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10-17 14:27:19新京报 记者:朱玥怡 编辑:王宇
原创版权禁止商业转载授权

“隐形大佬”张征宇资本沉浮录

2019-10-17 14:27:19新京报 记者:朱玥怡

在公开媒体报道中,张征宇极少现身。



一连串的股权变动,令“隐形大佬”张征宇再受关注。

 

新京报记者独家获悉,张征宇旗下的恒基伟业和东腾投资发生一系列股权变动。此后,张征宇个人对东腾投资的持股比例已大幅下降。东腾投资为张征宇的重要投资平台,其总投资额据称超100亿元人民币,其在薄膜太阳能领域的投资尤为引人关注,号称“光伏界隐形大佬”。

 

然而,在体量巨大投资的另一面,恒基伟业于2017年被公示为失信被执行人,这一信息至今仍未撤下。

 

在公开媒体报道中,张征宇极少现身,资料显示,张征宇出生于1958年,曾创办四达任职总裁,中关村发展初期与联想、四通、方正等齐名。此后,张征宇进入光伏行业,并担任全国工商联常委,还曾在北京银行担任过十数年董事,但目前已不在列。

 

此外,新京报记者注意到,张征宇旗下的恒基伟业曾接盘上市公司天业通联的一笔资产,但其后标的公司又发生股权变动,恒基伟业退出。

 

10月16日,记者数次致电东腾投资官网电话,按语音提示拨查号号码后显示电话暂时无法接通。记者致电恒基伟业,接电工作人员表示未听说过股权变更事宜,且公司不接受采访。

 

一连串的股权变动

 

工商信息显示,东腾投资集团(下称“东腾投资”)9月下旬接连变更了注册资本和投资人,其中注册资本由29.625亿元增至79.105亿元;投资人方面,新增了股东瑞盛恒通(北京)科技有限公司(下称“瑞盛恒通”)。

 


东腾投资即为原“华丰源投资(北京)有限公司”(下称“华丰源”),于2018年4月更名。

 

目前,东腾投资股权结构为:瑞盛恒通持股47%,深圳前海集田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下称“前海集田”)持股38%,恒基伟业投资发展集团有限公司(下称“恒基伟业”)持股15%。

 

此前,东腾投资由前海集田和恒基伟业两家分别持股38%和62%,其中恒基伟业的出资额自183675万降至118657.5万。

 

新京报记者注意到,东腾投资官网目前介绍称,其主要股东为熟悉国内新能源行业投资和并购的恒基伟业投资发展集团有限公司,以及深圳前海集田投资管理有限公司。

 

作为东腾投资新入股东,工商信息显示,瑞盛恒通经股权穿透后背后为李剑(持股80%)和北京恒基伟业软件技术有限公司(持股20%),其中后者已于今年7月更名为北京恒基伟业科技有限公司,独资股东为欧亚裁决投资有限公司。

 

新京报记者查阅香港公司注册处综合资讯系统结果显示,欧亚裁决投资有限公司已于今年7月更名为恒基伟业通信有限公司(HJWY TECHNOLOGY CO.LIMITED),股权结构不详。

 


至于瑞盛恒通的大股东李剑,新京报记者暂未获悉其具体身份。

 

工商信息显示,恒基伟业监事亦名为李剑;此外,北京恒基伟业通讯产品有限公司亦有一名为李剑的董事。

 

据新京报记者测算,通过上述股权变更,被称为“光伏界隐形大佬”的张征宇对东腾投资的持股已由早前的22.258%下降为最多11.965%(按恒基伟业通信有限公司由张征宇全资持股计算),最少2.565%(按张征宇不持有恒基伟业通信有限公司股份计算)。

 

此外,张征宇已于去年8月卸任恒基伟业法定代表人,且已不再担任执行董事和经理。

 

新京报记者发现,在恒基伟业对东腾投资的持股比例大幅下降的同时,恒基伟业自身的股权结构亦已于近日发生变更。

 

工商资料显示,北京恒盛永利商贸有限公司、北京裕丰新创科技发展有限公司和崔浩珍三名股东近日退出恒基伟业。目前,恒基伟业股权结构为:珠海六星华创太阳能设备有限公司持股47%,李明持股35.9%,张征宇持股17.1%。

 

珠海六星华创太阳能设备有限公司工商信息显示,其股东为王磊和崔浩珍,分别持股70%与30%。

 

王磊与崔浩珍亦与恒基伟业企业矩阵有所关联。记者查询工商资料获悉,王磊在张征宇任法定代表人、恒基伟业投资的一家名为北京至爱宏宇科技有限公司的企业担任监事;崔浩珍在永彬恒基(北京)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任董事,永彬恒基股东之一为北京恒基伟业投资发展有限公司,工商信息显示这即为恒基伟业2013年11月之前所使用的历史名称。

 

这意味着,张征宇对恒基伟业的出资额和持股比例均大幅下降。

 


隐形大佬张征宇是谁?

 

据多家媒体报道,张征宇是隐形大佬,1958年出生,曾创办四达任职总裁,中关村发展初期与联想、四通、方正等齐名。

 

公开报道显示,张征宇在恢复高考的第二年即1978年被北京工学院特殊飞行系录取,1982年大学本科毕业后考入北京航空航天大学攻读硕士,此后又顺利拿下了博士学位。受香港“快译通”启发,1996年,张征宇开始研发一种可随身携带的小电脑,后在1998年创建恒基伟业电子产品公司,并推出第一台PDA,取名“商务通”。

 

中国政协网委员介绍显示,张征宇为全国工商联常委。

 

新京报记者注意到,张征宇曾长期担任北京银行董事,直至2018年12月卸任。

 

据北京银行2007年招股书公布的简历,张征宇2004年6月加入北京银行董事会,是第十一届全国政协委员,于1992年至2001年兼任中国福利企业总公司副总经理、总经理,2003年3月至今任恒基伟业投资发展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

 

据北京银行2017年年报,张征宇未持有该行股份。

 

恒基伟业旗下的东腾投资实力不俗。

 

东腾投资官网介绍显示,公司成立于2015年,已在山东、江苏、四川、湖南、安徽、山西、贵州等地投资多个大型新能源实业项目,总投资额超100亿元人民币;未来5年内,东腾投资拟打造成为具有独特核心竞争力的新能源产业集团。

 

比如在淄博, 2018年9月,东腾投资集团山东淄博公司铜铟镓硒产线柔性薄膜组件顺利通过CQC金太阳认证,获得进入中国市场的准入资格,这也是同行业内国内首家获得此项认证的生产厂家。

 

东腾集团称,此次认证的顺利通过,不仅是山东淄博公司的里程碑事件,也是东腾投资集团发展历程上极具纪念意义的大事件,对于国内光伏行业来说,同样具有重要的历史意义。

 

东腾投资官网一则发布于今年5月的新闻显示,山东省省长龚正考察淄博汉能薄膜太阳能电池项目,该新闻稿称:“山东淄博汉能薄膜太阳能电池项目是山东省新旧动能转换重大项目库储备项目,是国内第一个大规模量产两种世界一流铜铟镓硒薄膜太阳能电池产品的项目,制造工艺技术达到全球最高水平。

 

该报道称,2017年,东腾投资集团通过股权投资收购山东淄博汉能薄膜太阳能有限公司,迈出了快速进入薄膜太阳能产业领域的战略性一步。

 

汉能薄膜在2017年报中透露,华丰源(即东腾投资)在收购淄博汉能股权后,已向该公司注资人民币11亿。

 

近年来,东腾投资不乏大规模投资动作。                         

 

新京报记者通过详查大量工商资料发现,原华丰源除了淄博汉能外,还和汉能方面组建了多家合资企业。

 

比如较早的一个合资项目为绵阳金能移动能源有限公司(简称绵阳金能),其股东为绵阳中睿移动能源产业股权投资中心(有限合伙)(简称绵阳中睿)、华丰源投资(北京)有限公司(去年8月变更为东腾投资)以及绵阳富诚投资集团有限公司等。其中,绵阳中睿为绵阳金能的大股东,其背后股东为绵阳富诚投资集团、华丰源以及汉能移动能源等,绵阳富诚投资集团是其大股东。

 

据绵阳市政府官网显示,绵阳移动能源产业园项目总投资超400亿元。

 

失信风波未了?

 

除了东腾投资外,恒基伟业自身也有不少对外合作。

 

港股上市公司浙江联合投资今年4月公告称,其于今年4月4日与恒基伟业订立意向书,就(其中包括)成立合营公司开发基于第五代无线通信技术(“5G网络技术”)的特别设备而进行可能战略合作。

 

4月15日,浙江联合投资就上述与恒基伟业成立合营公司继续公告称,订约方同意成立合营企业公司,以从事(其中包括)5G网络基站及设备厂房建设、研发及设计5G设备;合营企业公司的注册资本总额将为2000万港元,由浙江联合投资持股51%,恒基伟业持股49%。

 

恒基伟业早年还曾接手天业通联旗下资产。

 

天业通联2014年12月公告显示,公司将持有的秦皇岛森诺科技有限公司100%股权转让给恒基伟业投资发展集团有限公司,转让价款为人民币1500万元。

 

该公告披露的恒基伟业财务数据显示,截至2013年年末,恒基伟业资产总额为61.12亿元,净资产为23.64亿元;2013年度实现营业收入24587.58万元,实现净利润3327.58万元。截至2014年9月30日,恒基伟业资产总额为59.02亿元,净资产为28.73亿元;2014年1-9月实现营业收入20353.30万元,实现净利润346.54万元。

 

记者查询工商信息获悉,恒基伟业已于去年7月退出秦皇岛森诺科技有限公司。

 

一方面是体量巨大的投资,另一方面,恒基伟业自身却名列失信被执行人(俗称老赖)。

 


新京报记者查询最高法失信信息公示平台获悉,恒基伟业在2017年7月和11月曾被上海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新余市渝水区人民法院列为失信被执行人,案号分别为(2017)沪01执839号和(2017)赣0502执2101号,上述失信信息均未被撤下。

 

记者通过裁判文书网查询(2017)赣0502执2101号相关案件,获悉该案涉恒基伟业与新余市辰信典当有限公司借款合同纠纷。江西省新余市中级人民法院2017年10月作出的二审判决为驳回上诉,维持原判,即恒基伟业应于判决发生法律效力之日起十日内清偿辰信公司借款本金400万元,利息265.6万元及从2016年11月1日起按月息2%计算逾期付款利息至借款还清之日止。

 

而据失信信息,恒基伟业就上述生效法律文书确定的义务的履行情况为“全部未履行”,行为具体情形为“有履行能力而拒不履行生效法律文书确定义务”。

 

新京报记者 朱玥怡 赵毅波

编辑 王宇 校对 李世辉

 

 


点击加载更多

    • 一天
    • 一周
    • 一月
       回到PC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