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7-29 13:24:37新京报 记者:张思源 陈鹏 编辑:徐超
原创版权禁止商业转载授权

卷入康得新“祸及”35家企业IPO 瑞华所的前世今生

2019-07-29 13:24:37新京报 记者:张思源 陈鹏


瑞华所被证监会调查、数十家IPO项目被暂停的消息周末在金融圈里炸开了锅。在卷入康得新涉嫌信披违法证监调查、辅仁药业18亿资金去向不明“罗生门”、华泽钴镍虚假记载的审计报告之后,瑞华所也麻烦上门。

据wind数据统计,截至7月29日上午,已有35家企业的IPO项目受到瑞华所事件波及。

城门失火35家企业被“殃及池鱼”

7月28日晚间,多家公司密集发布公告称,因审计机构瑞华所被证监会调查,公司IPO项目被中止审查。

从证监会官网发布的IPO排队情况来看,瑞华正在排队的10个主板项目、7个中小板项目、12个创业版项目、4个科创板项目状态显示为“中止审查”,1个创业板项目终止审查,1家科创板项目终止申请。

其中,10家主板项目分别为2016年受理的北洋出版传媒,2017年受理的中建投租赁,2018年受理的亳州药都农村商业银行、天津同仁堂集团、北京万泰生物药业,2019年受理的江西国光商业连锁、湖北均瑶大健康饮品、苍穹数码技术、中国黄金集团黄金珠宝、新亚强硅化学。

7家中小板企业包括博纳影业集团、深圳雷赛智能控制、东莞市奥海科技、深圳市振邦智能科技、浙江中晶科技、浙江大洋生物科技集团、新宇药业。

13家创业板企业包括北京中科海讯数字科技、四川英杰电气、深圳市易天自动化设备、青岛酷特智能、安克创新科技、浙江君亭酒店管理、南通江天化学、金埔园林、深圳市信濠光电科技、研奥电气、深圳市光大激光科技、北京电旗通讯技术。此外,北京华科泰生物技术股份有限公司已显示为终止审查。

此外,记者注意到,除了已经注册生效的澜起科技和天准科技外,瑞华所手中的科创板项目背景海天瑞声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已终止了科创板申请,而另外的背景国科环宇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北京龙软科技股份有限公司、深圳市杰普光电股份有限公司、洛阳建龙微纳新材料股份有限公司等4家科创板IPO企业目前状态也已更新为“中止审查”。

除IPO项目受其影响被中止外,凯撒文化(非公开发行股票)、蓝英装备(可转债)、泰禾集团(非公开发行股票)、深南电路(可转债)受其影响,被证监会中止审核,此外,天汽模(可转债)、新北洋(可转债)、庄园牧场(可转债)为主动申请中止审核。

值得关注的是,除了被连累的诸公司,还有不少上市公司公告与瑞华划清关系。

7月24日晚间,天铁股份公告披露更换会计师事务所,经综合考虑公司发展及合作需要,拟聘请中兴财光华会计师事务所为2019年度外部审计机构。

此外,太阳纸业、通裕重工、尚纬股份等多家上市公司也陆续与瑞华解约。

连环卷入康得新、辅仁、华泽钴镍 时运不济还是另有隐情?

今年1月,康得新因无力按期兑付15亿短期融资券本息,业绩真实性存疑,引起市场的广泛关注和高度质疑。证监会随即决定对其涉嫌信息披露违法行为立案调查。

7月5日,证监会为康得新一事敲下实锤,康得新涉嫌在2015年至2018年期间,通过虚构销售业务等方式虚增营业收入,并通过虚构采购、生产、研发费用、产品运输费用等方式虚增营业成本、研发费用和销售费用。通过上述方式,康得新共虚增利润总额达119亿元。

然而,对于证监会的调查结果,瑞华所并不承认。7月28日,瑞华所在其微信公众号发布了《关于康得新项目2015年—2018年年报审计主要工作情况的说明》(下文简称“《说明》”)。《说明》中表示,在康得新审计项目中,本所根据实施的审计程序、获得的审计证据,对康得新2015年-2017年的财务报表发表了相应的审计意见;对2018年的财务报表出具了无法表示意见的审计报告。2019年1月,康得新无法兑付到期债券后,本所主动协助江苏监管局开展调查工作,全面履行了应尽的职责义务。

踩入“业绩造假”的这滩浑水,瑞华所已并非第一次经历。日前因账上18亿现金却无法兑现分红的辅仁药业、2018年炸开的一个大雷区华泽钴镍都显示瑞华所担任其审计工作。

7月26日晚间,辅仁药业发布公告,称公司收到证监会《调查通知书》,因公司涉嫌违法违规,决定对公司立案调查,并表示将面临重大违法强制退市的风险。

不久前的7月16日,辅仁药业发布2018年年度权益分派实施公告,拟派发现金红利6271.58万元。然而三日后的7月19日,辅仁药业向上交所提交公告称,因公司资金安排原因,无法按照原定计划发放红利。

根据辅仁药业一季度财报显示,辅仁药业货币资金期末余额仍有18.16亿元,身揣18亿元却付不起6271.58万元的现金分红,这一荒唐景象立即吸引上交所注意。

7月24日晚间,辅仁药业回复上交所的问询函给出答案:根据辅仁药业财务提供资料显示,截至7月19日,公司及子公司拥有现金总额1.27亿元,其中受限金额1.23亿元,未受限金额377.87万元。

短短3个月时间,18亿资金不翼而飞,引起监管的关注。

在2018年的华泽钴镍虚假信披案中,证监会2018年8月3日披露,据证监会调查认定,华泽钴镍在2013、2014年度和2015年上半年累计发生向关联方提供资金的关联交易8.9亿元、30.4亿元、14.9亿元,分别占最近一期经审计净资产的84%、258%、106%,截至2015年6月30日关联方资金占用余额达13.3亿元。为掩盖关联方长期占用资金的事实,王涛等人将37.8亿元无效票据入账充当还款。华泽钴镍上述行为涉嫌构成违规披露、不披露重要信息罪,王涛等人涉嫌构成背信损害上市公司利益罪。

华泽钴镍违规披露、不批露重要信息的背后隐藏着上市公司大股东、实际控制人及其关联方资金占用、利益输送等严重违法犯罪行为,集中反映了华泽钴镍公司治理严重缺位、内部管理十分混乱,也反映了市场中介机构在执业过程中独立性缺失、执行业务准则不到位、职业怀疑不足等突出问题。

证监会称已对审计机构瑞华会计师事务所及从业人员进行立案调查,将依法处理。

短短一年时间,连续与3家公司的财务造假牵扯不清,瑞华是时运不济还是这背后另有隐情?

“前世”鹏城余债未了“今生”瑞华麻烦不断

翻阅康得新历年财务报表,追踪溯源,这起财务造假案件实是自瑞华的“前世”鹏城所起。

据康得新年报信息显示,2010年至2011年间,康得新的审计机构为瑞华所前身之一“鹏城所”,在此之后的2012年,康得新的审计机构为国富浩华,2013年起至今,康得新的审计机构均为瑞华所。

值得关注的是,康得新2010年年报中,康得新的签字会计师为卢剑波、刘涛,2011年年报为李洪、刘涛,2012年、2013年两年年报,均为刘涛、孙忠英。从2014年起,上述几人再未为康得新年报签字。

根据证监会所述,2015年至2018年里,康得新虚增利润19亿。这期间,2015年度报告意见类型为标准无保留,签字注册会计师为李海林、江晓;2016年度的审计报告类型为标准无保留,签字注册会计师是江晓、邱志强;2017年度的审计报告意见类型为标准无保留,签字注册会计师是郑龙兴、邱志强;康得新2018年度审计报告由瑞华出具了无法表示意见的审计报告,签字注册会计师为江晓和王之建。

新京报记者通过中国注册会计师协会(下文简称“中注协”)网站查询发现,江晓2007年通过注册会计师考试,最早注册于深圳鹏城,2012年由深圳鹏城所转会至国富浩华深圳分所。而郑龙兴、邱志强、李海林亦均由深圳鹏城转入国富浩华。

国富浩华、鹏城所、瑞华所之间又有怎样的关系?

成立于1992年的鹏城所在迈入新世纪后麻烦连续不断,2001-2003年聚友网络财务造假,2002-2003年金荔科技财务造假,2004年大唐电信财务造假,审计机构均为鹏城所,2008-2010年,鹏城所和六名签字会计师陆续收到来自证监会的罚单。

2011年,绿大地公司财务造假案轰动一时,据悉,其上市前后虚增资产3.37亿元,虚增收入5.47亿元,个别的资产被虚增了18倍之多。

而为其财务造假“出谋划策”的鹏城所,一度成为舆论漩涡,被公众认为可能被撤销的鹏城所2012年7月,却被同意与国富浩华合并。

2013年2月,国富浩华与鹏城所正式合并,两个月后,国富浩华与中瑞岳华重组,成立现在的瑞华会计师事务所。

据目前瑞华所官网显示,瑞华会计师事务所(特殊普通合伙)是由原中瑞岳华和原国富浩华在平等协商基础上于2013年4月联合成立的一家专业化、规模化、国际化的大型会计师事务所,是我国第一批被授予A+H股企业审计资格、第一批完成特殊普通合伙转制的民族品牌专业服务机构,系美国PCAOB(公众公司会计监督委员会)登记机构,业务涉及股票发行与上市、公司改制、企业重组、资本运作、财务咨询、管理咨询、税务咨询等领域。

公开资料显示,事务所现有从业人员9000多名、注册会计师2600名、合伙人320名、全国会计领军人才23名,多人担任财政部、证监会、国资委、中国注册会计师协会等机构的专家委员。

据中注协2018年度业务收入前100家会计师事务所信息公示稿显示,瑞华所2018年共实现业务收入28.79亿元,在全部会计师事务所中排名第6位,仅次于普华永道、德勤安永、安永华明、立信、毕马威;拥有注册会计师2266人次,分所数量40家。

此外,公开数据显示,2018年经瑞华所审计的上市公司年报达317份,审计的货币资金合计超过6100亿元,被出具标准无保留意见的有300家。

新京报记者 张思源 陈鹏 编辑 徐超 校对 卢茜


点击加载更多

    • 一天
    • 一周
    • 一月
       回到PC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