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6-18 22:23:21新京报 记者:侯润芳 编辑:陈莉
原创版权禁止商业转载授权

校园贷“开正门”两年 信用卡发卡潮重回校园遇冷?

2019-06-18 22:23:21新京报 记者:侯润芳

银行系的谨慎、积极性不高,折射出银行系在校园贷市场上的困境:在校大学生在信用上天然具有缺陷,而从盈利角度看,银行系校园贷在高成本的同时要低利率,缺乏商业可持续性。

裸贷、裸条、暴力催收——2014年开始,失控的校园网络贷款屡上热搜。


为遏制校园贷乱象,2017年开始,监管相继出台多项措施“堵偏门、开正门”。随着“偏门”被堵,银行系进驻校园,大学生信用卡发卡潮重现。


新京报记者梳理,工农中建四大行中,除了针对大学生推出消费贷产品,均已在2017年、2018年推出针对大学生的信用卡。股份行中,除了极个别的银行,多数银行均已在近两年推出针对大学生的信用卡产品。其中,有银行在2017年9月推出了8款针对大学生的信用卡产品。


但新京报记者最近走访发现,失控的校园贷乱象曾给高校蒙上了一层“阴影”,一方面,多数在校大学生表示,并不太了解银行系推出的信用卡,平时还是较多使用互联网平台的金融产品。另一方面,不少高校依然对“开正门”持谨慎的态度,提高了银行系进入校园的门槛。


与此同时,银行系也对大学生信用卡申请者持有谨慎的态度——有银行要求还款第一来源是学生父母,有银行设置了信用卡的申请时间,有银行要求申请信用卡产品前先购买一份保险,也有银行要求先存款后消费。


在多位业内人士看来,银行系的谨慎、积极性不高,折射出银行系在校园贷市场上的困境。“一方面,在校大学生在信用上天然具有缺陷,而从盈利角度看,银行系校园贷在高成本的同时要低利率,这种普惠性质也决定了银行的积极性不高。”一上市银行高管坦言。



大学生信用卡遇冷:学生不了解、学校提门槛


“原来我们学校的广告栏里贴了很多分期贷款的广告,现在没有了。而且每年开学,学校都会给我们举行校园借贷的讲座,放一些视频讲下非正规校园贷的危害。”河南郑州地区一大专院校的学生告诉新京报。


虽然大学生信用卡重返校园,但多数在校大学生表示,并不太了解银行系推出的信用卡,平时还是较多使用互联网平台的金融产品。


五位接受新京报采访的在校大学生均表示,并不太了解银行系的信用卡产品,平时消费根据消费场景的趋向,多选择花呗、白条、借呗等金融产品。“平时在淘宝或者京东买东西,淘宝和京东推荐使用,顺便就用了。没有办信用卡是因为没太听说过,不太了解。”一大学生坦言。


此外,记者走访发现,失控的校园贷乱象曾给高校蒙上了一层“阴影”,不少高校依然对“开正门”持有谨慎的态度。


“虽然监管认为银行系是校园贷正规军,但学校似乎没有同样的认可度。学校并不觉得大学生信用卡是正规的金融产品,我们在日常落地过程中也存在大学校园难进的问题。”某股份行信用卡中心的负责人向新京报表示。


记者走访发现,多位银行网点人士反映存在进校难的问题。“我们现在有一款针对大学生的信用卡产品,但是并没去学校宣传。因为去学校宣传审批过程比较复杂。”光大银行学院路附近一银行网点的工作人员表示。


招商银行北京地区一网点的工作人员也表示,其所在网点偶尔会在秋季开学时去学校做业务推广。“现在银行进校园比较严格,有很多的要求,不像原来那样(容易进校园了)。”



银行变谨慎:最高额度三五千元 在校期间不可提额


在高校提高银行系的准入门槛时,银行系也对大学生信用卡申请者持谨慎的态度。有银行要求还款第一来源是学生父母,有银行设置了信用卡的申请时间,有银行要求申请信用卡产品前先购买一份保险,也有银行要求先存款后消费。


在多位业内人士看来,银行系的谨慎、积极性不高,折射出银行系在校园贷市场上的困境。“一方面,在校大学生在信用上天然具有缺陷,而从盈利角度看,银行系校园贷在高成本的同时要低利率,这种普惠性质也决定了银行的积极性不高。银行系校园贷产品对很多银行、尤其是国有大行来说,是一个拖累。”一上市银行高管坦言。


记者走访发现,从授信额度上看,多家银行考虑到大学生无收入来源,本科生可以申请信用卡的最高额度是三千元,研究生最高额度是五千元。此外,除了个别银行,多数银行表示,大学生在校期间没有提额的机会。“额度不会在学生读书期间增加,除非学生毕业工作后,可以申请换为普通的信用卡,才有提额的机会。”光大银行学院路附近一网点工作人员表示。


从还款来源看,有两家国有大行的网点要求大学生的监护人作为第一还款来源。


记者以中国传媒大学学生的身份咨询工行定福庄网点被告知,该行网点针对大学生的信用卡有可透支、不可透支两类。“专门针对大学生、可透支的信用卡只有一种,这款信用卡的第一还款来源是学生家长。”该网点工作人员介绍,目前并未主推可透支的信用卡。


中行常营网点的工作人员也表示,考虑到学生的偿还能力,该行发行的信用卡是普通的“主副卡”产品,需要监管人来申请。


从股份行的情况看,各家针对大学生信用卡申请者设置了不同的“风控”红线。


光大银行学院路支行的一工作人员介绍,近期该网点刚推出一款针对在校大学生的信用卡产品。“考虑到学生没有收入来源,最开始是零额度,需要交纳一定的保费才能使用,万一出现逾期,保险公司会把学生的借款垫付给光大银行。”该工作人员表示。


值得注意的是,在记者以学生身份咨询时,上述工作人员还向记者确认了所在学校的“地位”,只有211或者985高校的学生,才可以直接办理。


据招商银行东三环支行的工作人员介绍,要求申请者先存钱后消费。“根据你存钱的额度、消费的次数和额度,银行逐渐会给出可以透支的额度。如果每一期都能正常还款,可透支的额度也会慢慢调高,可以不断提额。”


在多位业内人士看来,银行系的谨慎、积极性不高折射出银行系在校园贷市场上的困境。


“一是利率限制。银行作为正规军,不可能走高息的路子,导致银行的校园贷产品很难盈利,缺乏商业可持续性。二是经营限制。校园贷市场太分散,首先把不能跨区域经营的地方性银行排除在外,而全国性银行都是大块头,校园贷市场空间有限,难以引起战略层面重视。三是竞争因素。互联网巨头借助支付工具,已经实现了对校园群体的高度渗透,牢牢握住了这个市场,银行竞争压力大。四是声誉风险。校园贷业务空间有限,但舆论敏感性很强,极易引发声誉风险,进一步削弱了银行的积极性。”苏宁金融研究院互联网金融中心主任薛洪言表示,上述因素未改变之前,银行在校园贷上不会有大的动作。


新京报记者 侯润芳 编辑 陈莉 校对 刘军


点击加载更多

    • 一天
    • 一周
    • 一月
       回到PC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