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8-03 02:30:12新京报
原创版权禁止商业转载授权

从日本动漫中吸收拟人化精髓

2018-08-03 02:30:12新京报


《工作细胞》中的血小板正拿着“血纤蛋白”(一种参与血液凝固的蛋白质),准备修补人体表面的伤口。


自然界中的薮猫。 图/视觉中国


《兽娘动物园》中的薮猫形象,为一个人形小姑娘,但仍然保留了一些野生动物特征。


图为画师@Akiyako_秋也子根据《国家宝藏》中“葡萄花鸟纹银香囊”绘制的拟人化作品。图片由作品版权方@两点十分动漫提供。


《国家宝藏》中“葡萄花鸟纹银香囊”。

  【涨姿势】

  暑假的到来,一部叫做《工作细胞》的日本动漫在众多动画作品中创造出了独特的口碑,你可能会在视频网站的弹幕上看到:“血小板好萌”“白细胞小哥哥好帅”这样的观众评价。这些平时出现在生物书上的词汇为什么能用“萌”和“帅”去形容?这要从日本动漫的拟人化传统来讲。

  话题

  我的细胞在我体内谈恋爱

  这部动画的原作者是清水茜,从2015年开始在讲谈社杂志《月刊少年SIRIUS》上连载,故事讲述的是在人体内,一个非常路痴的新手红血球小姐,一位负责维持体内健康的白细胞先生以及各种体内细胞拟人化的职场日常。

  作者的设定中,红血球就像快递员一样,每天把营养、氧气运送到身体的各个部位,并把二氧化碳运往肺部呼出,红血球的衣服也会根据路线的不同更换明亮的红色(动脉)和偏暗的红色(静脉)。白细胞就像身体的卫士,针对细菌进行吞噬和消灭。血小板以可爱的小孩子的外形出现(真实的体积也较小),日常负责搬运凝血因子止血凝血和进行血液道路施工。

  细胞工作的日常运行也都按照真实的情况进行设定,例如毛细血管狭窄,静脉禁止逆行,用一些生活中常见的交通和公共标识来标识身体的自然运行,让人一目了然。正是这种基于真实性的拟人,才让人感觉到,原来冷冰冰的生物学概念,或者原本无法用肉眼观察的人体工作状态,也可以用这样轻松简单的故事去了解。

  每个细胞都有独特的性格设定和时尚帅气的人物外形,配合“擦伤”、“伤风”、“感冒”这种日常疾病导致的戏剧冲突,让《工作细胞》一开播就引起了观众的注意,并火速成为7月最受欢迎的新番动画之一。不少人都感叹着说,人都还单身着呢,想不到自己体内的细胞都开始谈起了恋爱。

  创作

  万物皆可萌化的创作脑洞

  清水茜作品《工作细胞》以及同一世界观的《不工作细胞》《工作细菌》都是把人体中常见的细胞、细菌等生物名词,设定为观众更容易理解的人类来展开故事。这样的创作手法,就是在二次元被誉为“万物皆可萌化”的拟人化创作。

  拟人(Personification),顾名思义,原意是一种修辞方法,把非人类的物(包括物体、动物、思想等)人格化,将这些对象运用拟人的修辞方式,变成和人一样具有动作和感情的存在。拟人作为一种修辞或创作的手法,在古今中外文化的创作上,有着极为广泛的运用。如“羌笛何须怨杨柳”这样优美的古诗词,到《魔戒》《变形金刚》等奇幻科幻影视作品,或者民俗中的“老鼠娶亲”“狐狸嫁女儿”这样的有趣故事,无一不是运用了拟人的方法。

  但如同《工作细胞》这类二次元拟人化创作,则是在拟人修辞的基础上,把非人类的物的人格化加强,直接包含人类的外表、性格、思想、人际关系等立体设定。

  虽然都叫“拟人”,但拟人修辞并不等于拟人化创作。两者之间的分别,如果用受欢迎的童话故事小红帽作为示例,原作故事将大灰狼变成会思考,用谎言欺骗小红帽,并且会说话的设定是拟人修辞,而把大灰狼重新设定为狡诈,喜欢谎言和欺骗,代表贪婪的一个具体的人类角色则是拟人化创作(或许还是会保留部分狼的元素,例如尖牙,耳朵和尾巴)。

  目的

  拉近距离,增进了解,挖掘萌点

  “拉近距离,增加了解,挖掘有趣的萌点”正是拟人化的最终目的,把诸如国家历史、铸造刀剑、军事舰队这种冷冰冰的东西变成有性格的人物和读者、观众有互动,使得这些原本严肃刻板的内容一下子有了更广大的受众。

  日本拟人化风潮中出现了不少现象级的作品,如2015年上线的策略卡牌游戏《刀剑乱舞》,虽然游戏本身可玩性尚可考,但凭借出色的拟人化人物引发了人气,游戏里把很多原本非常冷僻的历史刀具拟人为个性鲜明、外表帅气的刀剑男士,配上大牌的配音声优,让一些玩家粉丝们自从迷上拟人化的刀剑,连原本枯燥乏味的历史和相关的人物都倒背如流。

  2017年1月放映的3D动画《兽娘动物园》凭借逆天级的话题性成为当季1月新番的黑马,在现实中兽娘和东武动物园合作,以拟人化的动物娘来让参观者更加亲近动物,发生了连园中著名企鹅葡萄君也喜欢上动漫中的企鹅拟人形象的动人故事。

  在“万物皆可萌”的指导思想下,还有把钢铁战舰娘化拟人的《舰队Collection》,把不同的炭萌化拟人的《备长炭》,将热兵器枪支拟人的《千枪士》或者用于推广本地农产稻米的拟人作品层出不穷。通过“拟人化”创作这种二次元群体喜闻乐见的方式,许多原本无人问津或缺乏关注的物和文化得到了更多关注。

  警惕

  拟人化包装下的糖衣炮弹

  虽说拟人化创作有着各种优点,但也并不是百利而无一害。许多有争议的物所附着的历史,是很难用轻松或戏谑的态度看待的。

  例如日本的《舰队Collection》主题中是日本二战中的军舰,其中不少都带有浓厚军国主义思想的元素,虽然许多国内玩家有相当明确清晰的认识和底线,但也有不明真相的人认为“只要萌就是正义”。拟人是否会消弱人们对战争残酷性的认知,这是非常值得警惕的问题。

  《千枪士》中涉及的武器部拟人,也有不少在战争中作为主力的军备,关于“武器并没有错,是使用的人的错误”和“武器本身就代表战争原罪”的辩论也是从未停歇。所以在拟人化目标的选择上,还是需要深思熟虑,并不是一味地可爱萌,帅气就好了。

  拟人作品大热带来的拟人热潮泛滥,也有不少的的商业模仿者根本没有露出头就被人遗忘。拟人,说到底只是众多创作方式中的一种,也是脑洞大开中的狡兔一窟,在创作命题中其实有许多的拓展方式:“性别转换”、“兽化”、“人外化”、“校园化”……创作者应该不断地挖掘,发现新的创作形式,拟人化并不是成功作品的唯一捷径。

  拟人化在中国

  愈加具有本土性和现代性

  回到中国的二次元世界,拟人是否存在呢?除了喜羊羊、熊出没这类用拟人方式表现的小动物卡通,是否还有其他的拟人化创作作品呢?这些拟人和日本的运用有什么差距?

  在某篇影评中有人提出,在《工作细胞》诞生的若干年前,国内就有类似的拟人作品——《蓝猫淘气三千问》系列的《健康特攻队》,里面将人体器官和疾病进行了拟人化处理。这是非常有创意的尝试,据悉该作品还由北京协和医院提供了健康医学专业知识的支持。不过,这部作品虽然是用了拟人化的方式将病菌、变异体、器官进行了人格化的加工,但还是没有跳出以往的小动物故事固有框架,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拟人化创作的人类角色,也不具有现实的投影。

  中国卡通动画中的拟人与拟人化创作分别并不仅仅在于形象,而是卡通动画中的拟人往往目的性很强,希望说明一个道理或者科普一些知识,并不是以人为主。而拟人化的作品则相反,着重于塑造人物,故事一般都相当的日常,内容也不教条,更不会尝试去科普或者教育,拟人化角色是让观众读者喜欢上创作后的人物,从而产生想要了解的求知欲,去主动了解拟人化人物背后的故事。

  在游戏行业,需要大量的角色和玩家互动,国内手游中拟人化创作有不少佳作,例如食物拟人的《食之契约》,金庸武侠作品中武器拟人的《梦间集》;军武拟人《少女前线》虽然在概念上均沿用了日本的拟人化创作,但无论是原本的物件缘由,人物性格设定,外形设定,或者故事玩法,都有了自己的特色。

  国内的同人创作方面,拟人也有着非常有趣的作品,例如参考国家拟人的城市省份拟人,绿坝娘拟人,前不久央视播出的《国家宝藏》介绍了九大博物馆的镇馆之宝,看得人大饱眼福,极有创意的画手也将国宝进行了拟人化创作。这类融合了原物历史积淀和现代化性格表现的拟人,是拟人化创作在结合中国特色文化之后产生的硕果。

  □毕李李(漫评人)

点击加载更多

    • 一天
    • 一周
    • 一月
       回到PC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