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8-12 10:18:10新京报 编辑:陈静
原创版权禁止商业转载授权

曾经骂拜登最狠的她,如今却成了拜登的竞选伙伴

2020-08-12 10:18:10新京报

相比较起来,贺锦丽的政治主张既不那么“左”也不那么“右”,这意味着,选择她可以左右逢源,并成功规避特朗普“扣红帽子”的既定招数。



当地时间8月11日下午,美国2020年总统大选民主党候选人拜登正式公布其副总统候选人搭档。

 

55岁的美国联邦参议员贺锦丽(KamalaHarris Harris,即卡玛拉·哈里斯)脱颖而出,成为第一位获美国主要政党副总统候选人提名的非洲裔。

 

副总统候选人之路

 

贺锦丽现年55岁,父亲是牙买加裔美国人,母亲是来自印度的泰米尔族移民,因此她同时具备非洲裔和印度裔血统。

 

她从加州大学哈斯汀法学院毕业后进入加州工作,先后任阿拉米达县副检察官、旧金山市检察官办公室职业犯罪科管理律师、旧金山市检察长社区及邻里关系办公室主任。

 

2003年当选旧金山区域检察官,并在此时起了“贺锦丽”这一正式中文名。既不是华裔也未主要从事中美关系方面工作,却起了官方正式中文名的政治家,这在美国政坛很罕见。

 

2010年,她当选加利福尼亚检察总长,成为出任该职的首位女性和首位非洲裔。

 

2016年,加州民主党籍参议员柏克瑟引退,贺锦丽宣布参选并成功胜出,成为美国参议院历史上首位印度裔和第二位非洲裔女参议员。

 

2019年1月21日,哈里斯宣布参选美国总统,在参选过程中她表现出十足的韧性,一直坚持到12月3日才宣布退选。

 

贺锦丽是在为期一个月的副总统候选人遴选中胜出的。

 

遴选由一个特别组成的遴选委员会负责,委员会主席是拜登老友、前美国联邦参议员多德。

 

这个委员会清一色是拜登故旧、心腹,且一半为女性,因此人们普遍相信,胜出的人选必定是女性非洲裔。贺锦丽的胜出,也的确印证了这一点。

 

▲视频截图。


为什么不是别人


然而,贺锦丽在很长时间里并非人们心目中的最大热门。

 

在5月25日“弗洛伊德事件”引发非洲裔躁动前,民主党副总统候选人入围呼声最高的,似乎是同样曾参加党内总统候选人初选的联邦参议员伊丽莎白·沃伦。

 

彼时,民主党内雄心勃勃的左翼,希望推举一个可靠的代言人。

 

但“弗洛伊德事件”无意中让沃伦“热门转冷”:她是女性,但并不是黑人,参选“不讨巧”。

 

此后热门人选近乎清一色非洲裔女性,其中包括原奥巴马政府的国家安全顾问苏珊·赖斯,联邦众议员瓦尔·戴明斯,密歇根州长格雷琴·惠特默,联邦众议员、国会黑人核心小组(CBC)主席卡伦·巴斯等。

 

这几个人选中,戴明斯始终“半红不黑”。


首先,她太老了(1957年出生,现年63岁,是上述几个热门人选中最年长的。),考虑到拜登很可能成为美国历史上最老的当选总统,副总统太老显然不合适)。

 

其次,她当过奥兰多警察局长,在民主党核心支持者对警察怨气仍很大的当下,让她搭档拜登无异于拆台。

 

惠特默是最后关头才成为热门的,理由是“拜登需要一名有地方行政经验的搭档,而惠特默是唯一合适的候选人”,且她所在的密歇根州又是民主党必须争夺的关键州之一。

 

但随着拜登在密歇根的支持率优势趋于稳固,惠特默的“急需度”大幅下降,她在全国范围内“存在感”偏弱的短板却凸显无遗。

 

赖斯和巴斯则自始至终是大热门,她们的双双落选,应该体现了拜登及其遴选团队的关键决定——希望通过副总统候选人遴选,传递给民主党核心选民,尤其有色人一个怎样的信号。

 

赖斯和巴斯分别代表了民主党内两大派别的利益。

 

赖斯是传统政坛精英,奥巴马政府中的“老红人”,其政治色彩中“非洲裔代言人”色彩淡薄,政治倾向偏中庸、甚至保守。


如果选择她,党内建制派和中间摇摆选民会比较高兴,但所谓“进步派”则未必买账。

 

巴斯则正好相反,不论在党内或国会中,都一贯以“进步派”和非洲裔代言人形象出现。


如果选择她,民主党内声势日益浩大的“进步派”会欢欣鼓舞,非洲裔也会精神振奋,但有人担心,她过于鲜明的政治定位,或许会起到“为渊驱鱼、为丛驱雀”的逆反作用,吓跑相当一部分中间选民。

 

与这两人相比,贺锦丽既不那么“左”——她的政治、经济主张偏向传统自由派,且在国会中经常能联合共和党同事联署提案;也不那么“右”——她是今春“警察改革立法”提案的联合发起人,也从不回避对妇女、少数族裔权益的保护。

 

这就意味着,选择她可以左右逢源,并成功规避特朗普“扣红帽子”的既定绝招。

 

正因如此,尽管此前几天传出“多德委员会”不建议遴选贺锦丽的小道消息,但最终胜出的仍是她。

 

消息传出后,巴斯和赖斯第一时间表示,“这是最好的选择”。

 

这表明拜登团队“党内左右逢源”的初衷基本达到,就连出名保守且和特朗普关系密切的共和党籍参议员林赛·格雷厄姆(Lindsey Graham)都曾表示,“虽然这会令我们不安,但必须承认贺锦丽是拜登能够选择的最佳搭档”。


▲拜登公布其竞选搭档:55岁黑人女性 曾竞选过总统。新京报我们视频出品。


她能成为“拜登的口舌”吗

 

事实上,网上一度传出“拜登遴选团队不满”的说法,而这并非毫无来由。

 

贺锦丽早在就任加州总检察长时,就经常公开“呛声”拜登所支持的各项政策。

 

更要命的是,去年长达大半年的党内总统候选人初选,民主党内曾出现“三女将轮番轰炸拜登”的戏剧性场面。

 

素以口舌伶俐、辩才无碍著称的贺锦丽,更成为“三女将”(贺锦丽、沃伦、陆天娜即吉利布兰德Kirsten Gillibrand)中骂拜登最狠最辛辣、持续时间也最长的一位。

 

尽管有人以“贺锦丽在加州曾和博(BeauBiden,拜登已故的儿子)合作愉快”打圆场,但党内初选的过节不可能很快揭过。

 

更何况,倘若共和党那边届时到处播放去年贺锦丽大骂拜登的视频搅局,岂不是尴尬透顶?

 

《战国策·秦策一》中有个“楚人两妻”的故事,说有个楚国人娶了一大一小两位妻子,一位房客私下挑逗她们,年长的破口大骂,年少的则态度暧昧。


没几天楚国人突然死去,房客对朋友表示“打算娶她们中年长者”,朋友问为什么,他表示“做房客时当然希望房东太太暧昧,但如今要娶妻,自然希望新太太能替我骂退那些厚脸皮的房客”。

 

或许,这也是拜登团队不计前嫌,选择贺锦丽的理由之一吧。

 

拜登素以口才糟糕、应变迟钝著称,对此特朗普及其团队心知肚明。

 

也因如此,特朗普团队才不顾疫情汹涌,执意推动“重启”,希望借此恢复竞选活动和竞选辩论,让说惯脱口秀的特朗普好好修理“瞌睡虫乔”(Sleepy Joe,特朗普给拜登起的侮辱性绰号),从而一举扭转颓势。

 

某种意义上,疫情所引发的应对措施令竞选造势活动密度大减,客观上有利于不善言辞的拜登。

 

但今年毕竟是总统大选年,总是“免战高悬”是说不过去的。

 

美国总统大选中的副总统候选人就是个不折不扣的陪衬,即便没有疫情,副总统候选人间的直接电视辩论也只有一场。

 

尽管如此,在选举投票日进入“3个月倒计时”的当下,年富力强且素以辩才著称的贺锦丽登场,或许可以在一定程度上成为“拜登的口舌”,避免拜登在自己短板上丢太多的分数。

 

□陶短房(专栏作家)


编辑 陈静   校对 危卓


点击加载更多
广告

    • 一天
    • 一周
    • 一月
       回到PC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