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4-02 09:20:10新京报 记者:赵毅波 编辑:王宇
原创版权禁止商业转载授权

美都能源退货瑞福锂业:王明悦成老赖、回购资金实力存疑

2019-04-02 09:20:10新京报 记者:赵毅波

早在3月21日,美都能源发布公告,收到上海证券交易所《关于对美都能源股份有限公司终止收购瑞福锂业事项的问询函》。


在纳入上市公司美都能源旗下后,瑞福锂业又将与之分手。


根据美都能源最新公告,公司与山东瑞福锂业有限公司原股东分别签署协议,标的公司原管理团队回购上述合计56.18%的股权,对应其需向上市公司支付6.74亿元。


新京报记者独家获悉,瑞福锂业董事长王明悦近日刚刚被法院列为失信被执行人(俗称“老赖”)。如若王明悦资金紧张,会否对其和美都能源就瑞福锂业的回购交易造成不利影响?4月1日,新京报记者致电美都能源证券部,一位工作人员表示对失信一事并不知悉,并婉拒了新京报记者的采访。


4月1日,新京报记者向美都能源邮箱发去采访邮件,目前尚未收到回复。



美都能源3月底称瑞福锂业原管理层有一定资本积累


新京报记者注意到,早在3月21日,美都能源发布公告,收到上海证券交易所《关于对美都能源股份有限公司终止收购瑞福锂业事项的问询函》。


上交所在问询函中对美都能源表示,本次终止收购的回购价款,分8笔进行支付,付款时间截至2020年12月20日。请补充披露:(1)分期支付及间隔时间较长的原因及合理性;(2)原管理团队的资金及财务状况,并结合本次分期付款的原因,说明其是否具备履约能力,若其无法按期支付时公司的应对措施及其影响,付款安排是否损害公司利益,并充分提示相关不确定和风险。


对此,3月30日,美都能源发布回复交易所公告称,上述交易价款的支付安排虽间隔时间较长,但有利于本次交易的顺利达成,具有合理性。


美都能源表示,瑞福锂业原管理团队均在行业内从业多年,具有一定的资本积累,相应的资本积累金额可用于支付部分款项。此外,2018年公司收购瑞福锂业时向其支付了约6.5亿元的股权转让款可用于支付部分款项。


美都能源称,交易对方主要通过自有资金或自筹资金解决本次交易对价的支付问题,但因本次回购金额较大,交易对方的履约能力尚存在一定不确定性。付款安排不会损害上市公司利益且上市公司已在协议中制定了相应的应对措施,但仍存在本次交易对方无法足额支付全部款项的情况,敬请广大投资者注意投资风险。



瑞福锂业创始人王明悦被法院列为失信被执行人


新京报记者发现,就在问询函下发后,3月29日,瑞福锂业创始人、董事长王明悦被法院列为失信被执行人。


新京报记者检索全国企业执行信息平台看到,王明悦失信信息的执行法院是济南市历下区人民法院,执行依据文号(2015)历商初字第2180号,案号(2019)鲁0102执恢137号,生效法律文书确定的义务为“未结标的21117757.17元”。失信被执行人行为具体情形为“被执行人无正当理由拒不履行执行和解协议”。


此番王明悦失信,与明瑞化工集团前期一份诉讼有关。


新京报记者获得了一份济南市历下区人民法院作出的(2015)历商初字第2180号判决书。原告上海浦东发展银行股份有限公司济南分行诉称,2014年5月8日,被告山东明瑞化工集团有限公司与原告签订《开立银行承兑汇票协议书》,向原告申请开立银行承兑汇票人民币4000万元,期限一年,50%保证金,垫款罚息率为万分之五确定。2014年5月8日,被告山东明瑞化工集团有限公司与原告签订《保证金质押合同》,提供贰仟万元保证金质押。同日,被告山东永惠食品有限公司、被告王明悦、被告李绪兰与原告签订《保证合同》,约定为上述《开立银行承兑汇票协议书》承担连带保证责任。


上海浦东发展银行股份有限公司济南分行表示,上述借款期限届满之后,被告未履行全部还款义务,剩余贷款本金19924795.41元和欠息,被告拒不归还。诉讼请求:1、被告山东明瑞化工集团有限公司立即支付借款人民币19924795.41元及欠息1046051.76元,共计20970847.17元(截至2015年8月20日,嗣后利息按照合同有关规定另行计收);2、被告山东永惠食品有限公司、被告王明悦、被告李绪兰承担连带保证责任并立即归还我行债权。


2017年11月,新京报记者曾来到肥城市后端庄以西的明瑞集团总部,厂内设备老化,厂区内没有生产迹象。


法院经审理认定,原告上海浦东发展银行股份有限公司济南分行所述属实,予以确认。截至2015年8月20日,被告山东明瑞化工集团有限公司尚欠原告上海浦东发展银行股份有限公司济南分行承兑保证金19924795.41元、利息1046051.76元。


法院判决,被告山东明瑞化工集团有限公司偿还原告上海浦东发展银行股份有限公司济南分行银行承兑垫付款19924795.41元。被告山东明瑞化工集团有限公司向原告上海浦东发展银行股份有限公司济南分行支付利息(截至2015年8月20日利息1046051.76元;自2015年8月21日至本判决生效之日利息按合同约定计付)。被告山东永惠食品有限公司、被告王明悦、被告李绪兰对相关债务承担连带清偿责任。



王明悦此前就曾遭遇资金紧张


资料显示,瑞福锂业主要从事电池级碳酸锂和工业级碳酸锂的研发、生产和销售,产品主要应用于锂电池等众多领域。


瑞福锂业创始人为王明悦。据新京报记者2017年调查,王明悦起家于距离肥城不远的新泰,后来通过收购肥城大型国企缔造起明瑞集团,瑞福锂业为王明悦近年来投入的重点。在瑞福锂业创办几年后,王明悦的产业遭遇困境,旗下公司就曾被列为失信被执行人,瑞福锂业的投产进度屡次出现延期。


新京报记者在2016年2月的一份裁判文书中看到,明瑞集团称,明瑞集团、瑞福锂业已进入破产程序。2015年2月,申请人刘建国向肥城市法院申请对被告瑞福锂业、明瑞集团进行重整。不过,肥城市法院于2015年5月裁定驳回刘建国对相关公司的重整申请。


2017年11月,王明悦在接受新京报记者独家专访时表示,“当时政府是想保我们的企业,所以进行重整。后来担心影响金融环境,于是又撤回重整,我们就和银行再谈判,实际上是要保住企业。银行也怕破产,破产了剩不下什么东西,就又妥协,开始支持我们,泰安金融控股集团支持了七八千万,银行也给了七八千万,企业才慢慢恢复元气。2014年还亏了很多,但2015年就好多了。”


新京报记者注意到,2016年6月,瑞福锂业实施增资,天安财险以货币方式认购,总出资额40000万元,取得18.18%的股权。天安财险为“明天系”的重要成员,“明天系”掌门人为肖建华,正是瑞福锂业所在地肥城县人。


据江泉实业披露数据,瑞福锂业2015年资产总额4.2亿元,负债总额4亿元,所有者权益仅为1735.7万元,资产负债率高达96%。2016年6月底,天安财险增资完成,瑞福锂业资产总额大增至9.6亿元,负债总额4.5亿元,资产负债率降至50%以下。



瑞福锂业资金流紧张


步入2016年,瑞福锂业开始寻求登陆资本市场。2016年,江泉实业曾拟通过资产重组收购瑞福锂业100%股权,当时作价22亿元,该笔交易其后宣告终止。


2017年10月28日,美都能源公告,拟以不超过35.96亿元的对价现金收购瑞福锂业98.51%的股权,引发外界关注。


2018年3月,美都能源对瑞福锂业的收购价大幅下调,美都能源与瑞福锂业股东王明悦及管理团队、合肥顺安、徐明、陈振华等各方分别签订协议,公司以总价290604.50万元现金收购瑞福锂业共计98.51%的股权,收购完成后,公司将成为瑞福锂业第一大股东。


新京报记者注意到,虽然进入资本市场,但瑞福锂业资金仍存紧张。


上交所问询函显示,前期公司收购瑞福锂业,业绩承诺方作出以下承诺:2018年度、2019年度和2020年度拟实现的净利润数分别为不低于42000万元、45000万元和48000万元。瑞福锂业2018年上半年度的净利润约为1.77亿元(未经审计)。而公告显示,经公司2018年度初步审计,本次业绩补偿款约9亿元。


上交所在问询函内对美都能源表示,请补充披露:(1)结合瑞福锂业近三年的营业收入、利润、发展状况,详细披露瑞福锂业经营亏损的原因;(2)结合瑞福锂业经营亏损的实际情况,说明公司前期高溢价收购的主要考虑和合理性,有无经过可行性论证,如有,请详细披露。


根据美都能源回复交易所公告,2018年下半年,新能源汽车补贴政策出现退坡,整个产业链中各环节发展出现不均衡现象:一方面,下游新能源汽车、储能等行业发展不及预期,锂电池材料的需求及价格双双下行,导致瑞福锂业现阶段出现经营亏损;另一方面,新能源汽车行业企业资金紧张的压力又通过锂电池企业逐步传导至上游锂电新材料供应商,造成瑞福锂业资金流紧张。


美都能源表示,碳酸锂价格从高位大幅滑落,碳酸锂成交价从年初的最高价约17万元/吨降到年末的收盘约8万元/吨,价格下跌严重,严重挤压了瑞福锂业的经营利润。瑞福锂业为保证正常生产经营,其2018年度虽然实现营业收入15.6亿元但经营利润只实现约1000万元(未审数据)。


在此情况下,瑞福锂业原管理团队于2018年11月就终止收购向美都能源提出初步洽谈意向。


美都能源表示,公司基于保障公司转型期内发展的需求和中小投资者的权益,经谨慎考虑,就本次终止交易于2018年底进入协商阶段,并于2019年2月底进入实质性谈判阶段;该等行为系属正常商业行为,具有合理性。


今年3月,美都能源公告,公司与山东瑞福锂业有限公司(简称“标的公司”)原股东分别签署了《美都能源股份有限公司与瑞福锂业原股东王明悦及管理团队关于终止收购山东瑞福锂业有限公司股权的协议》等,标的公司原管理团队回购上述合计56.18%的股权。


美都能源表示,自2018年3月,公司与相关交易对手方签署相关股权收购协议以来,市场环境发生了较大变化,公司就终止本次收购事宜,综合考虑了标的公司及目前市场环境等多方面因素,公司董事会本着审慎的原则,经充分论证与审慎研究后做出的决定,并已与交易对方充分沟通、友好协商达成一致的结果。


新京报首席记者 赵毅波 编辑 王宇 校对 何燕

记者联系方式:zhaoyibo@xjbnews.com


点击加载更多

    • 一天
    • 一周
    • 一月
       回到PC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