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11-25 02:31:45新京报
原创版权禁止商业转载授权

演员新势力丨李现:刚拍《法医秦明》,还挺“倒胃口”的

2016-11-25 02:31:45新京报

最近热播的《法医秦明》,让李现被更多人知道。说起拍摄时有意思的事,他忍不住笑:“刚开始我们看着现场一些倒胃口的道具,都吃不下饭。拍到后来,我们可能刚摆弄完蛆或者什么的,转过身就会问导演什么时候放饭。”说到从影经历,他称自己差点成“理工男”。


扫描二维码关注微信公号“新京报Fun娱乐”,回复“李现”即有机会赢取他的亲笔签名照,还有视频福利哦!

  李现

  出生日期:1991年10月19日 出生地:湖北省荆州市 星座:天秤座 身高:185cm

  毕业院校:北京电影学院 代表作:网剧《法医秦明》电影《睡在我上铺的兄弟》《万箭穿心》《微微一笑很倾城》

  采访李现总共分为两次。第一次是在《法医秦明》开播的发布会之后,李现匆匆地来,拍了视频之后又匆匆地走了,因为他要穿越北京晚高峰的三四环,杀去机场,坐6点半的飞机赶回横店继续拍戏。虽然他特别赶时间,但是当他看到记者,面对摄像机时,又特别有耐心,还温和的叮嘱没事慢慢来。于是,记者对李现的第一印象就不错。

  因为时间紧张,我们决定之后的采访通过电话进行。根据以往的经验,电话采访的效果肯定没面采效果好,如果遇到个闷葫芦或者缺少采访经验的,就更尴尬了。于是打电话的时候内心特别忐忑。结果李现先是毫无预警的开了一个小玩笑,虽然有点冷,但是气氛一下就热络起来了。所以后来,我们在电话里聊得特别好,记者发现,对于自己李现早早的就将一切想得特别明白。

  备考北电

  “3个月做了3年的卷子”

  李现的爸妈一直想让儿子攻读数理化,李现以前也一直认为自己就应该是一个理工男。但是第一次高考失利后,李现开始有了其他心思:既然不喜欢,既然还要再考一次,为什么不追求一下自己想要的生活呢?于是,李现跟父母商量好,复读这一年,李现自己做主,学什么、考哪里都自己说了算。如果自己真不是那块料,之后绝对老老实实听爸妈的。

  “最开始,我想考播音主持,因为主持跟表演都是相通的。为了给自己多留几条路,艺考的时候就都考了一遍,分数最好的就是北京电影学院。”上普高的李现,当初为了考艺术院校,几乎把时间都花在了恶补台词班、表演班这些艺考准备上,所以当他顺利通过艺考之后,高考文化课成绩又成了一件很微妙的事情。

  “当我知道自己通过艺考之后,我就开始发狠追文化课成绩,那段时间,基本上是一天做一张数学卷子。离高考还有三个月的时候我数学是28分,高考的时候,我数学是100多分。三个月的时间,我把全国近三年的数学卷子都做了一遍。”所以,当记者问他要对比自己小10岁的人说一句话,你最想说什么的时候,李现毫不犹豫的说了一句:“要为了自己的梦想勇往直前。”

  初演电影

  “处女作里,我也就及格上下”

  和很多人相比,李现算是幸运的,因为大二的时候,他就被选中出演电影《万箭穿心》。“当时的导演王竞是我们学校摄影系的老师,所以首先他肯定先从我们学校找;其次他想要找的就是那种十八九岁,准备高考的那种状态的孩子;第三,剧情讲的是湖北‘女扁担’的事,女主的孩子最好也是湖北人。我基本上三条都满足,所以就选到了我。”

  普高出身的李现当时还没有太多表演经验。大一的时候除了忙着军训,又正好赶上了学校60周年的校庆,基本没怎么上过表演课,所以有点心虚:“当我进到那个组的时候,压力特别大,因为身边都是特别有实力的前辈,就特别怕自己跟不上他们。越害怕,就会演得越用力,但是文艺片又是很细水长流的感觉,最后就是一个恶性循环。”他对自己的电影处女作并不满意:“说实话,我觉得这部戏我演的并不好,如果非要打分的话,我觉得也就在及格线上下,作为人生的第一部戏,我觉得我在对人物的理解上面还是有偏差。我很感谢《万箭穿心》给了我一个很好的开始,但是我比较自责的是我并没有把人物塑造好。”

  拍完《万箭穿心》之后,李现有四五年的时间没戏可演,“有学校排大戏的原因,也有签的经纪公司没有戏安排给我演的原因。每天就是在学校上课、在家休息。开始会很失落,后来我发现这种失落就是一种紧张和迷茫,因为我不知道以后该干吗。马上就要毕业了,要面临在北京的生存,但是却没有戏找我。”

  迎来转机

  “留着胡子没洗头就去试镜了”

  临近毕业的迷茫时期,李现把时间都花在了看书和看电影上面。“我那个时候几乎把近年来韩国的商业片和文艺片都看完了,包括欧美的一些我认为很值得学习的演员和导演的片子。因为学校教得再多都是一些学院派的,怎么把学院派变成自己的经验,没有实践的机会,就只能通过这些弥补一下。”采访的时候,李现就表达了对河正宇的崇拜。聊到他最喜欢的电影作品,跟很多艺人立刻想到类似于《教父》那种世界经典影片不同,李现说他最爱的是河正宇出演的《黄海》。

  李现毕业后,已经离拍完《万箭穿心》过去了几年,就在他继续迷茫的时候,另一个机会终于降临了。“一个朋友把我推荐给了《睡在我上铺的兄弟》的导演,也是这部戏让更多的人认识了我,然后才有的后面一部一部戏,《微微一笑很倾城》、《法医秦明》。”李现现在还记得当初去《睡在我上铺的兄弟》剧组试戏的经历。“刚开始去,我也不知道是要试什么角色,就干干净净的去了,导演看了看我,说我们要的可能不是这种感觉。他大概给我介绍了一下角色,让我一周之后再去,第二次我就蓄着胡子、也没洗头、没睡醒似的就去了,试了两场戏之后,导演当场就决定这个角色就是我了。”

  最近热播的《法医秦明》,让李现被更多人知道。说起拍摄时有意思的事,他忍不住笑:“刚开始我们看着现场一些倒胃口的道具,都吃不下饭。拍到后来,我们可能刚摆弄完蛆或者什么的,转过身就会问导演什么时候放饭。”

  采写/新京报记者 张坤玉 摄影/新京报记者 侯少卿

编辑:李丰

点击加载更多

    • 一天
    • 一周
    • 一月
       回到PC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