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11-22 20:09:54新京报 记者:梁辰 编辑:王进雨
原创版权禁止商业转载授权

售出考拉,网易又变一家游戏公司?

2019-11-22 20:09:54新京报 记者:梁辰

丁磊曾向新京报记者描绘了一个内容平台的商业模式,在这其中,除了游戏,还有电商、教育、音乐等其他业务构成整个版图。


业绩发布后,网易公司不厌其烦地解释这个季度数据需要去除考拉的影响。由于这项业务在第三季度的10月出售给了阿里巴巴,因此多个数据的年与年比较将不再有意义。网易也对此前分析师给出的收入预期提出质疑,但投资者却认可了分析师的结论,财报发布后的交易股价爆降8%,随后的一个交易日开盘短暂上涨后再次下挫。


这是一个动荡的财务周期。除了出售网易考拉,网易再度隐藏了电商业务的财务状况,不再披露相关财务数据,而是将其写入“创新业务及其他业务”。从占净收入比来看,在线游戏业务营收超过四分之三,由于独立分拆上市完成而单独披露的教育业务则刚刚超过2%。网易甚少公布贡献率低的业务,其2017年第四季度首次披露电商业务时,占比已超过20%。


在财报新闻稿中,网易公司首席执行官兼董事丁磊表示,在线游戏仍然是其业务的基石。如今,网易真的要转向成为一家游戏公司吗?


“失意”的电商业务


2019年乌镇大会期间,丁磊向新京报记者描绘了一个内容平台的商业模式,在这其中,除了游戏,还有电商、教育、音乐等其他业务构成整个版图。电商业务曾经被丁磊最为重视。三年前,丁磊豪言“希望借助电商,用三到五年时间再造一个网易”。


如今一晃三年,跨境电商平台考拉已在2019年出售给阿里巴巴,而自营品牌的严选尚未抢到赛道头部位置,阿里巴巴、京东等群雄并起在这一领域布局。2018年电商业务全年营收为192.35亿元,也没有达到丁磊定下的200亿元目标。


事实上,2016年4月,以原创生活类自营电商定位的严选上线,曾给品牌商和产业链带来巨大震动。其最大特色就是通过代工生产的方式与大品牌的制造商合作,从而剔除品牌溢价和中间商环节,网易则对选品规划有极强的把控能力。以热门的珐琅锅举例,知名品牌双11的售价是2388元,而网易严选宣传同样材质、同样制造商的产品只要268元。


凭借价格的绝对优势,尽管广告直接“碰瓷”品牌商,而且冒着“山寨”的质疑,严选上线首月GMV超过了3000万元,但很快弊端也出现了。严选的SKU虽然快速扩张,但无法与品牌商竞争,而且它仅能满足用户的商品平价化需求,却难以满足全部需求。为了成为不同用户的心头好,网易严选的库存压力不断提升,这对其运营效率有着极强的考验。


2019年4月,前严选总经理柳晓刚在接受外媒采访时表示,严选平均库存周期是90天,而优衣库是83天。其并不承认自身的库存压力巨大,但严选的业务范围远超过优衣库的服装品类,还包括个护清洁、母婴亲子、数码家电等,而且已有数个季度,网易都提出要对电商业务的运营效率进行管理。


目前来看,管理的最外化显示就是裁员,年初至今多次传出严选裁员的消息,但官方都以正常人员调整回应。10月,网易宣布曾负责无线事业部的老将梁钧接管严选,对柳晓刚的离职原因只解释为个人原因。


不仅如此,无论考拉,还是严选,因商业模式的原因,网易在经营过程中都投入了巨大的成本,一直挤压着网易的利润。剔除考拉后,网易公布其第三季度非美国通用会计准则下归属于股东的来自持续经营的净利润为47.260亿元人民币。因为无法计算年与年比较,丁磊在财报中披露,这一数字同比增长约74%。这其中固然有优化的成果,但砍掉部分业务不失为一次断臂自救的举措。


难变现的双子星:教育与音乐


与考拉“出嫁”阿里的风光不同,2019年11月8日披露的一份公告则要低调得多。平治信息(300571.SZ)与网易等三方签署了一份《股权及资产收购备忘录》,网易云阅读业务全部资产和网易文漫100%的股权是这场交易的标的,总价1.5亿元人民币。在这之前,2018年底,网易还曾将网易漫画主要资产出售给了视频网站哔哩哔哩。


网易在甩掉一系列业绩欠佳,并未体现在财报中的业务。这还包括停止网易薄荷,其服务器上所有图片、视频等数据皆被清空,而网易理财亦发布公告下线所有产品。严冬之下,仍被看好的业务只有有道和网易云音乐。但这两个业务都有一个特点,就是没那么快来钱。


10月25日,在纽交所挂牌交易的有道是网易率先拆出单独上市的业务。上市前丁磊曾反问新京报记者,“教育是非常值得做的事情。为什么听课不能像听郭德纲相声一样,那么津津有味” 。在丁磊看来,中国在线教育模式(网课模式)三四年后一定会扩展到中国市场,而随着设备扩展至VR,教育会产生更多的商业场景。


但对于投资者来说,有道的商业模式是否成熟,是否存在盈利的机会,能否为股东创造价值更为关键。上市前夜,有道被曝出裁员,官方称为提升公司整体效率,但投资者用手投票,开盘即遭遇破发,股价下跌19%,市值仅为3亿美元。


由于单独上市,财报更加无法掩饰有道业务净亏损不断扩大的事实。11月21日披露的上市后首份财报显示,虽然净收入同比增长98%达3.459亿元人民币,但非美国通用会计准则下归属于普通股股东的净亏损为2.388亿元人民币,而2018年同期为7500万元人民币。净亏损进一步扩大。


这是一个行业通病,即周期长、来钱慢,拥挤的K12赛道更是一场持久战。上半年,对在线教育上市公司筛查即可发现,实现盈利者屈指可数,同时,销售费用率则不断上升,券商安信证券研报给出的范围是40%至50%的区间。有道在这一领域尚处于市场开拓阶段,盈利能力有待提高。


反观音乐业务,网易也面临困境。腾讯通过高达85%的独家版权占有大量市场和用户,而其四款产品满足用户听歌和在线K歌的需求。过去一年左右,网易云音乐先后获得了百度和阿里巴巴的投资。但2019年11月初,广东省深圳前海合作区人民法院的一则判决则继续暴露了网易云音乐在版权上的弱势。历时一年半,腾讯起诉网易侵害录音录像制作者权纠纷一案审理终结。法院判决网易赔偿腾讯经济损失,并负担案件受理费用。


在第三季度财报分析师电话会上,网易高层提出要将网易云音乐变现,而方式则是利用7月底恢复上线后推出的UGC(用户创造内容)平台。目前来看,这个业务的收入仍来自于订阅、广告和实时流媒体。网易虽然披露第三季度创下新的收入纪录,但并未披露具体的数据。


与此同时,网易云音乐也不得不面对短视频平台的冲击。用户获取音乐服务的渠道正变得更加多元化。丁磊也观察到短视频的发展对音乐发展的正向推动作用,但他认为这只是一种推广方式。


百亿游戏狂欢背后之殇


回归游戏业务本身,网易披露季度净收入为115.348亿元,已经连续六个季度保持百亿应收的规模。按照网易披露的信息,这个季度既有在中国市场推出的《量子特攻》、《轩辕剑龙舞云山》和《花与剑》等新游戏,又有《梦幻西游》、《魔兽世界》等老游戏的更新,还有《荒野行动》和《第五人格》在日本市场iOS排行榜表现优异的游戏,更有《哈利波特:魔法觉醒》、《阴阳师:百闻牌》等即将上市的产品。


这样的相继布局看起来构筑了十分强健的产品阵列,但网易游戏的收入却在最近几个季度增速不断下滑。从2018年第四季度开始,这种趋势就十分明显,已从当时的同比增速37.7%下降至本季度的11.5%。这其中固然有此前版号停批的直接冲击,因为如果没有版号就无法进行变现,另一方面国内市场开发已接近饱和,GameLook报告,国内游戏产业的用户规模同比增速由一季度的1.7%降至三季度的1.0%,天花板效应逐渐显现。


事实上,三季度的狂欢更多来自于老游戏“复苏”。网易经典原创作品《梦幻西游》从16年前的2003年首次上线以来,创造了另一个季度新高,原因是其在8月为端游和手游版本上线了全新的角色,并发布了新的扩展包。2015年上线的手游版本也创造了新的纪录。对于这个经典IP,丁磊称其将在12月上旬推出3D版本。


与此同时,网易代理运营的《魔兽世界》推出了经典怀旧服受到欢迎,带动了收入和用户数同比和环比的增长;《率土之滨》和《阴阳师》也因为周年纪念日再次冲上iOS排行榜总榜前列;《明日之后》则在大幅修改并引入一系列新主题和玩法后,推动了活跃用户数和收入的增长。


国金证券传媒与互联网研究团队曾撰文称,《阴阳师》的未老先衰,折射了网易产品和运营的基本问题。2017年初,《阴阳师》曾与腾讯的《王者荣耀》旗鼓相当,轮流占据畅销榜首位。彼时,双方弹药充足,网易甚至占优,其主力产品稳定性和持久性都高于腾讯。但《阴阳师》跌出排行榜后,又遭遇了游戏Bug和副本玩法不友好等运营问题。老游戏虽然在随后撑起排行榜,但新游戏《决战!平安京》和《非人学园》等游戏未能成为新的爆款。


不过,目前来看,网易海外化的扩张中,在日本市场已打开一道口子。上述国金证券的分析师称,其通过质量不错的产品以及没犯大错的运营获得了玩家的认可,但是日本市场玩家接受的游戏类型有限。也就是说,网易急需扩大布局,寻求新的品类变现,并且要抢在竞争对手之前。可见的是,腾讯已在海外上线的游戏月下载量破亿。


网易首席财务官杨昭烜披露,第三季度网易的海外营收占比仅为10%左右。11月14日,网易的海外首个工作室落地加拿大蒙特利尔,负责人表示,这个工作室将帮助网易制作可以在全球销售的游戏。


回顾2019年第三季度,虽然尚未到总结网易全年表现的最佳时机,但随着多个业务的调整和财报数据披露规则的变化。未来一年,网易的真实表现或将更加扑朔迷离。


新京报记者 梁辰 编辑 王进雨 校对 柳宝庆 

点击加载更多

    • 一天
    • 一周
    • 一月
       回到PC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