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9-01 02:31:39新京报
原创版权禁止商业转载授权

PG One 我自由得很,管你们说什么

2017-09-01 02:31:39新京报


2015年EP《中二病》


2016年EP《Junky Mouth》

  “喂?”

  与PG One的对话,始于他接过电话后,沙哑着嗓子发出的这个音节。采访前一天,他刚刚录完《中国有嘻哈》的半决赛,“职业生涯最烂的三天”“濒临崩溃”,他在微博上形容道。

  “这不是人干的事儿,”PG One满是无奈。连续高强度的比赛让他“半夜发高烧,呕吐,拉肚子,胃特别痛,嗓子也发炎了”。在那几天里,时间一空下来,他只想倒头睡到昏天暗地。媒体联系采访,几乎全部推掉,至于早就约定好的,改为电话聊。就在新京报记者拨通号码的五分钟前,他的微博粉丝数跳转到了200万(如今已经突破300万),这离100万达成时,才不过半个月。

  “我刚刚也看到了,”听到记者的惊叹,PG One的语调里终于泛起笑意。

  这个1994年出生于哈尔滨,原名王昊的男孩儿,就这样被一档节目从地下的Live house拉至屏幕前。

  同题问答

  Q:你认为Hip-hop最核心的精神是什么?

  A:自由、态度、真实。

  Q:对于Rapper而言,才华和颜值的重要性分别占多少百分比?

  A:才华100%

  Q:你怎样看待自己的Hip-hop风格?

  A:帅。

  Side A

  演出费翻了几十倍

  PG One快一年没回老家东北了,上一次回到西安红花会的四层独栋工作室小楼,也是两个多月前。自从三个月前参加《中国有嘻哈》以来,他除了在北京的酒店里“瘫着”,以及准备比赛要唱的歌曲,就是飞往全国各地参加大大小小的活动通告。所到之处,人头攒动。

  “上次我去长沙,下了飞机之后也有粉丝在,出去的时候,因为对方的车没有及时安排到,我们就站那等了一会儿。等的时候,我已经快被扯烂了。有些人挺夸张,照相的时候都不会跟你商量的,就特别凶地对我说,看我这儿,看我这儿。我会很无语,但也没有办法是吧,再说人家都在机场等那么久了,如果能配合的话,我还是会尽量去配合的。”

  粉丝增多,是PG One认为在节目播出后发生的最大改变。“根本没有想过会变成这个样子,当时我的想法很简单,就是希望一场演出费能涨一涨,能有10万元,粉丝能有50万,我就已经很知足了。”

  在参加节目之前,红花会几个人一场演出下来,一共可以拿到8万左右的酬劳,而如今,“因为要比赛,很多酒吧、商演都推掉了,但是我听到的价格,我个人就比之前翻了大概10倍?20倍?30倍?”

  对于主流艺人采访中甚少谈及的金钱话题,PG One丝毫不避讳,粉丝们调侃他是“膨胀男孩”,他也并没有认真反驳过。不过,“节目带给我的热度百分之一千万会消散的,我已经做好准备了,”他看得清楚,也想得明白,“节目结束后,我就去好好写我的作品。”

  Side B

  一度想把Eminem文在身上

  “红花会”这个名字,出自金庸小说《书剑恩仇录》,自2011年成立之后,红花会已经成为了中国西北实力最强的说唱团体之一,当然,在PG One看来,这个“之一”,完全可以去掉。

  在2015年来到西安加入红花会之前,PG One已经在东北玩了近三年的说唱,这个总穿着帽衫、把鸭舌帽压得低低的男孩,对街头、嘻哈文化一直有着天然的兴趣。上初一时去学街舞breaking,让他认识了美国说唱歌手Eminem。“那个时候我们街舞老师就会放他的歌,当时不知道这就叫说唱,但我听了之后就觉得特别好听,后来就去搜相关的歌。我一度想要把Eminem的人像文在身上,但是他也总在台上戴着帽子,遮着脸,所以每次看到的图都是阴的,文上去也是一片黑,就算了。”

  PG One小时候是个性格活泼的乖乖仔,他曾经做过最叛逆的事之一,是由于老师和学校的误解,选择辍学。之后,他在家宅了许久,看《火影》、打游戏就是生活的全部。有一天,他误入了YY的饶舌频道,里面纷繁的freestyle刺激了他的“嘻哈神经”,开始摸索自己的freestyle。

  “我第一次站上舞台是2012年,那年夏天我就在本地看了一场演出,看完之后就震惊了,跟我在网上玩的完全不一样,于是我就觉得不应该继续在网上玩了。”由于经常打篮球的控球后卫位置(PG),又凡事喜欢拿第一,他取下PG One这个名字,并在当年10月参加了人生中第一个freestyle battle比赛。Iron Mic、地下八英里……渐渐的,他在全国参加的比赛越来越多,并结识了红花会的贝贝。2015年,PG One来到西安参加了battle比赛,拿下全国总冠军后,加入了红花会。

  PG One很real

  ●以前辍学的时候,我还去亲戚家开的夜店做过两年DJ。所以现在很少去派对,也很少喝酒,因为我已经待够了那种地方,觉得没什么意思。

  ●很多粉丝怨恨我什么时候会抽100万粉丝的奖,其实神秘礼物我准备了,但是一直没有到手里。

  ●我用自己喜欢的东西赚自己的钱,再去做自己喜欢的事,我自由得很,自己的愿望实现了,管你们说什么呢。

  ●以前还没参加节目时,会遇到一些说唱粉丝。他们会跟你讲,是因为你才喜欢上说唱的,这对rapper是最重要的认可。

  ●我一直戴着帽子,倒不是为了向Eminem致敬,我是觉得自己丑。

  ●我们团队的丁飞一直嘲讽我衣品有问题,总说我买的东西他看不明白。其实我对服装这方面没有太大兴趣,但是因为比赛,总要穿得帅帅的,我才开始去了解。

  ●红花会成就了我。我现在所做的一切也都是在提升团队,包括现在我们团队的演出价格都在往上涨。

  ●国内的说唱歌手,我比较欣赏Higher brother(海尔兄弟)。他们想把自己打造成中国小黑人,挺纯正的,挺地下的。但是我觉得无论怎么做,还是要回归国内市场,这是很现实的问题。

  ●太多人动不动让我们freestyle,真的挺讨厌的。这东西就比方,街边儿有个耍猴的,有人说来后空翻一个,就是这种感觉。他可能并不是真正想听freestyle,就是把人当猴耍了,那是对我们的不尊重。

编辑:李丰

点击加载更多
  • 一天
  • 一周
  • 一月
     回到PC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