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06-14 02:30:19新京报
原创版权禁止商业转载授权

女童来京学国学遭虐 “老师”被刑拘

2014-06-14 02:30:19新京报

来自河北保定9岁女孩小童,被送到北京“女德国学班”学国学,四个月后家人发现,孩子身上被打得遍体鳞伤。据小童称,她被“老师”张红霞用木棍、锤子击打身体,揪住头发撞墙,用尖利的物体扎进指甲,光着脚在石子地上跑步一个小时。顺义警方昨晚通报,以涉嫌故意伤害罪对张红霞依法刑事拘留。


昨晚,保定市第一中心医院,女童受伤的双手。此前,该保定女童被骗赴北京学国学遭虐待。新京报记者 周岗峰 摄


小童因难以忍受剧烈头痛刚打完镇静剂,躺在病床上休息。9岁女孩小童在赴北京学国学过程中,遭到“老师”殴打虐待。


小童受伤的手,多处指骨被砸断。


张红霞微信称小童是“被社会遗忘的孩子”并呼吁捐赠。

  9岁女孩遍体鳞伤,称被女“老师”揪头发撞墙、用针扎指甲;家长指“老师”打孩子骗捐款

  来自河北保定9岁女孩小童(化名),被送到北京“女德国学班”学国学,四个月后家人发现,孩子身上被打得遍体鳞伤。

  据小童称,她被“老师”张红霞用木棍、锤子击打身体,揪住头发撞墙,用尖利的物体扎进指甲,光着脚在石子地上跑步一个小时。

  顺义警方昨晚通报,张红霞已被控制,以涉嫌故意伤害罪对其依法刑事拘留。

  女童全身26处伤

  严重营养不良

  昨日下午6时左右,保定市第一中心医院,病床上的小童安静地躺在母亲张梅(化名)的怀里。

  张梅告诉记者,就在一小时前,小童头部出现剧烈疼痛,“她自己说从里疼到外面,连眼珠子都疼。”她介绍,女儿疼得昏死过去,医生抢救时掐了半天人中才将女儿抢救过来。为了让小童安静下来,医生只好使用镇静剂,并给她喂食了半片安眠药。

  “孩子脑袋疼还喘不过气,我最担心的是她大脑神经受损,有生命危险。”张梅介绍,小童全身共有26处伤,而且小便的时候一直喊疼。“一开始我问她怎么回事她不吭声,后来才告诉我‘张老师’经常用手指捅她的下体。”

  经医院初步诊断,小童目前排尿困难,背部、四肢、足部、面部多处骨折和外伤,严重营养不良。

  进京学国学

  打伤说是“皮肤病”

  张梅说,两年前,她通过老家的一位朋友认识的张红霞。今年初,她通过朋友得知,张红霞看上了小童,想把孩子从保定带到北京“女德国学班”和她学国学。过完年,张梅便将小童托付给张红霞,并约定在半年内不能见小童。

  5月26日,张红霞给张梅打电话,说小童身上长水痘了,让她来北京。第二天,张梅来到北京见到了小童,“身上都是用紫药水擦的。”

  张梅说,当天她和亲戚带着小童去医院治疗时,张红霞还说小童得的是皮肤病,自己也是半信半疑。直到当天晚上,自己拿剪刀分开女儿已被血痂紧紧粘连的皮肤和衣物时,小童才说是被张红霞打的。在5月28日报警后,张红霞的家人曾多次找到她,希望能获得谅解。

  拔掉指甲揪头发撞墙

  被逼吃厕纸

  昨日早些时候,小童接受记者电话采访时,仍称张红霞为“张老师”。她说,来到北京后自己一直呆在张红霞租住的大院内,除了读书睡觉,还要干“拎水、浇园子和打扫卫生”等杂活。

  据张梅昨晚转述小童的话称,每天早晨,小童和另外两名女孩都会被张红霞叫起来,光着脚在石子地上跑步一个小时,“如果跑不动了,会被直接踹上一脚,然后倒拽着一只脚拖着继续跑……”

  “大拇指指甲脱落,是用针把指甲盖扎空后拔掉的,多处指骨和锁骨被铁锤砸断;她说张红霞经常揪着她头发撞墙;因为上厕所用纸多了一些,小童被逼着吃厕所里擦过屁股的卫生纸,一边嚼着纸,还要一边跑步……”张梅哽咽着细数从小童嘴里听来的一些细节。

  此外张梅称,小童除了被虐打还要挨饿,每天只吃两顿饭,早上喝小米粥,中午也只有一个菜。如今一米二的小童,瘦得只有40斤。

  警方通报

  嫌疑人承认殴打女童

  顺义警方昨晚通报,5月28日接到报警称有女童被人打伤,5月30日警方将52岁的河北邢台女子张某某控制。经审讯,犯罪嫌疑人张某某承认殴打女童并致其受伤的事实。目前,张某某因涉嫌故意伤害罪已被刑事拘留。

  据警方了解,包括女童在内共有三名儿童的家长将孩子送到张某某处学习国学,生活亦由张某某看护。目前警方正在工作中。

  ■ 探访

  “老师”租住大院深居简出

  昨日下午,顺义区木林镇业兴庄的一条小胡同里,张红霞租住的大院院门已经被锁上。院内长满了杂草,墙上晒着大蒜。在大院东侧的房屋内,摆放着一张床,床上放着一些女孩儿的衣服,旁边堆放着几包未拆开的大包裹,从包装上看,里面是关于中国传统文化的书籍。

  “她通过市里的一个朋友介绍,在我们村租的房子,但没有备案”,据业兴庄村委会工作人员雒先生称,张红霞并不是老师,但也不清楚其身份,经常会有她的一些包裹单寄到村委会,“她从我们这儿取包裹单后,再到邮局取包裹。”

  雒先生说,平时张红霞租的大院没有挂“女德国学班”或学校的牌子,而且经常锁门谁也进不去。“我们电工去修电线都进不去她家。”

  “平常没看见有孩子进出,就以为她一个人住。”据大院附近村民称,张红霞租下大院有一年多,但并不经常在村里住,平时出门就是换桶装水或者买菜,也和村民打招呼,“基本上就是说客气话,没说过别的。”

  ■ 追访

  家长指“老师”打孩子骗捐款

  张红霞起居和工作的地方在大院北侧正房。透过窗户看到,里面摆放着一个书架,书架上放满书籍,旁边还摆着佛教的画像和一个小黑板。黑板上写着三个名字:骆德正、张德言、沈德贵。

  据小童说,这些名字都是张红霞给她们起的。其中“骆德正”真名叫骆××,是一名6岁的小女孩,来自广州,另一个是18岁女孩。

  在另一间房内,零散地放着几张漫画,这些画上面署名“骆××”。

  小童说,骆××是广东人,“她爸妈不要她了,就住在她姑姑家,是她姑姑把她送到这儿的”。骆××也经常被打,但被打最多的是小童自己,有时,参与殴打的还有那个18岁的女孩儿,“她踹我们。”

  小童的母亲张梅回忆,5月27日,她去接小童时,在院子里,还见到了另外两个女孩儿。“那个6岁的孩子,她的食指和无名指的指甲,也被东西插了进去,指甲和肉都是分开的”。

  张梅说,事发后,她偶然看到张红霞的朋友圈,3月20日,张红霞发了一张照片,照片中,小童已经被理成了寸头。她和另外两位孩子被张红霞标注为“被社会遗忘的孩子”,希望以此获得衣物捐献和献爱心。

  张红霞手机号绑定的微信号码显示的名称为“爱心团队一员”,签名栏上写道,“付出比接受更有意义,幸福和成功的源泉是您的肯付出。”

  张梅认为,张红霞其实就是找来几个孩子,想骗取捐款。

  采写/新京报记者 李宁 何光 刘珍妮

  摄影/新京报记者 周岗峰

编辑:王吉

点击加载更多

    • 一天
    • 一周
    • 一月
       回到PC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