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12-10 00:04:38新京报 记者:张赫 编辑:吴奇函
原创版权禁止商业转载授权

蔡徐坤:曾经历低谷,没想过爆红

2018-12-10 00:04:38新京报 记者:张赫

摄影:新京报记者 朱骏


2018年8月2日,蔡徐坤20岁生日,也是他“第一胎”——首张EP《1》“出生”的日子。


凌晨五点,他突然从睡梦中惊醒,急忙询问工作人员距离十点新歌上线还有多久。随后他匆匆起身,从微博文案、上线宣传、再到发布会流程,事无巨细的逐一确认了近8个小时。


直到当日下午,北京某园区内,蔡徐坤新歌发布会终于在此起彼伏的粉丝尖叫声中正式召开。


但原本预想的偶像与粉丝互动、做游戏等常见环节并没有出现。一个小时,蔡徐坤每一句话都离不开自己的创作。播放新歌MV、秀DJ打碟炸翻全场,全程他只谈一个主题——“音乐”。


“我希望大家记住的是我的音乐,这才是我能回馈给大家最好的礼物。”


曾有人形容,蔡徐坤火起来的速度比中国“高铁”还快。一年前,他还是事业陷入空白期,只能通过音乐创作来纾解压力的半红艺人;然而一年后,网综《偶像练习生》的爆红,让他迅速成为新生代“流量”代名词。微博轻而易举转发过千万,主打曲一经公布,微博转发量迅速破亿。


但爆红的另一面,是外界始终对蔡徐坤虎视眈眈。“徒有其表”的质疑背后,越来越多的人将莫须有的诋毁指向他。


当我们见到蔡徐坤时,在舆论中摸爬滚打的他,已与节目中时萌、时性感的大男孩有所不同,他逐渐显露出更多超越同龄人的成熟和豁达。他说,从始至终,他只想做一名歌手,音乐永远是抵抗流言蜚语的最佳武器。


蔡徐坤不顾舆论干扰,还有个原因就是,他几乎将自己的全部投掷到无缝隙的行程当中。EP发布、团体专辑、巡回见面会……采访当天中午,他只能简单扒拉几口饭菜,便迅速调整到工作状态。


EP《1》封面


然而即便如此,午休时蔡徐坤的房间仍时刻传出音乐声,小声的哼鸣伴随轻微的咳嗽,证明着房间里的人并没有想让自己休息片刻。


明明最在意自己的音乐和作品,但当蔡徐坤得知《1》创造了多项新记录时,孩子般的笑容也仅仅在他脸上停留了一秒。“我必须压抑自己,让心态平稳下来。因为如果太浮躁,就不能脚踏实地的做好音乐了。我还想做到更好。”


12岁第一次登台,16岁回国寻找舞台


“EP《1》是我在出道后便开始着手准备了,之所以现在才推出,是因为我希望把自己的脚步放慢一点,每个细节都做到更完美。”在《偶练》出道后,不少人曾质疑,蔡徐坤只有流量,没有作品。面对舆论压力,蔡徐坤笑着回应了上述这句话。


据了解,这张EP中每一首歌从创作、制作到MV的拍摄和剪辑都由蔡徐坤亲自操刀,甚至MV中画面的拍摄角度、剧情都是由他亲自飞到韩国,熬了几个通宵,一帧帧重新设计、剪辑而成。


“操心这么多,你不觉得累么?”我们好奇。


蔡徐坤一秒都没犹豫,“还好。因为我做的是我喜欢的事,所以我每一刻都很享受。”


蔡徐坤似乎比同龄人更早的发现自己的兴趣所在。


蔡徐坤的外公会十几种乐器,从小他便耳濡目染,一听到音乐就会自然的舞动四肢。上学之后,蔡徐坤也曾担任学生会主席,是学校文艺活动的积极分子,国旗下讲话、联欢会主持这些活动,他总是一马当先。“那时候我就开始挖掘自己的爱好了。”


蔡徐坤的家庭教育十分民主,孩子喜欢什么都会十分支持,以至于蔡徐坤被培养为非常有主见的孩子。


12岁时,他就第一次登上了舞台进行表演。当时蔡徐坤其实并不懂什么是音乐,但站在舞台上的自如感,让他发现,自己已经无可救药的爱上唱歌和跳舞,并且迫不及待的想一直做下去,“我从小就是一个比较固执的人,我比较坚持自己喜欢的东西。”


于是到美国读高中后,蔡徐坤也不忘学习当地的流行音乐,并慢慢开始接触创作。第一次写歌,他只写了一小段Rap,即便只有几句,但他也津津有味的念了很久。


进而到开始写片段式的歌词,再到试着哼唱旋律,最后到慢慢拼凑成一首简单的歌,“这种过程真的特别爽!从那时候我发现自己越来越喜欢音乐了,控制不住的沉浸在里面。”



2015年,16岁的蔡徐坤决定暂停美国的学业,回国参加中韩选秀类节目《星动亚洲》。他说,那时没想那么多,只知道国内有一个舞台。而那时的他,非常需要一个舞台。


沉寂的那一年,通过写歌与世界和解


如今对舞台极具驾驭能力的蔡徐坤,与三年前《星动亚洲》上的蔡徐坤,已是判若两人。


那时他不染脂粉的娃娃脸上,写满了羞涩和紧张。尚处于变声期的他第一期唱了一首《命运》,眼神直勾勾的看着前面,甚至不知道摄像机镜头在哪里。


那时的蔡徐坤并不爱说话,每天只是按照节目组安排的课程刻苦训练,对着镜子反复练习。当年,他并非舞台上最亮眼的那一个,大家对他的印象不过是“萌”,“我对自己要求非常严格,非常的追求完美。当时我很清楚自己应该达到什么样子,所以就很想拼命改变自己。”蔡徐坤坦言。


《星动亚洲》让他得到了系统的专业训练,但在他看来,令自己改变最大的却是2017年,事业进入短暂停滞期的时候。那时节目播的火热,出道的荣耀加身,外界均十分看好蔡徐坤的星路。


《星动亚洲》时的蔡徐坤


然而再多努力,也抵不过事与愿违。谈及那段过往,蔡徐坤并未多言,沉郁了片刻后说,其实沉寂一年并不涉及所谓个人选择,他只将其看成老天安排给他的一次机遇,也是他18岁的成人礼。


那一年,蔡徐坤几乎没有太多的音乐通告,大部分时间他只把自己关在家或录音棚里,一个人反复听音乐、写片段式的歌曲。当时甚至有人劝蔡徐坤直接放弃音乐之路。但他却笃定,除了音乐,自己什么也不想要。


“现在我非常感谢自己那时候没有放弃走这条路,想想真的是很疯狂的一件事,因为很多人根本不知道你在努力。但我一直相信,人这一辈最成功的就是做自己喜欢的事情。”蔡徐坤笑着回忆。


2017年5月,在最迷茫和孤独的一段时光,蔡徐坤创作了自己的第一首原创歌曲《I Wanna Get Love》,“If u need me baby ,I will be your side.(如果你需要我,我就会在你身边。)”


他说,这是写给一直守护自己的歌迷的“情歌”,无关当时的心态,只是想创作出属于“蔡徐坤”的风格。



在写这首歌的同时,他写下了“花花世界,静守己心”的座右铭,“我迈出了很重要的一步。我可以不顾外界任何事情和舆论干扰,只专心投入到创作当中。”音乐,成为蔡徐坤在沉寂时期和自己对话,并且与世界和解的唯一方式。


曾有人问他,如果回到一年前,会对自己说什么?蔡徐坤坦言,自己不会说任何话,“因为只有当你真真正正走过那一段沉寂,你才会变成另外一个人。现在我就变了,我比之前更强大。”


关于《偶练》,最珍惜的是舞台,不是走红


在外界看来,蔡徐坤参加《偶像练习生》无疑是“背水一战”。中国偶像养成类节目繁多,真正捧红艺人的却屈指可数。而经历过选秀历练的艺人更是深知,选择一个舞台,便意味着要背负成功和失败、方向选择对与错的长期风险。


“不能说是赌博,但确实需要鼓起勇气。”蔡徐坤谈及参加《偶练》的原因,沉吟了片刻,“因为你经历过不被认可和无人问津,所以你要抛开之前所有不好的经历和压力,重新开始,这是一件很难的事。”


但为了站上舞台,他还是毅然放弃了诸多戏约,来到《偶像练习生》奋力一搏。


首次登台,他选择了《I Wanna Get Love》。第一场表演,蔡徐坤凭借成熟的台风,成为全场第一个拿A等级的人。


《偶像练习生》第一期的表演截图


然而,外界对他的关注大多在他的装扮上:金棕色的中分卷发,蓝色的美瞳,丝绒外套内搭渔网透视装,连老师对他的第一印象也是“渔网”。


“重新再表演一次,我还是会选择这种风格。”在他看来,“性感”就是属于蔡徐坤的风格,也符合那首歌的表达。除了舞台之外,其他任何声音都不在蔡徐坤的考虑范围内。


蔡徐坤的《偶像练习生》之路始终高歌凯旋,没有任何一个练习生可以在养成综艺中稳坐“C位”直至出道,蔡徐坤却办到了。《偶练》的练习生们曾在比赛期间同时发过一条微博,蔡徐坤的微博2小时转发30万,点赞26万,震惊了整个演艺圈。不少人预测,蔡徐坤流量时代即将到来。


他本人对此更多是受宠若惊,甚至有些发懵。他说,曾经历低谷的人,并未期望“流量”和“爆红”能在自己身上发生。他拎得清所有“热爱”都是舞台和作品回馈给他的,“我永远不会给自己太多的预设和目标,当别人把你放在一个比较高的起点时,确实会有压力。但你得花更多时间去练习,去变得更好,而不是享受在鲜花里。”


2018年4月6日,张艺兴宣布蔡徐坤以4764万票成为NINE PERCENT组合的C位,成功出道。蔡徐坤抬头,深呼了一口气,却仍没有忍住眼泪。他说,感谢四个月前的自己,做了这个决定,感谢自己没有放弃。



出道后闭关,在每个空隙时间创作新歌


距离《偶像练习生》结束已经四个月,蔡徐坤每天的行程都被安排的很满:NINE PERCENT 两个月连开7场巡回见面会,代言也接到手软。我们和蔡徐坤的专访都被推迟了近三个月。


虽然商演和戏约围追堵截,但比赛结束后蔡徐坤的大多数时间仍然花在了音乐创作上。


出道后,他马不停蹄的跟随团队到美国洛杉矶闭关半个多月练习;7月,蔡徐坤又多次单独奔赴韩国,亲手操刀自己的新歌。每一个行程,他的行迹都非常低调,似乎并没有享受爆红带来的红利。


相反,外面的世界却似乎一刻都没有忘记蔡徐坤的存在。一条刷牙的视频瞬间让“蔡徐坤 刷牙”登陆热搜TOP20;任何新闻提到“流量”“小鲜肉”,无论好、坏,水军都会将矛头指向蔡徐坤及其粉丝。“无作品,只有流量”的质疑声开始不绝于耳。


曾有人建议他,是不是先不做英文歌,创作传唱度更高的歌,但他始终在音乐上坚持自己的想法和风格。


“因为总有一个声音告诉我,你还可以做的更完美。”蔡徐坤不想因为质疑声,便把音乐当成任务,“我想多做几首不同的风格,让大家一次性看到最全面、最好的我,而不是太急于求成的展现自己。沉淀的过程只能自己去把握和坚持。”



4月份刚刚结束比赛,蔡徐坤5月发了一条微博,再次提及“花花世界,静守己心”。他希望自己永远保持最初对音乐的热忱,不被浮躁的圈子所影响。


面对越来越紧凑的行程,蔡徐坤常常只能睡2、3个小时,每天像挤牙膏一样挤出时间沉浸在音乐创作中,洗澡时、飞机上、饭桌上,都成为蔡徐坤创作的场所;奔波于各地见面会时,蔡徐坤就利用这样的空隙时间创作了4、5首歌,“一会儿和你聊完天,十分钟休息,我都可以写一段词,只要我愿意。反正我还年轻,我觉得这都OK。”


直到最后,我们甚至忘记了,他只是一个刚满20岁的男孩。当问及如果以后不红了,又回到了沉寂的那一年,你会怎么办?


他毫不犹豫的说:“我从来没有担心过哎,这种事从来不是我担心的问题。”


新鲜问答


新京报:平时什么时候最开心?


蔡徐坤:我吃东西的时候最开心(笑)。只有我自己一个人的时候就听音乐,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了。我一天不听歌我就会受不了。


新京报:出道前后,你觉得自己最大的变化在哪里?


蔡徐坤:我的心态没什么变化,一直都是坚持做我喜欢的事情。但因为在不同的环境吧,我有时候也像一只变色龙。他们说我有时候是可爱型的,有时候在台上又比较霸道一点。在不同的环境,我就变成不同的颜色。


摄影:新京报 朱骏


新京报:接下来会有影视方面的尝试吗?


蔡徐坤:当然,我很乐意去尝试。但是我会非常慎重的去做每一个决定,就像我发歌,我会很慎重于它的每一个字,每一个旋律。我在选择剧本、选择角色的时候一样是非常慎重。


新京报:出道这段经历中,你曾经有让自己“失控”过吗?还是一直把自己控制得很好?


蔡徐坤:没有失控过。如果有的话,我就不会活的那么累了。但这种累还是很享受的,因为都是自己的选择,就是因为喜欢。


新京报:《1》是你坚持自己风格的产物么?


蔡徐坤:《1》是一张非常包容的唱片,它不但有主流元素,满足听众的同时,还有我自己的个人风格。我给它取名为《1》,也是意味着一种新的风格。每一个作品都像我的孩子,之后我还会一直不断的延续我的风格推出作品,会慢慢的把它做到更极致。这一点是绝对不会改变的,而且一定是我自己来创作。


新京报:当外界把你冠上流量标签的时候,你会不开心么?


蔡徐坤:我会欣然接受,但是时间会证明一切。


新京报:你现在的状态,是你非常满足的一种状态吗?


蔡徐坤:其实我从来没有想过自己期待什么样的状态,或者应该要变成什么样,包括我也没有想过一定要达到多高高度。我只是想做当下喜欢的事情,你就能体会到当下的快乐,不用给自己太大的框架,我一定要多么多么的棒,不用。就是今天想写一首这样风格的歌曲,OK,那我今天写出来就会很舒服。这就是一种当下的快乐。


注:该篇专访原载于2018年8月22日新京报


新京报记者 张赫 朱骏 编辑 吴奇函 校对 赵琳

点击加载更多

    • 一天
    • 一周
    • 一月
       回到PC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