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7-03 02:37:44新京报
原创版权禁止商业转载授权

8万余公车统一标志 将纳入平台统一管理

2018-07-03 02:37:44新京报

2014年9月,根据中央公车改革领导小组统一部署,北京开启了“车轮上的改革”。市区两级党政机关车改工作2016年9月底基本完成,此后,全市事业单位和国有企业的车改工作也陆续开展。封存上缴车辆,转岗司勤人员,压减公务交通总支出,截至2018年春节前,企事业单位的车改也全部完成。6月26日至27日,中央公车改革专项督查调研组在北京就公车改革相关做法进行调研,调研组主要领导同志表示,北京的公车信息化管理平台建设力度已经走在全国前列。


6月27日,海淀区四季青镇政府,贴有党政机关标志的公车停放在办公地点。

  北京公车改革4年,仅市级党政机关就减少公车4000余辆,每年节省开支近亿元

  2014年9月,根据中央公车改革领导小组统一部署,北京开启了“车轮上的改革”。

  市区两级党政机关车改工作2016年9月底基本完成,此后,全市事业单位和国有企业的车改工作也陆续开展。封存上缴车辆,转岗司勤人员,压减公务交通总支出,截至2018年春节前,企事业单位的车改也全部完成。

  如今,北京开始了公务车辆车载信息化终端设备的安装和信息化管理平台建设,市级党政机关6900余辆公车已经安装完成,按计划,到今年第三季度,各区级党政机关、企事业单位的5万余辆公车也将被纳入全市统一的信息化管理平台,最终8万余辆统一管理,真正实现“全市一张网”的目标。

  6月26日至27日,中央公车改革专项督查调研组在北京就公车改革相关做法进行调研,调研组主要领导同志表示,北京的公车信息化管理平台建设力度已经走在全国前列。

  打车和公交出行成常态

  作为首都医科大学人事处处长的王威威,现在参加学校的各种活动已经习惯了打车。

  “以前学校车多,我们参加学校的各种活动都会叫学校的车去。现在学校的车少了,学校教授和我们都习惯打车。”王威威说。

  在北京此次事业单位的车改中,首都医科大学的公车由原来的52辆,大幅压减到14辆,主要保障机要通信和应急。

  作为医科院校,首都医科大学的临床医学院和教学医院在全市都有分布,远至怀柔、延庆、密云、平谷,当被问到出行有没有不便时,王威威表示,没有感觉到不便,现在打车软件很方便,事后到财务部门“实报实销”也很快。

  “以前出去用学校车,老惦记着司机还在等着我,现在打车就没有这个顾虑了。”王威威说。

  王威威出行方式的改变是北京公车改革的一个缩影,越来越多的人选择打车或者公交等自助式的社会化出行方式。

  通州区委常委、常务副区长刘贵明介绍,通州充分利用公共自行车租赁系统,全区设立729个租赁点,有3万辆自行车,涉及全区所有乡镇、办事处,足以保障基层公务出行。

  “不能既拿钱又坐车”

  在此次公车改革中,大部分党政机关除了保留正局级以上领导的定向保障用车外,副局级领导及其以下的工作人员均以定额补贴的方式保障出行。

  按照中央批复同意的北京市党政机关公车改革总体方案,北京市级机关和城六区党政机关干部车改补贴的发放标准为:局级每人每月1560元,处级每人每月960元,科级及以下每人每月600元。远郊区车补标准有所上浮,以大兴为例,局级标准为1690元,处级标准为1040元,科级标准为650元。

  据主管全市公车改革工作的北京市政府办公厅副主任张珀介绍,“不得既拿钱又坐车”是此次全国车改的一条底线和红线。首都医科大学车队负责人说,他们副校(局)级领导因为领取了补贴,所以正常情况下的系统要车申请,系统都不会审核通过。

  在此次调研中,中央调研组副组长、国家发改委体改司副司长万劲松比较关心的是党政机关混编混岗的事业编制人员对于车补的看法。因为,按照规定,事业编制人不能拿车补,只能以实报实销的方式,报销交通费用。比如前文提到的王威威,作为一名事业编制人员,她只能报销打车费,而不能领取车补。

  “事业编制的人员会不会觉得不平衡?”在海淀区、通州区、首都医科大学等单位,中央调研组都问了同一个问题,得到的都是否定的答案。北京市车改办业务部门负责同志解释,在全市企事业单位车改之初,他们就组织全市各参改单位车改具体部门的负责同志进行了数十场系统培训,培训总人数多达3000余人。市车改办的同志在培训会上,详细解读了中央关于企事业单位车改政策的“精髓”和实质,从而使广大参改的企事业单位的同志对于能否“领取车补”,如何“实报实销”早已经有了明确的认识。

  记者在调研时了解到,由于工作性质不同,不同岗位交通费用支出差别较大。对于各级的车补,不是所有人都够用。李树东是通州区宋庄镇党委副书记,经常去市里开会的他,1000左右的车补经常不够用。

  开辟分时租赁汽车网点

  杨秦源是密云区委组织部干部科副科长,6月27日一早,他要前往古北口镇调研。古北口镇距离密云城区将近50公里,只有密25路公交可以通行,每天单向发车4次,单程就需要1.5小时。

  车改之后,单位已经不能派车。杨秦源最终选择自主付费、自助出行的“分时租赁”。密云区政府大院停车场西侧停有六七辆新能源车,杨秦源通过“北京出行”APP租用其中一辆,来回四个小时共花费48元,如果打车,单程就要花150元。

  在通州,新能源分时租赁汽车,也成为基层公务出行的保障。目前,通州也和北汽集团签订了协议,扩大新能源分时租赁车的业务范围,现在全区共安装充电桩560个。

  截至2017年年底,北京市车改办牵头组织协调,在全市范围内的各级党政机关驻地或主要活动场所建设通用型充电场站525处,充电桩2600余根,部署各类新能源汽车2600余台,由北汽集团北京出行公司负责运营,极大地增加了基层的社会化公务出行供给。

  北京市车改办相关负责人表示,目前首都机场、北京火车站等“四站两场”都已经开辟联网站点,能够方便出差的公务员自助借还车辆。

 

编辑:艾峥

点击加载更多

    • 一天
    • 一周
    • 一月
       回到PC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