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4-01 17:08:56新京报 记者:肖玮 编辑:孙勇
原创版权禁止商业转载授权

钱去哪儿了?细数上市公司的巨款“悬案”

2020-04-01 17:08:56新京报 记者:肖玮

不翼而飞?记错账了?上市公司丢钱哪家强?

1.5亿存款不翼而飞,5年多后仅追回2000多万元。近日,上市公司泸州老窖披露了这笔资金悬案的最新情况,最高人民法院维持一审判决,对于公司通过刑事执行程序不能追回的损失,由农业银行一方承担60%的赔偿责任,其余损失由公司自行承担。

  

值得注意的是,上市公司巨款丢失一直都有“前科”,时间远一点的有东北高速、闽东电力等,近一点的则有辅仁药业、康美药业、科迪乳业、康得新等,丢失的原因也是五花八门。

  

“钱到用时方知余额不足”

  

6年前,泸州老窖股份有限公司(证券简称:泸州老窖000568)的财务人员在转款时被银行告知1.5亿没了。

  

2013年4月15日,泸州老窖与中国农业银行长沙迎新支行(下称“农行迎新支行”)签订存款协议。随后,泸州老窖先后分四次在该行存款合计2亿元;2014年4月,泸州老窖转回5000万元存款,并于当年9月打算转回剩余的1.5亿元存款,但在转款时却被农行迎新支行告知:公司账户上已无该笔资金,不能按时划转。

  

今年3月24日,泸州老窖披露公告显示,最高人民法院维持一审判决,对于公司通过刑事执行程序不能追回的损失,由农业银行一方承担60%的赔偿责任,其余损失由公司自行承担。截至公告日,泸州老窖收回长沙存款案涉及合同纠纷款项2023.99万元。截至发稿,其暂未披露最新进展。

  

某国内银行总行资深风控人员对新京报记者表示:“对公开户时,会预留一套财务印章,后续支取时,就是凭印章支取,有时候,有些银行会支持密码器,就是开户时,给账户加挂一个密码器,后续支付时还需要提供密码。”

  

有的上市公司则是在还银行贷款进行资金划转时出了“幺蛾子”。

  

在东北高速公路股份有限公司(下称“东北高速”)分立为吉林高速和龙江交通两家公司上市前,其曾作为独立主体在上交所主板上市交易。2005年1月,东北高速存款出现“黑天鹅”,这一事件正好发生在交通银行长春分行(下称“交行长春分行”)要求其偿还贷款期间。

  

彼时,东北高速披露公告称,2004年9月28日,交行长春分行向吉林省高级人民法院起诉东北高速,要求其偿还2004年9月8日到期的1亿元贷款中尚未偿还的5678万元,并为保证其贷款安全,要求未到期的1.5亿元贷款也一并提前偿还。

  

当时,吉林省高级人民法院查封了东北高速在中国银行哈尔滨分行河松街支行(下称“河松支行”)的两个账户中的2.12亿元。这期间,东北高速偿还了交行长春分行已到期的5678万元本金及所有利息,未到期的1.5亿元贷款未偿还。

  

2004年12月21日,问题发生了,河松支行向吉林省高级人民法院出具了内容为“你院字第26号扣划通知书收悉,关于东北高速公路股份有限公司在我行的账户存款15000万元,已扣划至交行长春分行”的回执书,但交行长春分行直至2004年12月31日仍未收到该笔款项。

  

东北高速表示,公司账面显示,截至2004年12月31日,该两账户应有存款余额约2.93亿元,其中包含应扣划至交行长春分行的1.5亿元。

  

随后,东北高速领导和财务部经理、出纳员去河松支行对账,河松支行出具了公司截至2004年12月31日的银行对账单,结果显示,公司两个账户的余额分别为4.32万元和2.99万元,其余存款去向不明。

  

“账上显示有很多,却用不了”

  

还有一种情况是,财报账上货币资金十多亿甚至上百亿,但却“无法使用”。

  

去年7月24日,辅仁药业集团制药股份有限公司(证券简称:ST辅仁 600781)宣布无法派发约6272万元的现金红利,彼时,辅仁药业表示,公司对子公司有关账户进行资金归集,董事长暨实际控制人也在积极以多种途径筹措资金,因公司流动性原因,相关资金仍未准备充足。

  

公告显示,公司经营有一定的流动性困难。公司一季度末实际资金及至今资金变动、流向情况还需进一步核实,公司将深入自查,待核实后及时公告。

  

让投资者不解的是,辅仁药业2019年一季度财报显示账上货币资金达18.16亿元,却无法派发6272万元现金红利,而在一季度后,辅仁药业账上货币资金余额呈急速递减之势,其2019年半年报、三季报分别为1.34亿元和8277万元。

  

去年7月27日,辅仁药业发布公告,公司被证监会立案调查;同年12月25日,上交所通报,决定对辅仁药业、控股股东辅仁药业集团有限公司(下称“辅仁集团”)及其关联方辅仁科技控股(北京)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下称“辅仁科技”)、河南省宋河酒业股份有限公司(下称“宋河股份”)、河南省宋河酒实业有限公司(下称“宋河实业”)和有关责任人予以纪律处分。

  

据上交所通报,辅仁药业多次与控股股东及关联方发生巨额非经营性资金占用。2019年8月31日,辅仁药业2019年半年度报告显示,公司向控股股东辅仁集团、间接控股股东辅仁科技及辅仁集团下属公司宋河股份、宋河实业等关联方提供借款余额16.36亿元。相关关联债权债务为临时借款,并无实际业务背景,构成非经营性资金占用,占公司2018年度经审计净资产的30.29%。

  

相似情况的还有科迪乳业。

  

去年8月17日,河南科迪乳业股份有限公司(证券简称:科迪乳业 002770)披露公告称,因涉嫌违规违法,证监会决定对公司立案调查,而在这半个月前,科迪乳业曾被爆出“拖欠奶农1.4亿账款”的消息。

  

随后,科迪乳业针对奶农欠款一事回复称,公司应付奶款合计为1.13亿元,2个月内正常奶款为7200万元,其余4100万元为到期未付。然而,2019年一季报显示,科迪乳业账上货币资金高达17.7亿元。账户上有巨额资金,却无法支付4100万元的奶农欠款。

  

另外一起则是康得新账上的122亿存款。

  

去年4月,康得新复合材料集团股份有限公司(证券简称:*ST康得新 002450)时任三位独立董事杨光裕、张述华和陈东,公开提出对公司2018年年报的异议。其表示,康得新及其子公司账面显示其在北京银行西单支行的存款余额共计逾122亿元,对此强烈质疑,原因是这笔存款既不能用于支付也无法执行,并且北京银行西单支行曾经口头回复“可用余额为零”,注册会计师就此笔存款向北京银行西单支行发出询证函,对方至今没有回复。

  

122亿存款去哪儿了?这单“悬案”至今未彻底解开,而在去年7月,证监会下发《行政处罚事先告知书》显示,康得新存在虚增利润总额119亿元、未在年度报告中披露控股股东非经营性占用资金的关联交易情况等多项违法违规事实。

  

其中,康得新大股东康得集团利用与北京银行西单支行签订的《现金管理服务协议》,分别于2014年至2018年非经营性占用康得新资金65.23亿元、58.37亿元、76.72亿元、171.50亿元和159.31亿元。

  

“不好意思,会计出错了”

  

上市公司巨款的丢失,还有一种情况,那就是“记错账”了。

  

去年,康美药业股份有限公司(证券简称:ST康美 600518)因为“中药材”入账问题在市场上闹出轩然大波。去年4月30日,康美药业披露前期会计差错更正公告显示,在2017年年报中,因核算账户资金时存在错误,货币资金多计金额299.44亿元,康美药业期末的货币资金从调整前的341.5亿元,减少至42亿元。

  

一个会计差错,导致近300亿“突然消失”,这恐怕会让投资者一时很难接受。

  

5月17日,证监会新闻发言人常德鹏表示,初步查明,康美药业披露的2016年至2018年财务报告存在重大虚假,涉嫌使用虚假银行单据虚增存款、通过伪造业务凭证进行收入造假、部分资金转入关联方账户买卖公司股票。

  

而中药材项目则成了这次“事故”的主角。康美药业在去年5月回复问询函时表示,公司2017年收购中药材时款项未经审核已作支付且未入账,本次更正主要是调整入账已支付采购款但未纳入存货管理的中药材,调增存货183.43亿元及相应调减货币资金。

  

另外一起则涉及到“文件格式转换”。

  

2004年,福建闽东电力股份有限公司(证券简称:闽东电力000993)披露公告称,由于工作疏忽,在编制公司2004年第三季度报告的过程中,财务报表部分在文件格式转换上传至巨潮网站时出现错误,资产负债表中的货币资金期末合并数等科目与原数据不符,造成报告显示的数据中所有流动资产各项目进行相加后与公司流动资产总额之间相差4亿元。

  

其中,货币资金期末合并数少记1亿元,应由7430.46万元变更为17430.46万元。

  

新京报记者 肖玮 李云琦 编辑 孙勇 校对 李世辉

记者联系邮箱:xiaowei@xjbnews.com

点击加载更多

    • 一天
    • 一周
    • 一月
       回到PC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