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03-07 03:30:32新京报
原创版权禁止商业转载授权

奉俊昊 英雄不需要胜利

2014-03-07 03:30:32新京报


奉俊昊在片场给蒂尔达·斯文顿讲解剧本。

  《雪国列车》导演接受本报记者采访,笑言与蒂尔达·斯文顿互为粉丝

  “由于列车的直线构造,以及贫富的差异,他只能向前”。在接受采访时,在诠释由克里斯·埃文斯饰演的《雪国列车》主角柯蒂斯这一角色时,不肯剧透的奉俊昊如此解释道,而这样的一句话也精准地概括了“列车革命”这一矛盾冲突产生的原因。虽然《雪国列车》已在行驶、经历过多个国家,而在抵达中国站之前,导演奉俊昊带着末世护照,与媒体和影迷分享了在好莱坞环境下“逃生”经验。

  新京报:拍摄过程中最大的障碍在于什么?

  奉俊昊:挑战这个题材之前,心中的确兼有期待加忐忑,然而每一节车厢的新鲜感帮助我克服了这一心理障碍。把列车拆分具化,其实每一节车厢就是一个长方形,所以我就在这样的基本集合上下工夫就好了。当然,演员们的出色发挥也是克服空间单调感的重要原因,感谢他们每一个人。

  新京报:拍摄中,最得意影片中哪一节车厢的故事?如果是你自己,会选择出现在哪一节车厢。

  奉俊昊:我最喜欢艾丽森·皮尔主演的幼稚园那一场戏,但如果是我自己来选,可能是其中一节有游泳池的车厢,因为我平时不大运动,正好借这个机会弥补一下。(笑)

  新京报:为什么会选择在这样一个时机进军好莱坞?

  奉俊昊:像中国很多导演、演员一样,进军好莱坞是个人选择而已,并且我们有最好的翻译(笑)。朴赞郁拍《斯托克》以及金知云导《背水一战》只是我们刚好做了同样的事情。

  新京报:朴赞郁作为《雪国列车》的监制,是否曾给予过你一些有效建议?

  奉俊昊:在筹拍《雪国列车》时,朴赞郁正在美国拍《斯托克》,并未能到现场给我很多建议,我们只是平时通通电子邮件。在开拍前,他给我的最大的建议是把“列车”改造成3D电影,但是我拒绝了,说“你先给我拍一个看看好了”。(笑)

  缘起

  拍摄《雪国列车》的想法其实发生在《汉江怪物》之前。2004年,我在准备拍《汉江怪物》的时候,定期会去一家漫画书店。正是在那里,我发现了这本叫《雪国列车》的漫画书,并且一口气把它读完了。“列车”像条蛇一样将不同车厢串联向前行驶,而车厢内熙熙攘攘的角色很有画面感。然而为了在车上能够生存,末世后幸存人类依然相互争斗,没有平等可言,这一独特的,具有电影性的空间令我十分着迷,也使得我决心将其改造成电影。

  主题

  《雪国列车》开始于大自然对人类的报复,极端背景下人性开始暴露,这是我喜欢的题材,也感谢作者提供了这样一个好故事。片中有着激烈的革命元素,而片中不同的角色却有着不统一的动机,片中克里斯·埃文斯饰演的末尾车厢中的柯蒂斯与宋康昊诠释的列车安保系统设计者南宫民秀的概念是不一样的。前者是因身处贫穷环境,因此他作为革命领导者只是“一心向前”,但宋康昊则是试图挣脱桎梏,逃出列车本身。虽然影片中的一系列争斗看似残酷,过程中有很多牺牲,但是它拥有着一个比漫画本身明亮的结尾,我只是希望让影片中最后的希望来得没那么容易。我本人不是很喜欢很俗套的东西,可能因为我性格比较奇特吧,比较喜欢拧巴的东西。我喜欢那种,英雄虽然没有得到最终想要的胜利,但在这过程中他得到了其他东西,我比较喜欢这样的方式。

  选角

  克里斯·埃文斯在看过剧本后,自荐来我这里试镜,我也觉得很合适。他通常以“美国队长”这样的英雄形象出现,但其实不为人知的,他很愿意尝试这种小成本制作的角色。说到蒂尔达·斯文顿,我们互为粉丝呀,最早是在2012年的戛纳电影节上相遇,那时便想在《雪国列车》中为她安排一个角色。后来发现剧本里并没有合适她的位置,于是把次车长,中年男子Mason改成女性角色。后来,我便创造了这样一个独特的反面角色,也把她一直延续到了片场。当然,有宋康昊这样的演员在,为我的拍摄也增加了不少安全感。(笑)但其实写剧本的时候已有了他和高雅星这两个相对边缘的角色。因为这是一个末世列车,自然有各种各样,不同国别的人。口述:奉俊昊

  本版采写/新京报记者 古珺姝

点击加载更多

    • 一天
    • 一周
    • 一月
       回到PC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