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5-14 23:24:33新京报新媒体 ·作者:江波 任娇
原创版权禁止商业转载授权

乐视网将“死”?

2018-05-14 23:24:33新京报新媒体 ·作者:江波 任娇

  如今的乐视网似乎走入死局。

  最新发布的2017年报显示,去年亏损高达138亿元。而今年一季报显示,亏损仍在持续,亏损超3亿元。而会计师事务所均对两份财报出具了“无法表示意见的审计报告”。

  上周,针对乐视网2017年巨亏138亿元的“非标”年报,深交所曾连发33问问询乐视网,涉及是否调节利润、大额关联交易是否为冲高业绩等问题。

  今日,乐视网召开2017年业绩说明会,独角鲸科技(ID:dujiaojingkeji)也就此提问,但乐视网方面未进行回答。不过,官方首次承认现金流极度紧张,存在被暂停上市的风险。

  亏损不断加大,却无资金进入,孙宏斌已经全身而退,谁还能救乐视网?

  孙宏斌的“弃子”

  一如高开低走的戏码,孙宏斌一定没想到乐视网今日的局面。

  孙宏斌和贾跃亭的相识,只用了36天,“被精神感动”,36天订下150亿之约。

  2016年12月10日,二人对投资乐视网进行首次会面,持续了7个小时。

  在此之前,孙宏斌找到柳传志借团队对乐视进行深入调研,后者在2016年初曾对乐视做了尽调,并成为了乐视汽车的股东。

  不久,融创中国一纸公告,孙宏斌以150.41亿元投资乐视网、乐视致新和乐视影业。

  2017年1月15日,在乐视与融创联手召开的战略投资暨合作发布会中,孙宏斌夸赞贾跃亭“这样肯冒险的企业家值得信任和支持”。

  “对这个公司,我看懂了一部分,最起码资金方面我看懂了”,在2017年1月的投资发布会上,孙宏斌称这并非战略性投资,并着力解决“非汽车”全业务的资金问题,“看不懂汽车,融创中国出资先不涉及乐视汽车”。

  “生态是一回事,而钱又是另一回事”,只是,“看懂了资金”的孙宏斌没有想到,乐视的债务,远比他想象中重得多。

  150亿带来的“蜜月期”并未持续太久,乐视资金危局真正开始。

  2017年7月3日,在贾跃亭飞往美国的航班上,腾讯《棱镜》披露了招商银行申请司法冻结贾跃亭夫妇及“乐视系”三家公司总计12.37亿资产的消息,冻结期限3年。

  这个消息成为压倒乐视的最后一根稻草。

  7月5日,有媒体报道称,乐视大厦门口躺满了前来讨债的供应商,共有19家,最近两天才开始以这种方式讨债,乐视一共欠了这些供应商6000多万。

  7月6日上午,处在风口浪尖的贾跃亭,通过微博以及微信公众号发表了公开信,表示尽责到底,走过难关。这是贾跃亭被爆出资金冻结的消息以来首次正面发声。

  “我是一个率性的人,要心怀善意,一定要把乐视做成一个好公司”。2017年9月,孙宏斌在融创中期业绩发布会上数度哽咽,与年初不同的是,此时的孙宏斌认为,贾跃亭在处置不良资产和业务时的犹豫,已经成为乐视最大的绊脚石。

  风波并未结束。在孙宏斌接管乐视三个月后,梁军、高飞和杨永强等多位高管辞职。

  今年初,孙宏斌对乐视信心尽失,萌生退意。

  2018年1月24日,孙宏斌出席乐视网投资者会议,首次在乐视问题上提到了“输”字,“人有时候要敢教日月换新天,有时候也要愿赌服输”,自己对乐视网关联交易知情,但错判之处在于,关联方欠上市公司的债务无法得到有效偿还。

  今年3月14日,在乐视网董事长的位置上待了237天后,孙宏斌选择离开。

  两周后的3月29日,孙宏斌在香港业绩发布会上表示,投资乐视网计提亏损达165亿。即便如此,融创中国董事局主席孙宏斌表示,不后悔投资乐视。

  用36天投资乐视,用一年多的时间从信誓旦旦走向“愿赌服输”,在与贾跃亭结识的第474天,孙宏斌坦言“已经不是壮士断臂,是砍头了,以后别再提乐视,归零了,没了。”但还有诗和远方。

  业绩持续恶化 存在被暂停上市的风险

  如今,人在美国的贾跃亭彻底将乐视网的债务危机留在了国内,似乎有加剧之势。

  14日下午,乐视网2017年业绩说明会开始不久,其股价突然跳水,盘中一度下跌超7%,后有所回升。截至收盘,乐视网下跌3.64%。

  在当日的说明会上,乐视网方面回答了5个与“退市”相关的问题,第一个在开始后5分钟便作出,关于乐视方面关于“存在被暂停上市的风险”的回应成为外界关注的焦点。

  乐视网官方给出了“现金流极度紧张”、“存在失去控股子公司股权的风险”、“要求贾跃亭对其关联债务问题负责”等一系列回复,并首次承认存在被暂停上市的风险。

  说明会开始5分钟时便有投资者提问,2017年年报巨亏138.8亿元,会计师事务所也出具了“无法表示意见”的审计报告。上市公司的资格还保得住吗?如果2018年会计师事务所也出具了“无法表示意见”的审计报告,乐视网未来会不会退市?

  对此,乐视网董事会秘书赵凯称,公司已披露的2017年度审计报告中,立信会计师事务所出具了无法表示意见的审计意见。

  他表示,根据《深圳证券交易所创业板股票上市规则》相关规定,公司出现最近两年的审计报告对公司为否定或者无法表示意见,深交所可以决定对公司暂停上市。 如公司拟采取的措施在2018年度审计报告未消除无法表示意见影响,则公司可能连续两年被出具无法表示意见审计报告,存在被暂停上市的风险。

  在回答“后续资不抵债的可能性有多大”的提问时,赵凯再次称,如若上市公司2018年继续亏损,将存在归母净资产为负的可能性,根据《深圳证券交易所创业板股票上市规则》相关规定,如出现经审计后公司净资产为负情况,可以决定暂停其股票上市。

  有投资者关注乐视网今年一季度业绩为何继续恶化,乐视董事长兼总经理刘淑青表示,由于公司所处行业特点,除正常运营成本支出外,公司报告期融资成本未明显下降。上述原因导致公司一季度经营性亏损约3.07亿元。

  上周,针对乐视网2017年巨亏138亿元的“非标”年报,深交所曾连发33问问询乐视网,涉及是否调节利润、大额关联交易是否为冲高业绩等问题,记者14日也就此提问,但乐视网方面未进行回答。

  在武汉科技大学金融证券研究所所长董登新看来,乐视网是否会暂停上市还是要尊重法规,法律规定的暂停上市情形包括连续亏损三年、净资产为负或者是重大违法等,还要继续观察乐视网的动向,如果乐视网做不下去了要破产,那它当然要暂停上市或者退市。

  无合适资产装入 将失去乐融致新

  如今的乐视网已经与乐视系优质资产乐融致新做了切割,后者尚无纳入乐视网这个上市公司壳子。

  乐融致新曾被视为孙宏斌盘活乐视这盘棋的关键之一,他曾称,“新乐视文娱和新乐视智家(后更名乐融致新),我们都会想办法把它做好,因为不是上市公司,相对来说引入资金会灵活一些。”

  在当天的说明会上,乐视网再次对乐融致新的控制权问题作出回应,称“鉴于乐融致新股权被冻结、质押的现状,如若债务到期公司无法偿还,公司存在失去对控股子公司控股权的风险。”

  4月初以来不断传出乐融致新将有一笔包括腾讯、京东、苏宁等在内的机构融资。

  4月18日晚间,乐视网公告称,截至目前,新乐视智家已达成投资意向的投资方包括腾讯、京东、苏宁体育、TCL等,合计增资19亿元;增资后乐视网持股比例从40.31%下降至33.46%。

  5月14日,乐视网赵凯确认了上述公告内容。

  然而,这样的增资方案透露了乐视网正在失去这块优质资产,孙宏斌将成为实际控制人。

  如若乐视网因无法按时偿还债务导致质押资产被依法处置,其将面临失去乐融致新实际控制权的风险,而天津嘉睿将成为取代乐视网成为乐融致新的实际控制人。

  乐融致新曾变视为乐视系最有价值的资产之一,当天有投资者问及具体的乐视超级电视2018年预计销量及会员售卖情况,董事长兼总经理刘淑青称,由于公司受关联方资金紧张、流动性风波的持续影响,公司声誉和信誉度仍陷于较严重的负面舆论旋涡中。其同时提到,提请投资者关注公司此前公告,多次披露了乐融致新可能出表的风险。

  在业内人士看来,目前来认识下唯一有希望的就是乐融致新获得了30亿元的投资,但是乐融致新有可能脱离乐视网,即使乐融致新重获新生,乐视网也很难享受到相关红利。

  那么,乐视网是否还有别的资产装入?孙宏斌曾透露,与监管层沟通多个解决方案,但都因各种原因难以推行,而市场期望的重组方案也并不可行。目前乐视体系内部并无合适资产可装入。

  14日,在回答“如果公司欠债问题始终解决不了,有没有可能进行新一轮的资产重组”的提问时,赵凯表示,目前上市公司并无资产重组计划。

  业内人士对独角鲸科技(ID:dujiaojingkeji)表示,如今的乐视网是一个“将死”的空壳子,不会有资产注入,孙宏斌也不再借钱注入其中,就像一个被切割的毒瘤自生自灭。

  虽然投资乐视亏损,但孙宏斌仍然看好大屏娱乐,希望乐视影业和乐视文娱可以尽快摆脱负面影响。“ 乐视影业(已更名乐创文娱)是可以做的,跟上市公司没关系”

  正如孙宏斌所言,“文化娱乐,美好生活这个领域我们还会看好。文化是诗,旅游是远方,我们投资的是诗与远方”。

编辑:陈维城 倪雪莹

点击加载更多

    • 一天
    • 一周
    • 一月
       回到PC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