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1-17 15:00:17新京报 编辑:陈莉
原创版权禁止商业转载授权

国资监管从管企业转向管资本,真正还国企市场主体地位

2019-01-17 15:00:17新京报

通过管企业向管资本的转变带动和深化国有资本配置和管理体制改革,既是发挥国有资本优势的大势所趋,也是推进和完善我国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让市场在资源配置中起决定性作用的重要一步。

1月17日,国资委秘书长彭华岗在国新办新闻发布会上表示,国资委和中央企业将深入推进国资国企改革,加快实现国资监管从管企业向管资本转变,推动全面从严治党向基层延伸,着力培育具有全球竞争力的世界一流企业,为促进国家经济社会持续健康发展作出新贡献。


近年来国家通过深化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积极推进混合所有制和股权多样化改革和中央管理企业负责人薪酬制度改革等,有效提升了国有企业的盈利能力。国资委最新数据显示,2018年中央企业累计实现营业收入29.1万亿元,同比增长10.1%;实现利润总额1.7万亿元,创历史最好水平,同比增长16.7%。与此同时,国有企业社会贡献持续加大,2018年中央企业上交税费总额2.2万亿元,同比增长5.7%。


当然,在当前我国经济运行稳中有变,面临一些新问题新挑战,外部环境发生明显变化的情况下,如何推进国有企业改革,持续提升国有企业市场竞争力,成为各方关注的话题。国资委秘书长彭华岗在新闻发布会上表示的“加快实现国资管理从管企业向管资本转变”,则是未来国有企业改革的大方向,是推动国有企业能否真正作为市场主体管理经营和参与市场竞争的关键所在。


著名经济学家厉以宁认为国有资本体制改革应分两个层次进行,一是国有资本配置体制改革,其核心就是使国有资本配置优化,结合结构调整进行,产生更高的配置效率;二是国有企业管理体制改革,目的就是改革后的国有企业一律要按股份制企业模式运行,使企业效率提高,使国有资本保值升值。但是在我国之前的国有企业改革中,将两者结合在一体推进,一些情况下以国有资本管理体制改革代替国有资本配置改革,导致国有企业在经营过程中政府部门干预过多,企业自主经营权力受限等情况。比如本来可以由国有企业作为一个市场经营主体自己决定的事情,通过烦琐的申请与批准的程序,集中由相关行政部门作出决策,这样不仅容易错过瞬间即逝的营商机会,而且还挫伤了国有企业的积极性。


国资监管改革从管企业向管资本转变,实际上就是一体推进国有资本配置效率改革和国有资本管理体制改革,是以国有资本管理体制改革带动国有资本配置改革,实现“1+1>2”的改革功效。因为从管企业向管资本转变,其核心就是让代表国家和政府管理监督国有企业的行政部门,不在直接管理监督国有企业的日常经营和投资决策等,而是以改组组建的国有资本投资运营公司为平台和市场参与主体,代表国家行使股东权利,对经营好的国有企业增加投资,对经营不好的企业减少投资甚至抽资,进行国有资本的资源配置,实现国有资本的保值增值。对于国有企业来说,则根据“自主经营、自负盈亏”的原则,以真正的市场主体进行经营决策,在公平的市场环境中进行竞争和发展。


更为重要的是,国有资本一旦真正成为市场主体,就会向其他市场主体一样,通过完善公司治理结构、积极推进创新、增加激励机制等方式,提升企业的盈利能力,以争取更多的国有资本投资。同时,对于一些争取不到国有资本的企业,也会向民营资本和外资等社会资本敞开大门,这样就会推进我国混合所有制改革和股权多样化改革,让市场在资源配置中真正起决定性作用,实现生产要素的效率最大化。


由此可以看出,通过管企业向管资本的转变带动和深化国有资本配置和管理体制改革,既是发挥国有资本优势的大势所趋,也是推进和完善我国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让市场在资源配置中起决定性作用的重要一步。当然,推进国企改革从管企业和管资本转变,还必须防范国有资产流失。因此要统筹推进,增强改革的综合性和协调性,特别是加快推进国资监管机构的职能转变,完善出资人监督的权力和责任清单,依法落实企业的法人财产权和经营自主权等方面,要有更大突破,为管企业向管资本转变保驾护航。


□木丁(财经评论人)编辑 陈莉 校对 柳宝庆


点击加载更多

    • 一天
    • 一周
    • 一月
       回到PC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