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7-17 17:54:42新京报 记者:王卡拉 编辑:王鹿
原创版权禁止商业转载授权

监管趋严、企业供给不足 部分一类疫苗出现全国性断货

2019-07-17 17:54:42新京报 记者:王卡拉

新京报讯(记者 王卡拉)近日,深圳市疾控中心对外发布信息称,因疫苗生产企业产能不足,导致部分疫苗供应紧张,其中,免疫规划疫苗(俗称“一类疫苗”)中的百白破疫苗缺货最为严重,麻风疫苗、麻腮风疫苗、乙脑疫苗、A群C群流脑疫苗也出现短缺,而且是全国性缺货。新京报记者注意到,今年以来,多地媒体报道了部分一类疫苗的缺货现象,各地家长也在人民网地方领导留言板针对此事进行询问。

 

今年多地出现多种一类疫苗紧缺

 

7月11日,深圳市疾控中心发布的信息显示,因上级供苗不足,多种疫苗短缺。其中,百白破疫苗缺货最为严重,全市每月需求约10万支,5月至今需求约20万支,省疾控中心配送到货仅2.5万支,缺17.5万支,缺口巨大。麻风疫苗及麻腮风疫苗每月需求约5万支,5月至今需求约10万支,省配送到货仅4.73万支,约缺5万支;乙脑疫苗每月需求约4万支,5月至今需求约8万支,省配送到货仅1.11万支,缺苗约7万支;A群C群流脑疫苗,每月需求4万支,5月至今需求约8万支,省配送到货5.8万支,缺苗约2万支。

 

深圳市疾控中心称,本次缺货的主要原因是疫苗生产企业产能不足,已向广东省疾控中心反映,希望能够尽快恢复正常供应。

 

新京报记者发现,多种一类疫苗短缺现象早已存在。今年以来,四川、甘肃、贵州、安徽、陕西、海南等多地网友在人民网地方领导留言板留言,反映麻风疫苗、百白破疫苗、进口乙肝疫苗等出现短缺。如今年7月10日,有甘肃的家长留言称:“兰州新区百白破疫苗短缺已经将近一年时间。”海南一位家长则在7月3日留言称:“百白破疫苗缺货个把月,整个海南省都缺货了,希望有关领导催促一下赶紧补充到位。”

 

陕西省周至县卫生健康局在回复一位家长留言时表示,全省内A群C群流脑脑膜炎球菌多糖疫苗、百白破疫苗、麻风疫苗均出现供货不足现象,结合短缺疫苗情况会进行排序登记、预约,疫苗下发后,将按照国家免疫规划疫苗合格接种的总原则,由大月龄到小月龄逐月告知接种。同时建议家长,对短缺的一类疫苗可由二类疫苗(即非免疫规划疫苗)代替,以降低和避免受种对象感染风险。深圳市疾控中心也在对外发布的信息中提出,对于上述多种短缺的一类疫苗,可以用二类疫苗替代的方案。

 

但新京报记者查询发现,二类疫苗价格并不低,百白破-IPV-Hib五联疫苗中标价为599元/支,百白破-Hib中标价为275元/支,而这还只是中标价,与免费的百白破疫苗相比,有多少家长愿意自掏腰包不得而知。

 

百白破、麻风疫苗批签发量较往年骤减

 

据国家药监局2018年排查数据,我国现有45家疫苗生产企业,7家均停产三年以上,只有38家在产。国有企业是一类疫苗的供应主体,民营企业主要供应二类疫苗。一类疫苗主要由中国医学科学院医学生物学研究所(简称“昆明所”) 及中国生物技术股份有限公司旗下六大生物制品研究所(包括北京所、长春所、成都所、兰州所、上海所、武汉所)生产供应,部分民营企业及个别跨国企业也会供应一类疫苗。


国盛证券的研报指出,监管趋严背景下,2019年上半年整体批签发有所下滑。根据中检院网站数据,2019年上半年疫苗板块整体批签发2.29亿支,同比2018年下滑17%,其中二类苗0.76亿支,同比2018年下滑20%,一类苗1.53亿支,同比2018年下滑16%。整体来看,疫苗板块还处在2018年下半年疫苗事件影响的逐步恢复中。行业监管趋严的大背景下,部分疫苗品种受到影响,同时在去年疫苗事件后,长春长生被吊销生产许可证和新药证书,对二类疫苗如水痘疫苗、狂犬疫苗等品种也有较大影响。

 

与2017年相比,麻风疫苗的批签发量逐年骤减。2017年,麻风疫苗由北生研、北京民海生物和天坛生物三家提供,批签发量约2256万支。2018年,只有北生研和北京民海生物供应麻风疫苗,批签发量减少至约840万支,而截至今年7月7日,北京民海生物和北生研供应的麻风疫苗总共才近310万支。

 

不过,新京报记者注意到,截至今年6月底,北京民海生物的麻风疫苗批签发量还只有近50万支,但到了7月7日,批签发量已增长至161万多支,超过了往年的“主力军”北生研,后者今年麻风疫苗批签发量为148万多支。7月17日,北京民海生物在回复新京报记者采访函中表示,目前公司正在组织生产麻风疫苗。麻风疫苗近两年来批签发量变化较大是因为2016年—2017年,由于市场上麻风疫苗出现短缺,按照国家要求公司承担了麻风疫苗计划免疫的供应,因此加大了生产量。2018年该公司恢复麻风疫苗的供应后,2018年和2019年公司在根据市场需求进行麻风疫苗的生产。

 

百白破疫苗方面,2017年有3家企业供应百白破疫苗,包括长春长生、武汉所和沃森生物,当年批签发总量超过6457万支。到2018年,长春长生出事,狂犬疫苗及百白破疫苗先后查出问题而停止批签发,武汉所和沃森生物两家企业的批签发量减少至约162万支。今年5月,停产百白破疫苗已5年的成都所加入,5月—6月批签发约385万多支,沃森生物批签发约386万多支(截至7月7日),而曾经连续两年百白破年供应量均超过4700万支的武汉所批签发量却大幅下滑至约1539万支。

 

北京民海生物相关负责人表示,如果百白破疫苗紧缺,公司会结合市场需求,考虑扩大四联疫苗——无细胞百白破b型流感嗜血杆菌联合疫苗(DTaP-Hib)的生产量。

 

7月15日,针对上述多种疫苗短缺、批签发量骤减等问题,新京报记者还向中国生物技术股份有限公司发出了采访提纲,但截至7月17日发稿时未给予回复。

 

提醒:推迟接种疫苗等于在疾病前“裸奔”

 

推迟接种疫苗,到底有什么影响?对此,疫苗和免疫规划专家陶黎纳指出,推迟接种疫苗,就意味着在推迟接种的过程中在某种疾病面前“裸奔”。在免费疫苗短缺的情况下,家长应考虑缩短“裸奔期”,虽然自费疫苗比较贵,但还是应该打。尤其是像百日咳这种发病率较高的传染病,很多成人都已失去了对百日咳的免疫力,“其实有很多成人的咳嗽就是百日咳,他们身上携带着百日咳杆菌,未接种疫苗的儿童在这些人面前就是在‘裸奔’。”陶黎纳说。

 

对于疫苗短缺现象,陶黎纳认为,跟长春长生问题疫苗事件直接相关,事发后政府加强了监管,在批签发控制上比以往更为严格,相关手续执行更为复杂。“长春长生事件只是绝对的个案吗?谁也不敢说。从政府而言,肯定是从源头严管,导致疫苗暂时性短缺也没有办法,以防再发生类似事件。”陶黎纳认为,国家药监局应该弄清楚木桶的短板到底在哪里,是客观问题还是主观问题,再有针对性地解决问题。另外,从宏观上而言,目前的顶层设计也存在问题,一种疫苗往往只有两三家企业在生产,一旦一家出现问题,可能就会造成疫苗供不应求。

 

编辑 王鹿 校对 李项玲 图片 视觉中国




 


点击加载更多

    • 一天
    • 一周
    • 一月
       回到PC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