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5-27 08:24:58新京报 记者:阎侠 编辑:李薇佳
原创版权禁止商业转载授权

保千里走到终点,庄敏依旧失联

2020-05-27 08:24:58新京报 记者:阎侠


5月26日,是保千里在A股的最后一个交易日。

截至收盘,保千里股价为0.17元/股,单日跌幅为5.56%,对应的总市值为4.14亿元。退市整理期届满后的五个交易日内,上海证券交易所将对保千里的股票予以摘牌,保千里股票终止上市。

截至2020年3月末,保千里的股东户数为92833户。

从借壳成功,到遗憾退市,保千里在A股的这五年经历丰富,时至今日,保千里依然债务压顶、诉讼缠身,另一方面,庄敏去哪里了,这一疑问也在等待解答。

借壳上市时便因造假被处罚,保千里曾起诉原实控人庄敏

2015年,保千里成功借壳上市,一度风光无限,股价最高时逼近30元/股,总市值超过了674亿元。

保千里的主营业务为电子视像产品的研发、设计、生产与销售,产品应用领域广泛。

借壳上市第一年,保千里业绩亮眼,营收净利同比双增,到了第二年,其主营业务收入快速增长。

然而,繁盛之下暗藏危机,2016年12月27日,保千里收到证监会《调查通知书》,保千里涉嫌信息披露违法违规,而彼时的保千里表示:“尚不清楚涉及调查事项的具体范围、具体发生时间、调查事项具体类型及事项影响程度。”

这一调查便是半年多的时间。2017年8月11日,保千里及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庄敏及其一致行动人陈海昌、庄明、蒋俊杰收到中国证监会《行政处罚决定书》。

调查显示,庄敏及其一致行动人陈海昌、庄明、蒋俊杰在收购中达股份过程中,向评估机构提供虚假协议致使保千里电子评估值虚增,损害被收购公司中达股份及其股东的合法权益。

最终,保千里被罚款40万元、庄敏被罚款60万元,其他相关责任人员也被处以不同额度的罚款。

重组上市时造假一事被揭发后,保千里便风波不断。

先是在2017年9月,保千里及下属公司部分资金及房产被银行冻结。

同年10月16日,保千里发布公告称,庄敏持有的上市公司限售股854866093股(占上市公司总股本的35.07%),被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执行司法冻结。

不久后,保千里还上演了上市公司起诉实控人的大戏。据悉,保千里的诉讼请求是:判令注销公司因庄敏四人在收购上市公司过程中提供虚假协议导致公司向四被告多发行的12895.75万股公司股票。

一审判决为,判令庄敏四人赔偿公司损失27338.99万元。目前被起诉股东已上诉,一审判决尚未生效。

保千里梦碎A股,负债合计逾60亿元

危机愈演愈烈,开始影响到上市公司的正常经营。

2017年12月1日,保千里发布公告称,由于公司近年来在庄敏主导下过度投资,且公司及下属公司部分资金被银行冻结、提前还款,到期贷款难以续贷,公司出现流动性风险和经营风险,致使部分银行贷款未能如期偿还或续贷,到期承兑汇票未能按期兑付。

截至2018年3月2日,保千里及下属子公司到期未清偿债务总额约132879.38万元,占上市公司2016年度经审计净资产的30.37%。

仅仅一年的时间,保千里便走上了净资产为负、披星戴帽的道路。

后来,有债权人以“保千里不能清偿到期债务且资产不足以清偿全部债务,存在明显缺乏清偿能力的风险为由,向法院申请对保千里进行重整。”不过,这个申请又在一年半之后,被该债权人撤回。

此时,保千里的股票已经被暂停上市。

暂停上市不满一年,2020年4月1日,保千里收到上海证券交易所《关于对江苏保千里视像科技集团股份有限公司股票终止上市的决定》。

因2017年、2018年连续两年期末净资产为负值和连续两个会计年度财务会计报告被会计师事务所出具无法表示意见的审计报告,保千里的股票自2019年5月24日起暂停上市。2020年3月13日,保千里披露了经审计的2019年年度报告,2019年度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9.32亿元,2019年末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资产为-59.79亿元。中审华会计师事务所对公司2019年度财务会计报告出具了无法表示意见的审计报告。

截至2020年第一季度末,保千里的总资产约为5.97亿元,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资产约为-60.44亿元,负债合计约为65.66亿元。

证监会仍在调查庄敏

保千里高光时刻的总市值曾突破674亿,而后债务逾期,业绩一蹶不振,直到告别A股的过程中,有一个名字不能忽视,庄敏。

庄敏出生于1968年,本科学历,曾任职广东省卫生防疫站、广东保千里电子技术有限公司、深圳中鹏保投资有限公司。

保千里上市后,庄敏成为上市公司的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董事长。2017年8月,庄敏因个人原因申请辞去保千里第七届董事会董事长、董事、董事会战略委员会召集人及董事会提名委员会委员职务。

最新公告显示,保千里目前不存在控股股东及实际控制人。

辞去董事长等职务不久,2017年12月25日,保千里在公告中说过这样一句话:“由于原实际控制人庄敏长期未能回到公司,且仅与公司董事长鹿鹏进行单线单向联系,而且从未向董事长鹿鹏表达过明确归期,因此公司不排除庄敏未来可能失联。”

2019年4月24日,保千里称:“公司与庄敏一直处于失联状态。公司通过庄敏原留存的多种联系方式进行发函问询,截至目前,未获其回复。”

在2019年年度报告中,保千里表示:2017年底,受原实际控制人庄敏涉嫌侵害公司利益事件影响,加之其主导对外投资过度等原因影响,公司面临一系列重大风险,陷入财务及经营危机。

“保千里公司前实际控制人、前董事长庄敏前期主导的对外投资、付款、关联交易等问题,涉嫌舞弊,庄敏失联至今,证监会于2017年12月因庄敏涉嫌信息披露违规违法对其进行立案调查,截至审计报告日,尚无最终结果。” 保千里称。

庄敏对保千里的影响不仅如此,“目前,庄敏的股份已经基本全部被质押,且因股权纠纷等原因全部被司法冻结及司法轮候冻结。保千里不排除庄敏股份因其股权纠纷等原因被继续划转,导致公司股权更加分散。”

保千里在2019年年度报告中提到,公司管理层在做好退市工作的同时,将积极处置历史遗留问题,争取使公司重获新生,其中包括“争取获得监管机构协助,尽早促成公安机关对原控股股东庄敏涉嫌侵占公司利益问题立案侦查,确认违法事实,追究违法责任,以挽回公司损失。”

新京报记者 阎侠 编辑 李薇佳 校对 张彦君

点击加载更多

    • 一天
    • 一周
    • 一月
       回到PC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