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3-27 10:58:57新京报 编辑:王言虎
原创版权禁止商业转载授权

承认以色列对戈兰高地主权,特朗普捅了“马蜂窝”

2019-03-27 10:58:57新京报

当初安理会在对“不承认以色列对戈兰高地主权”进行投票时,美国政府自己也投了赞成票。

 ▲特朗普与以色列总理内塔尼亚胡。图/新京报网 


当地时间3月25日,美国总统特朗普代表美国政府签署公告,正式承认以色列拥有对戈兰高地的主权。


一、特朗普“推特外交”再“发功”


早在此前几天,特朗普就在事先并无多少征兆的情况下通过推特表示,“52年后的今天,美国应充分认识到以色列对戈兰高地的主权,这对以色列国家和地区的稳定有着重要的战略意义”,一举震惊了中东乃至整个世界。


3月24日,以色列总理内塔尼亚胡到访美国,开始其在以色列大选前最后一次对美访问。


人们普遍相信,特朗普会选择在内塔尼亚胡访美期间,正式兑现自己在推特上的承诺。正因如此,3月25日的美国政府公告并未引发太多惊讶——因为该惊讶的都已在4天前惊讶过了。


二、戈兰高地麻烦大


戈兰高地位于以色列、叙利亚、黎巴嫩和约旦边界,南北长71公里,总面积1800平方公里,是以色列北部的重要制高点和水源地,战略地位举足轻重。


 

▲图/新京报网 


这里在殖民时代曾先后被多个政权控制,自1941年叙利亚独立后便归属叙利亚,联合国成立后正式承认了叙利亚对其主权。


由于戈兰高地俯瞰以色列,更控制了攸关以色列农业、经济乃至生存命脉的水源,1948年以色列建国后就一直觊觎这块物产并不丰富的土地。


1967年第三次中东战争爆发,以色列采用突然袭击、先发制人的手段,用武力强占了戈兰高地大部(约1200平方公里)。


1973年第四次中东战争期间叙利亚和埃及联手主动出击,一度收复大部分失地,但最终在以色列的反击下功亏一篑。


戈兰高地号称“约旦河流域的屋脊”,对周边几个国家都具有极为重要的战略意义,谁控制了这里,谁就可以居高临下,手握地区军事“先手”。因此自1967年以来,这里成为以色列和周边伊斯兰世界矛盾、分歧的焦点。


但自第四次中东战争结束至今,尽管以色列和一些国家的领土、主权纷争解决得不顺利,但终究或多或少有一些进展,唯独在戈兰高地问题上陷入死局。


 ▲图/新京报网 


三、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特朗普宣布美国承认戈兰高地主权属于以色列,其实和自己的做法一脉相承。


以色列是美国在中东乃至全世界最亲密盟友之一,犹太人的财力、游说力在美国政治、经济生活中的影响更是有目共睹。


特朗普在竞选时就以“支持以色列”为主要诉求之一,竞选团队中也包括大卫·弗里德曼和犹太裔女婿库什纳这样的亲犹太人士。


弗里德曼在特朗普当选后、宣誓就职前的2016年12月,就被提名为驻以色列大使,是特朗普驻外使节团队中最早被确定人选的一批。


当选后特朗普不断做出一系列亲以色列的动作:让美国和以色列同步退出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带头宣布把驻以色列使馆从特拉维夫搬迁到耶路撒冷,并宣布承认耶路撒冷为以色列首都。如今承认戈兰高地归属以色列,不过是在既定方向上又迈出了新的一步而已。


特朗普上台后一直努力构建美国-以色列-沙特“铁三角”,作为其中东战略布局的基石,而这个“铁三角”并不平衡,美以关系是其中最重的一边。承认以色列对戈兰高地的主权要求,可以看作是一种“投桃报李”的做法。


四、特朗普可能捅了个“马蜂窝”


但特朗普这次的做法,未必符合国际主流民意。


如果说在以色列和其他周边国家的主权、领土争端上至少还能适用“争议”一词,那么戈兰高地问题在国际法层面可以说连“争议”都没有——诚如欧盟近日就此问题所作声明中指出的,国际法“不承认以色列对戈兰高地的主权要求”。


▲比利时、法国、德国、波兰和英国发表联合声明,表示不承认戈兰高地是以色列领土的一部分。 图/新京报网


联合国相关决议的基本原则,是不承认1967年第三次中东战争开战后以色列所占领阿拉伯领土的既成事实,而戈兰高地恰是在这个节点之后被以色列侵占的。


不仅如此,1981年12月17日,联合国安理会通过497号决议,宣布以色列单方面推出的《戈兰高地法》无效,戈兰高地的主权属于叙利亚。


正因为戈兰高地问题法理清晰、归属明白,因此特朗普表明意见后,除了以色列暨内塔尼亚胡立即表示“欢迎”外,国际间几乎听不见任何附和之声。


而且颇为尴尬的是,前面提到的、不承认以色列拥有戈兰高地主权的安理会第497号决议,在表决时是以15:0的票数全票通过的,也就是说,当时的美国政府自己也投了赞成票。


更耐人寻味的是,特朗普关于“戈兰高地属于以色列”的推特发布后仅仅几小时,两个针锋相对的叙利亚政治派别,便相继表示了同样的谴责。


其中一派是大马士革当局,而另一派却是和大马士革当局血战多年、长期以来一直受到美国大力扶植和庇护的叙利亚反对派“叙利亚全国联盟”(CNS)。


这充分表明了一个浅显的道理——在主权和国家、民族共同利益面前,内部政治分歧都可以暂时放在第二位,主权不能让。


□陶短房(专栏作家)


编辑 王言虎  校对 陆爱英

点击加载更多

    • 一天
    • 一周
    • 一月
       回到PC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