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9-12 02:30:32新京报
原创版权禁止商业转载授权

吴青峰的《太空人》表达的其实是人的内心

2019-09-12 02:30:32新京报


《太空人》专辑封面。

  【聚光灯】

  歌手吴青峰在9月6日全碟发布了自己的首张个人专辑《太空人》。在苏打绿于2017年休团后,这是青峰第一次推出自己的个人全长作品。而在9月4日的发布会上,苏打绿也在休团后首度全员同框,似乎近期也会逐渐恢复活动。那么《太空人》这张青峰的个人专辑,在作为个人活动时期的总结的同时,某种程度上也像是一种召唤伙伴再度集结的号角。专辑中的《太空》在billboard中国榜单夺冠后,相信这张专辑在年度盘点和奖项中都会有所斩获。

  从整体风格看来,《太空人》其实有些接近苏打绿2015年底推出的《冬未了》。同样诗意,同样有着专辑整体的策划,也同样有一定程度的晦涩。但如果仔细比对两张专辑的编曲思路,你会发现《冬未了》是在竭尽全力阐释苏打绿心中“什么是乐团”这样的概念。而《太空人》专辑中使用了大量的合成器、弦乐、打击乐、采样,并对人声的录制和混缩做了很多探索,但唯独没有哪首歌可以用一个标准的摇滚乐队的配置来演绎。这也是青峰在个人专辑中试图用编曲来和乐团时期拉开差别的一个小心思,在笔者看来,也可以理解为他对于苏打绿其他成员们的一种呼唤。

  在今年年初的《歌手》中,吴青峰的选曲常常兼顾了认知度、可听性和艺术性,并且照顾到呈现中的内在统一,以做一张专辑的态度来完成每次表演。而半年后,这样的态度基本上也贯彻到了这张《太空人》的制作当中。很难想象一张12首歌的专辑竟然会有一半左右非常易听,同时又做出了非常完整的主题感。

  专辑中存在着两条音乐和理念上的主线——首先是《太空人》《太空》《太空船》组成的“太空三部曲”。这三首负责串联起专辑“好听”、“温暖”、“明亮”的流行音乐性质的部分,每三首歌出现一次,令听者不至于失去耐心,笔者称之为专辑中的“明线”。

  实际上贯穿整张专辑精神世界的,是首尾呼应的《译梦机》和《Outsider》。

  《译梦机》尽管怪异,但却是近十年来最精彩的专辑开头曲之一。它用一轨类似Fender Rhodes的电钢琴音色营造出了“编译机”的意象,并逐渐渲染出整张专辑半梦半醒的世界风貌。一首好的开头曲往往能起到设定整张专辑的世界观,令听众进入歌者的精神的功能,这对于一张并非典型的流行专辑而言尤为重要,否则听者就无法放下唯旋律是从的思维模式来好好地进入专辑。

  《译梦机》通过简洁的人声、电钢琴和采样实现了极高的完成度,可以说是一首直接放进Pink Floyd的《月之暗面》也毫不逊色的艺术歌曲。而《Outsider》则在专辑的结尾以一些重合的内容与《译梦机》形成了呼应,但此时青峰的演绎并不像开头时那样仿佛飘在天上和梦中,而是用更低沉平实的语气营造出“回到现实世界”的感受。在这首由苏打绿吉他手家凯作曲的歌曲(也是全专唯一采用了传统乐队编制的歌曲)的最后,青峰说“谢谢你等我,我回家了”。整张专辑旋而止于这句他对另一个自己(苏打绿)的告白。

  尽管专辑名称叫《太空人》,但整张专辑中渗透着的主题显然还包括“梦境”“记忆”和“语言”,几乎12首歌都包含着努力的自我探索,当你听完这张唱片才会明白太空所指的,是一个人深邃的心灵世界。专辑丰富的主题和音乐元素令它听起来毫不费力,在大多数歌曲中不需要照顾到乐队配置,也给了青峰更多施展的自由。

  不过,作为一个在华语乐坛中旋律能力近乎顶级的创作者,青峰在这张专辑中并没有给出太多惊喜。当然,专辑中只要是他愿意写得好听的歌曲,必然还是好听的,只是难以再听到早期《小情歌》《无与伦比的美丽》乃至《蓝眼睛》那样天才般的旋律了。主打抒情歌之一的《太空人》以及《水仙花之死》这两首歌副歌第一句的旋律还和曹格《天使忌妒的生活》以及碧梨《Bad Guy》有些许雷同,而整首《水仙花之死》由于采用了类似的录音方法和演唱技巧,目前已经被很多人指出气质上很像《Bad Guy》,当然这还是属于合理相似的范畴。不过青峰在旋律上的细微退步,其实是整个流行音乐行业的一种困境——独特而美好的旋律已经不再是一座富矿,创作者行走在狭窄的山路,一不小心就会滑落到“口水”或“难听”的深渊中去,即使最好的创作者也是一样。

  但从感性层面,《太空人》无疑给了听者一段非常好的旅程。专辑的每个细节几乎都经过设计,完成度非常高。它并没有高举着“概念”的旗号,却拥有完整而丰富的概念。尽管青峰在歌曲中数次说出“疯子自传,谁看?”但其实,《太空人》的几支主打单曲已经开始了对于各种榜单的席卷,这本疯子的自传,大家都在看。

  □优作(乐评人)

点击加载更多

    • 一天
    • 一周
    • 一月
       回到PC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