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3-30 02:31:11新京报 ·作者:张赫 朱骏
原创版权禁止商业转载授权

胡先煦 18岁还小当《老男孩》尚早

2018-03-30 02:31:11新京报 ·作者:张赫 朱骏

电视剧《老男孩》即将收官,剧中饰演刘烨“儿子”的胡先煦,不仅在剧中和老爸“相爱相杀”,还帮助老爸追自己的老师。

  和刘烨出演“父子档”经常互怼;8岁参加《非常6+1》成童星,《百鸟朝凤》让他决心当演员

  电视剧《老男孩》即将收官,剧中饰演刘烨“儿子”的胡先煦,不仅在剧中和老爸“相爱相杀”,还帮助老爸追自己的老师。

  虽然年纪不大,胡先煦其实已经出道7年,演了25部戏,是名副其实的“小戏骨”。8岁时便登上央视,11岁出演了第一部电影,2016年《百鸟朝凤》中“小蓝玉”一角令他再次受到关注。之后又参演了《小别离》《琅琊榜之风起长林》等多部电视剧。今年,他还经历了高考,报考了中戏和北电。对于马上要到来的18岁,他也早就有了“完美”的设想,“我想挑战一些不是特别孩子气的角色,比如年龄长一点的。又或者演个大男主戏?就40多集全是谈恋爱那种,挺期待的。”

  1 天生淘气

  经常被学校找家长

  在《老男孩》里,胡先煦饰演了“怼天怼地怼爸妈”的青春期叛逆男孩“萧晗”,一生气就顶嘴或离家出走。但胡先煦表示自己的青春期其实并不叛逆,如果有不同看法,爸妈就会拉着他聊人生和理想,一聊聊三个多小时,直到说服他为止,“我都没有叛逆的机会。最后我都是被逼无奈,行行行,我服了!说什么我都同意。”

  胡先煦最皮的时候是小学。当时他特别讨厌学习,大部分心思都用在了想办法“整”同学,是班里的“活宝”。他经常到学校草丛里抓小蜈蚣放女同学的铅笔盒里,看到同学吓一跳,他就像获得胜利一般。“这还不是最厉害的”,他说。当时他总是拿英语听力磁带的外盒去抓蚂蚱,一抓就满满一盒;然后偷偷地藏到上英语课,趁大家不注意时“啪”往地上一扔,整个教室瞬间都是小蚂蚱在地上蹦,“你知道么,当时我们老师都气爆了!”小学时,胡先煦的家长几乎每周都会被请到办公室谈话,老师还曾开玩笑让胡先煦的妈妈带他到医院检查是否有多动症,“但那也没有用,他们根本控制不住我。”

  正因为胡先煦有着24小时用不完的精力,加上父亲爱好曲艺,于是父母便为他报了很多兴趣班。相声、天津快板、拉丁舞、架子鼓、主持人……不出意料,大部分都是三分钟热度,但他自身的表演欲却越来越强。于是他开始试着上舞台,参演一些小作品,没想到一试就坚持到了现在。“我其实挺气的,因为现在除了拍戏,啥也不会,学过的都忘得一干二净了,小时候的学费算是全白交了。”

  2 《百鸟朝凤》

  让他开始理解表演

  2009年央视《非常6+1》曾到天津海选。当时几乎参加遍了天津地方节目的胡先煦,轻易地在海选中脱颖而出。但提到第一次与全国观众见面,胡先煦一脸无奈:“我的妈呀,快别提这个了!黑历史。”当时他刚刚八岁,上台后竟丝毫不怯场,面对主持人李咏也“怼”个不停。但如今再参加综艺,他却最怕被主持人临时cue,“如果我正说话呢,突然让我来段即兴表演,我肯定不知道该怎么办,就想原地爆炸。”

  如今唯一令他感到自然的,只有片场的镜头。他第一次真正领悟到表演是在2012年,电影《百鸟朝凤》邀请他出演“小蓝玉”一角。在此之前,他只觉得演戏是一件“贼好玩”的事。当时片场在高原上,有小河,有麦子,还能学吹唢呐,“简直没有比这个更好玩的了!像是去旅游,每天都特开心。”但在拍摄过程中,吴天明导演开始教他如何更好地理解人物,什么是“真听、真看、真感受”。年仅11岁的胡先煦对这些名词似懂非懂,但他也开始在耳濡目染下,尽力去理解表演这件事。他开始试着想象如果自己是“小蓝玉”,师傅不让学唢呐会是什么心情。“他在这个地方呆了这么久就是为了做好这件事,但最后并没有被认可。当时我越想越觉得伤心。”他开始慢慢感悟到,原来真正的“表演”是把自己彻底代入角色。

  《百鸟朝凤》拍了三个多月,这部戏也为他的演艺事业“开了窍”,“在那一刻我真的感受到了,我以后是真的想做这个(演戏)的,而且想一直做下去。”

  3 私下很宅

  上大学后想谈恋爱

  胡先煦接到电视剧《老男孩》的邀约是在《琅琊榜2》拍到一半的时候。他刚看完剧本和演员阵容,就一拍腿马上答应下来,“你想烨哥、佳音哥、依晨姐,一看这几个演员,我就肯定来啊!”首次和影帝刘烨搭戏,胡先煦坦言刚开始有点紧张,但打一盘游戏之后就熟了。对于艺考,刘烨作为前辈也给了他许多切实的建议,例如需要集中备考哪些部分,但也会逗逗胡先煦,“他特坏!他老是告诉我你放松放松就行了,大不了不就是考不上么,就天天给我‘撤火’。但其实他是在帮我放松心态。”

  戏外的胡先煦,就是普通的17岁男孩。比如,打游戏、睡觉、吃这三件事,就可以填满他的休息日。他喜欢宅在家里,原因也很单纯,“我老觉得,外面不是特别冷就是特别热,最可恶的是出门还要走路,特别麻烦。”他最大的愿望就是过一个“死宅”的人生:拥有一张“自助床”,每天醒来之后床可以自动支起来,开始上饭,连垃圾都可以自动收拾。头顶最好还有个手机支架,方便他看电影和玩游戏,他笑道:“我其实特想浑水摸鱼、混吃等死,当一条咸鱼躺一天!”

  如今面对高考,“科科偏科”的他不得不开始学习,还停了半年的戏,连偶尔见媒体都是难得的休息时间。他对高考后生活也充满了单纯的遐想:“我要先找个垃圾堆,把从小所有的书都撕碎,再点上一把火。”上了大学之后,他最期待的一件事也是谈个正经的恋爱,“我一直苦于没有机会早恋,但上了大学就不算早恋了啊。如果我真的谈恋爱,我肯定会是秀恩爱狂魔!”

  采写/新京报记者 张赫

  摄影/新京报记者 朱骏

编辑:杨梓铭

点击加载更多

    • 一天
    • 一周
    • 一月
       回到PC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