出现了未经海关审批的走私拷贝。耿跃进告诉记者,当年一些南方城市从香港或者其他国家、地区拿到拷贝,然后到国内翻制,甚至配上中文字幕或国语音轨,然后投放到二三线城市的影院。

  走私拷贝是完整版,保留了露丝做人体素描时的露点镜头。这让很多观众产生了“当年能看,现在为何不能看”的疑问。

  韩小凌记得很清楚,《泰坦尼克号》的拷贝在3月初就已制作完毕。“为这事我专门去跟当年引进部的经理求证,审查意见是‘要求把露点的镜头删掉’。那时中央领导人的讲话还没有登在报纸上。”韩小凌的这段话得到了出品方20世纪福斯公司工作人员的佐证:“14年前和现在是一样的,都有删节。”

  此外,韩小凌认为,当年很多观众是看完盗版碟才进影院,或者很多小城市的影院干脆就放的是VCD,这些记忆混杂在一起,引起了误会。

点击加载更多

    • 一天
    • 一周
    • 一月
       回到PC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