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8-03 22:29:12新京报 记者:田杰雄 编辑:穆祥桐
原创版权禁止商业转载授权

空中草原边 贫困村的改变从海拔1500米的马场通电开始

2020-08-03 22:29:12新京报 记者:田杰雄

新京报讯(记者 田杰雄)在河北保定涞源县的十八盘村,梁建明作为第一书记,即便3月份就任期已满,也踏踏实实地把扶贫工作计划写到了今年后半年,他说,扶贫就像打仗一样,自己既然接到了任务,一天没接到通知撤离,就要坚守岗位战斗不止。


脱贫攻坚,每个贫困村都有自己的短板和痛点,对十八盘村而言,则是“电力不足”, 连村民们赖以为生的马场都没有接通电源,早晚喂马都得举着手电。驻村两年半,梁建明与整个驻村扶贫工作队,为海拔1500米处的马场通了电,也彻底改变了空中草原边上的深山村庄。


贫困有根源 电是村庄沉疴


涞源金家井乡十八盘村位于太行山边,距离河北最著名的“空中草原景区”非常近,因为紧邻景区,这样的地理优势像是为这个青山脚下只有72户的小小村落开了一扇窗,20多年来,养马、马场参观、向游客租赁马匹,成为了村里的支柱产业。


2018年以前的十八盘村民居。翟文涛 摄


但在早些年,这个“支柱”并不牢靠。刚刚到村里时,梁建明和同事们的第一感觉就是村庄的基础设施比较落后。村民住在土坯房里,屋顶上的荒草能长到六七十公分高,“关键是电力不足,不只村民家里的电压不足以支持多个电器同时运转,连村民们赖以为生的马场都没有接通电源,村民们早晚喂马还得举着手电。”


电力短缺给村民带来的困境更具体也更心酸。村民张小五最先想到的是2016年的夏天,“有一天他正拉着马驮一位女游客下山,因为赶上小雨耽搁了一会儿时间,等回到半山腰处的马场已经是晚上8点多。”游客手机早就没电了,也与同伴失去联系,游客拿着充电器干着急,只能求助于张小五,“当时没办法,只能又拉着马把客人驮到了停车场。”而找到同伴后的游客着急得早已忘记感激,上车前对张小五只放下一句话——“再也不来这破地方了”。 张小五说,马场没有电,设施又简陋,许多游客慕名而来,却又半途折返,因为服务不到位,村民们的旅游马匹租赁生意一年不如一年。


马场在村2公里外,靠近空中草原,对外租马是许多村民的收入来源。翟文涛 摄


“后来我才知道,电力短缺其实已经困扰了村民二十多年。村里的基层干部早想给马场办电,但因为基础经济薄弱,马场又在海拔1500米左右的半山腰上,始终没能解决这个问题。”电力问题是村里的“穷根”,梁建明觉得,基础服务设施是村里发展一切产业的基础,“这个问题要是解决不了,村里做啥都没有指望。”


户用功率大幅提高 做啥产业都不愁


在2018年,国网涞源县供电公司派出了由四人组成的驻村工作队,梁建明任队长,驻村之后,给马场办电,成为了工作队给村里办的第一件实事。


事实上,电力工作对于梁建明和他的同事们来说,是再熟悉不过的。自1996年退伍后,梁建明便转业到涞源供电公司,按他自己的话说,几乎干遍了公司里的全部岗位。


驻村不久,梁建明向单位汇报了情况,在进村两个月后,涞源县供电公司特事特办,投资25万余元,为十八盘马场新增200千伏安变压器一台,新立电杆28基,架设10千伏线路800米,0.4千伏线路1300米,彻底解决了马场多年来没有电的问题。


对村民们来说,位于村落两公里外的马场有电不只是方便了喂马,“村民的生活和游客的便捷度都有了提高。”梁建明提到,“几年前,村民们要想去做租马的生意,不只要牵着马,还得自备水和干粮,现在不用了,马场那边不只通了电,还开起了小卖部,冷了能吃到热乎的饭菜,天热还能吃上冷饮雪糕。”


同时,村里各家各户的用电条件随着村子搬迁改造、建起新房,也得到了提升。“之前村里户均功率只有零点几千瓦,现在户均可以达到8千瓦了。简单地说就是,原来设备中线细的地方,我们给加粗了,小的设施,我们给加大了。这也就意味着以后咱们村,无论发展什么产业,都不会再为电力发愁。”


老兵班与村民们。翟文涛 摄


计划光伏分红 打造宜居村庄


一共四个人的驻村扶贫工作队里,除了梁建明外,蔺义田、高从山、马爱军三人也全部来自于部队。“我和马爱军之前还是一个连的战友,我们四个人也都是涞源人,从小从农村走出来,现在又因为驻村工作回到了农村。” 梁建明告诉记者,他从1982年入伍,到1996年退伍转业,和工作队里的其他战友同事一样,都已经离开部队二十三四年了。


谈起军旅生涯给自己留下最深的影响,梁建明觉得,作为退伍老兵,感觉进村时就是带着任务来的,既然是任务,就意味着一定得完成。“让我们去了,我们就得像当兵打仗一样,把任务完成好,这件事没商量。”


扶贫工作队进村两年半,十八盘村不缺电了,村民搬进了新房子,还搞起了旅游产业。作为第一书记,梁建明的任期早在今年3月就结束了,但他还在跟工作队里的同事们商量着下半年扶贫工作的安排,他们计划着打造花园式宜居村庄、试种药材、推进光伏分红……


如今的十八盘村。翟文涛 摄


“想想啊,年轻的时候一直在部队,没能建设过自己的家乡,或者给家乡做过啥奉献。现在快退休了,觉得是终于赶上了这么个机会,为脱贫攻坚尽了一份力,很开心。”梁建明说。


新京报记者 田杰雄

编辑 穆祥桐 校对 李世辉

点击加载更多
广告

    • 一天
    • 一周
    • 一月
       回到PC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