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6-02 02:30:40新京报
原创版权禁止商业转载授权

“创客导师”郭为:创业就像赌博,玩的是心态

2016-06-02 02:30:40新京报

5月17日,神州数码控股有限公司董事局主席郭为在秦皇岛老家接受了新京报记者专访。郭为称,神州控股的资本布局已经完成,其中任何一个环节成功,神州控股都将成为一个市值千亿美元的公司。郭为认为,创业就是不断试错去寻找一条正确道路。


ID:xjbmaker


郭为
神州数码控股有限公司董事局主席。2000年,郭为率领神州数码团队开始创业,以“数字化中国”为使命,将神州数码打造为“中国IT服务第一品牌”。2010年,郭为提出了“智慧城市”战略,目前,神州数码已经成为中国市场领先的“中国智慧城市专家”。

  “寻找中国创客”导师、神州数码控股董事局主席郭为认为,创业就是不断试错去寻找一条正确道路

  5月24日,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在贵阳出席了中国大数据产业峰会暨中国电子商务创新发展峰会,与国内外业界人士举行对话会。

  李克强表示,当前中国经济正处于转型升级的关键阶段。大数据、云计算等前沿技术和分享经济的蓬勃发展,有利于发展新经济、培育新动能。我们将推动大数据、“互联网+”等同制造业相融合,改造和提升传统产业,促进中国经济转型升级。

  一个月前,4月25日,A股上市公司深信泰丰(集团)股份有限公司正式更名为神州数码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原神州控股旗下分销及系统业务(即神州数码集团)历时近一年的回归A股计划尘埃落定。

  5月17日,神州数码控股有限公司董事局主席郭为在秦皇岛老家接受了新京报记者专访。郭为称,神州控股的资本布局已经完成,其中任何一个环节成功,神州控股都将成为一个市值千亿美元的公司。

  政策红利加上资本运作,一个基于大数据和云技术的商业帝国的轮廓日渐清晰。

  作为新京报“寻找中国创客”导师,郭为认为,创业就是一场赌博,玩的是心态,创业的本质就是不断试错去寻找一条正确的道路,一旦找到了成功的路径,这个游戏也就结束了。在这个方面,多次创业者和初次创业者没有区别,只是多次创业者心态更放松一些。

  回归A股,感觉卸下千斤重担

  假如我有很多东西比竞争对手做得好,但是对手估值更高,在这种情况下,也要反思为什么别人给你不合理的估值。

  新京报:4月份神州数码集团回归A股,这次回归对你而言,意味着什么?

  郭为:从2008年开始,神州控股就在资本市场进行布局。这次神州数码集团回归后,我们基本完成了神州控股在互联网上的结构性布局,感觉自己身上的千斤重担突然卸下了,所以也挺高兴。

  新京报:感觉你布下很大一个局?

  郭为:的确。其实本质上,我们就是要早一步做供给侧改革,或者说是整个控股公司的结构性调整。战略制定后,结构就非常重要,能决定最终成败。

  新京报:原来的结构不合理吗?

  郭为:原来神州控股旗下有多种业务,业务之间不可避免地会产生一些冲突。第一个冲突就是文化。传统分销业务和互联网业务需要不同的人,需要不同的评价标准,如果混在一起,就不能凸显各自业务的考核特征、激励办法,所以需要分拆。分拆后,每个业务都有一套新的考核方法,战略目标更清晰。第二,调整后,能让更多员工参与到股权制度改革中,增强员工的主人翁意识,我也很高兴。

  新京报:有人觉得神州数码的估值被严重低估了,你觉得呢?

  郭为:我对估值没有预期,只要市场是公平的,对所有人都一样就行,在资本市场没有所谓的合理或者不合理。其实市场有一个普遍的价值评估标准,在同一个行业中做同样的事情,市场能不能给你一个同样的估值更为重要。

  新京报:在什么情况下,才算被低估?

  郭为:假如我有很多东西比竞争对手做得好,但是对手估值更高,这才是不合理。当然在这种情况下,也要反思为什么别人给你不合理的估值。可能是投资者关系做得不好,没有让投资者真正地理解你,另外,企业有时候也要适应资本市场要求,不能够只按自己想法来。

  新京报:在资本方面,除了已经布局的农业和工业以外,神州控股还有哪些投资或并购计划?

  郭为:会围绕着云技术、大数据技术方面来展开,同时也会基于大数据在健康领域做一些布局。因为大数据和健康领域间的联系还是紧密的。

  数据不开放对我们也许是好事

  目前很多数据牵涉到部门利益,难打通。但对我们也许是好事,因为做事更难了,拼的就是技术实力。

  新京报:去年你曾说政府数据不开放,影响智慧城市进程。现在状况好转了吗?

  郭为:没好转,相反可能更难了。早期大家不认为数据有价值,现在数据的价值越来越显现出来。目前很多数据还是部门所有,牵涉到部门利益,数据难打通。但事实上,数据就像矿石,本身没有价值,只有在矿石里面提取了金属,它才有价值。

  就像40年前,白云鄂博矿是中国最差的铁矿资源,因为它含有大量的稀土金属和有色金属,开采铁成本很高。但现在它变成最有价值的矿,因为能从里面提取稀有金属了。

  新京报:数据不开放,你们怎么办?

  郭为:对我们也许是好事,因为做事更难了,就看谁能通过技术实力,取得方方面面的信任,把事情做起来。

  新京报:就地方政府合作方面,技术和情商,哪个更重要?

  郭为:核心还是技术竞争,没有技术上领先,企业怎么敢坚持那么多原则。

  新京报:有人说中国大部分大数据公司都是“伪大数据”,是真的吗?

  郭为:不好说。但今天大多数公司是在浅网上做事,浅网是基于媒体数据产生的,目前国内的浅网数据已基本被几家有优势的企业掌控,但深网数据,目前还没有企业做出来。我们希望能在深网上做事,这是我们和他们最大的差别。

  新京报:所以你要在深网里沉淀,这个领域还能出现巨头吗?

  郭为:深网数据不好拿,因为它们并不是都在网上,需要用新的技术去采集。现在神州控股是一个百亿级公司,只要我们在制造业、健康、互联网农业这三个领域任何一个点成功,将来都会是千亿美元市值的公司。

  我们做的是互联网里的脏活累活

  中国农业是一个相对落后和分散的行业,在这个领域里,原来没有太大的IT企业去做,我们去做就容易形成竞争优势。

  新京报:神州控股先收购中农信达,后并购旗硕,还投资了神州买卖提、村村乐,为什么这么看好互联网农业?

  郭为:中国的农业是一个相对落后和分散的行业,恰恰需要互联网的支持。在这个领域里,原来没有太大的IT企业去做,我们去做就容易形成竞争优势。

  新京报:云技术和大数据技术从哪些维度改造了农业产业链?

  郭为:首先,从电商角度,我们做一县一品牌,通过互联网的方式帮助一些贫困县树立新品牌。其次,品牌树立后,我们充分利用大数据去建立更大的市场,也就是100个智慧城市对接100个县的农副产品,这样就把一个县的品牌变成全国性品牌。

  新京报:这听上去更像政府该去做的事。

  郭为:是的,但是你不帮他做这些基础的工作,后面的工作就没法做,这就是溯源,我们做的都是互联网里面的脏活、累活。

  新京报:这些脏活累活,很多创业公司都不会去做了。

  郭为:我确实看到了自己通过这些事情为社会做出了贡献,我们做肿瘤大数据也一样,借助中国的人口规模和全球的技术,如果能够把肿瘤预防、治疗和康复完全以云的方式做起来,至少能让中国人的平均寿命提高几岁。

  新京报:现在很多人喜欢说“风口”的概念,神州数码做了很多年才到百亿级,现在有一些创业公司没做多久就变成“独角兽”了,你会不会不平衡?

  郭为:这是市场经济的好处,如果确实在某些领域里有独特之处,就会得到资本市场的认可,而且会快速成长起来。此外,我觉得,要在一个领域成为真正的“独角兽”,就是要让你的竞争对手拿你已经没办法了才行。

  没必要去追所谓的“风口”

  市场是波浪式的起伏,现实是没有人能够把握好这个波浪,所以回过头来看,只要自己做好自己该做的事,不必去追波浪或所谓风口。

  新京报:现在很多创业者选择出海创业,你觉得出海创业是一个很好的方向吗?

  郭为:我觉得是个好现象,因为中国是个人口大国,你走到海外去,如果有这个能力当然很好。

  新京报:那你觉得中国的创业者在出海时,具备了适应国际竞争的这种要素条件吗?

  郭为:我觉得每个创业者自己最清楚自己的诉求是什么,任何一个点都有其成功的地方,不管是偏僻的地方,还是在喧哗的地方,各自都有可能性。

  新京报:对于2016年下半年整个市场,你有什么预判吗?

  郭为:按照过去哲学讲的,就是波浪式的起伏,前进总是波浪的,不可能一潮高过一潮的。我们过去讲任何经济都是有泡沫的时候,所以高点的时候,可能它泡沫多一点,下来的时候可能泡沫少一点,甚至还可能低估了,会跑到水下去。

  所以我觉得这些都是很正常的,无所谓好和坏,只是你在不同阶段,你要做什么样的事情,也许低下来的时候是你最好的投资机会,让你去寻找更有价值的业务。如果高的时候,可能是你最好创业的时候,因为你更容易融到钱。

  但是客观的现实是没有人能够把握好这个波浪,所以回过头,就自己做好自己该做的事,也不必去追这个波浪,包括所谓风口,我都是反对的。

  新京报:过去你有受到过影响吗?

  郭为:有,经常会有,你没有踩上点,当你业绩很好的时候,你希望资本市场泡沫很多,能够把你吹得更大,就有利于你融资,但可能恰恰那时候,你的业绩不是很好。当低潮的时候,你的业绩很好,但是没有泡沫,这样就会使得你很多工作比较被动。

  在接班人选拔培养上会学习柳传志

  年轻创业者可能动用的是几百万、几千万的资源,我动用的可能是几亿、几十亿的资源。这就像赌博一样,玩两块钱也是玩,玩两百万也是玩,其实就是一个心态的差异。

  新京报:在今年的亚布力论坛上,谈到当初联想分家,你说当时曾问柳传志为什么不是你接管联想,他怎么回答的?

  郭为:他当时说,“我们现在主流业务是PC,现在元庆管着PC,当然应该是元庆来。”

  新京报:你当时怎么想?

  郭为:这就是历史,任何一个人都会有历史的错过和历史的巧遇。在这个历史的进程当中,他巧遇了PC,就交给他去做好了,我只能是再开拓一个新的东西,但是对我而言,可能又是个新的机遇。

  新京报:回头来看,因为这个历史的巧合,反而使得你走出了一条创新的道路。

  郭为:人的一生如果能有一次创业的机会,一定要非常珍惜。

  首先,它会对一个人的身心形成非常大的挑战,如果身体不允许,可能这个人根本做不了创业者。其次,创业对一个人的思维模式也是一种挑战,怎样跟别人合作,是否有独特的创意。经历过这种挑战,即使没有成功,再去做其他工作,对自身也很有意义。当然,如果成功了,也会得到很好的回报。

  新京报:从一个企业家变成一个“老创客”,你的心态有没有变化?

  郭为:从一个企业家变成一个创业者,我还是挺兴奋,人生能有这么一段经历很难得。其实创业者和科学家做的事情类似,都是通过不断试错去寻找一条正确的道路。这种挫败感是非常强烈的,但一旦找到了成功的路径,这个游戏也就结束了,所以没有坚强的意志品质和好的身体,是很难做的。

  新京报:你觉得自己和年轻的创业者有没有区别?

  郭为:没有本质的差别,可能只有心态上的不同,因为我经历的可能比他们多,对有些事情看得不像他们那样攥在手里要出汗,我可能也出汗,但他们可能攥得比我紧。

  另外,量级不一样,他们可能动用的是几百万、几千万的资源,我动用的可能是几亿、几十亿的资源。这就像赌博一样,玩两块钱也是玩,玩两百万也是玩,其实就是一个心态的差异,技术上没什么差别。

  新京报:十年后,提及郭为,你希望大家记住你什么?

  郭为:“不要人夸颜色好,只留清气满乾坤”,是我内心要追求,不是让谁记住我,而是自己能为这个社会,为子孙后代多出一份力。

  新京报:在接班人选拔和培养上,你会去传承柳传志的风格吗?

  郭为:会,尽量学习吧,不一定能像柳总做得这么好,但尽量去传承。他不是简单的“相马”,而是让大家在竞争环境中成长,一旦他认定了这个人成为可以托付之人,就会给他去创造机会成长,这就是“在跑马中相马”。

  导师小调查

  1 你认为创业者最重要的素质是什么?

  a聪明 b勤奋 c诚信

  d坚韧 e个性 f其他(可注明)

  ●郭为:c和d

  2 你希望和你投资的创业者成为什么样的关系?

  a朋友 b师生 c无所谓

  d其他(可注明)

  ●郭为:a,疏远一点的朋友

  3 你对所投资的项目,喜欢哪种退出方式?

  a下一轮融资有人接盘就退

  b成功上市后退出

  c看准了就长期持有

  d根据公司发展状况再定退出方式

  e其他(可注明)

  ●郭为:d

  “寻找中国创客”第二季导师阵容

  著名企业家

  ●柳传志

  联想控股董事长、联想集团创始人

  ●王健林

  万达集团董事长

  ●马云

  阿里巴巴集团董事局主席

  ●俞敏洪

  新东方教育科技董事长、洪泰基金创始合伙人

  ●张近东

  苏宁控股集团董事长

  ●雷军

  小米公司创始人、董事长兼CEO

  ●郭为

  神州数码控股有限公司董事局主席

  ●周鸿祎

  360公司创始人、董事长兼CEO

  著名投资人

  ●李开复

  创新工场创始人、董事长兼CEO

  ●沈南鹏

  红杉资本全球执行合伙人

  ●徐小平

  真格天使投资基金创始人

  ●熊晓鸽

  IDG资本创始合伙人

  ●阎焱

  赛富亚洲投资基金创始管理合伙人

  ●汪潮涌

  信中利资本集团创始人、董事长

  ●毛大庆

  优客工场创始人

  采写 新京报记者 王鹏 林其玲

  摄影 新京报记者 郭延冰

编辑:李丰

点击加载更多

    • 一天
    • 一周
    • 一月
       回到PC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