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9-12 02:31:28新京报
原创版权禁止商业转载授权

莲花健康沉重转型:背负债务难喘气

2017-09-12 02:31:28新京报


2011—2016年,莲花健康营收连续6年下降。 图/视觉中国


数据来源:莲花健康年报

  老牌味精企业莲花健康上半年亏损6029万元,身陷高额负债与合同纠纷,转型前景尚不明朗

  半年亏损6029万元,莲花健康近期公布的2017年中报业绩让这个昔日的味精行业“老大”再次走进公众视野。

  上世纪90年代,莲花味精市场占有率曾稳居第一,但近6年来其营收持续下滑。产能落后、债务包袱、转型迟暮加之行业衰退,使这一老牌国企早已今不如昔。新股东2014年底对莲花味精进行资产重组,2015年底宣布进军智慧农业与大健康领域以扭转业绩颓势,但效果并不明显。业内认为,莲花健康背负的债务包袱很难在短时间内改善,在行业趋于“专”的时候,其选择多元化发展未免让人担忧。

  

  6年营收减少近10亿元

  8月30日,莲花健康发布2017年半年报,尽管其营收同比增长1.67%,至8.87亿元,但亏损达6029万元。莲花健康未对亏损原因作出明确解释。

  新京报记者自9月8日起多次联系莲花健康,但截至发稿尚未收到回复。

  中国食品产业分析师朱丹蓬认为,莲花健康亏损主要有两个原因。一方面是资产重组之后莲花健康包袱较重;另一方面,味精行业整体竞争白热化,由于家庭消费味精较少,莲花味精主打餐饮企业及企事业单位,这就导致其价格过低,毛利也偏低。一旦竞争激烈或促销力度稍大,很容易造成亏损。

  公开资料显示,莲花健康前身是成立于1983年的河南莲花味精股份有限公司。上世纪90年代,莲花味精曾是河南省的一张工业名片。1998年莲花味精上市,当时在国内家庭消费市场的占有率超过40%,占全国味精出口总量的80%以上,稳居全国第一。

  然而近年来,莲花味精的日子却并不好过。2011-2016年,莲花健康营业收入从27.6亿元逐年下降至17.7亿元;2011年、2013年、2015年分别亏损4.59亿元、3.29亿元、5.08亿元。2012年、2014年、2016年净利分别为3657万元、2387万元、6525万元,盈利额不足以弥补亏损额。

  值得注意的是,6年来,莲花健康主营业务味精的收入呈下降趋势。2011年,其味精收入为20.23亿元,占营收比重为73.38%。而到了2016年,其味精营收已降至12亿元,占营收比重为67.9%。

  与之相比,同样是味精生产企业的阜丰集团和梅花生物却实现了营收、利润双增长。2017年上半年,阜丰集团净利6.42亿元,同比增长83.4%;梅花生物净利6.2亿元,同比增长53.43%。而在2011-2016年,阜丰集团营业额从83.99亿元增至118.03亿元,净利从6.04亿元增至10.92亿元;梅花生物营收从68.7亿元增长至110.93亿元,净利则由7.2亿元增至10.4亿元。

  债务包袱重压老牌国企

  今年5月,上交所就莲花健康2016年年报中的负债率高达98.56%、期末预计负债金额达2389.14万元及公司主营业务持续亏损等问题提出问询。

  莲花健康对此回应称,其主营业务连年亏损主要深受资金和债务影响。2002-2004年,由于大规模技术改造、环保治理的大量投入和对外投资的失败,造成莲花健康资金链断裂,全部银行贷款逾期偿还,截至2017年5月仍有部分逾期贷款无力偿还,以致无法通过正常渠道融资。

  此外,莲花健康面临资金不足带来的设备超期服役、工艺落后、自动化水平较低、技术更新缓慢等问题,导致其生产效率低下、产品成本过高。其销售收入来源仍是10多年前的产品组合,在低价的市场竞争中处于被动局面。

  莲花健康的负债率及其贷款合同纠纷等也证明了以上说法。

  2011年,莲花健康的资产负债率为71.03%,此后继续上升。2016年,莲花健康总负债已达20.46亿元,资产负债率达到98.56%。而截至2017年6月30日,莲花健康的资产负债率已高达102.12%。

  按照业内人士说法,上市公司的资产负债率若超过70%则显示出危机,超过100%则代表公司已开始资不抵债。

  负债高企的同时,莲花健康还深陷多起借款合同纠纷。2017年半年报显示,莲花健康及其子公司因借款或借款担保陷入的合同纠纷共有7起,涉及金额近3.2亿元。其中,上海浦东发展银行因借款担保合同纠纷控告莲花健康,涉案金额2.2亿元;项城市农村信用社联社因借款合同纠纷控告莲花健康、莲花集团及佳能热电,涉案金额为4300万元。

  同时,受淘汰落后产能及2013年整体搬迁等因素影响,莲花健康目前有近4000人未能正常上班,但公司仍要负担其社保和基本生活补助,造成管理费用上升。自2007年起,莲花健康的管理费用从此前的6000万元左右一路上升到1亿元以上。其中2015年管理费用最高,达1.89亿元。

  莲花健康员工王某向新京报记者证实,“莲花味精效益不好,成本高,下岗工人每月要补助400元生活费。”

  事实上,早在2009年,河南省国有农业政策性投资机构——河南省农业综合开发公司成为莲花味精控股股东,对其进行资产重组和整改,但并未解决莲花味精的债务和资金问题。

  转型大健康产业前途未卜

  由于产能过剩、环保压力大,加之“味精有害”非科学观念影响、鸡精鸡粉的冲击,味精行业于2007年、2013年迎来两次大洗牌,原来的200多家企业如今仅剩十余家,沈阳老牌红梅味精已于2014年宣告破产。

  面对行业态势,早在2009年,阜丰集团在味精业务之外开始发展黄原胶业务,2015年已跻身世界最大黄原胶生产商之列。梅花生物则大力发展氨基酸业务,完善发酵行业从上游到化工的产业链,并涉足生物制药等领域。目前,两家企业已发展成味精行业的龙头企业。

  相比之下,莲花健康的改革却相对滞后。2014年10月,睿康投资、上海颢曦投资、天安科技签署一致行动协议,共同持有莲花味精11.92%股份,成为新的控股方。2015年11月,莲花味精公布未来5年将全面进军智慧农业和大健康产业领域。2016年初,莲花味精更名为莲花健康。

  2016年,为拓展大健康领域相关业务,莲花健康注册成立了前海莲花、莲花农业、智慧肥业、莲花优品等多家下属控股或独资公司。

  此外,莲花健康宣布计划募集资金31亿元,除发展上述新业务外,还用于扩大味精产能。但就目前来看,莲花健康正在建设的复合调味品生产线、味精生产设备升级改造等资金均来源于自筹。

  对于莲花味精提出的转型方式,业内看法不一。有业内人士认为,通过并购整合莲花健康,睿康投资可以实践自己的智慧新经济理念,将智慧农业和大健康产业做大做强,贯通产业链条。

  朱丹蓬则不太看好莲花新的转型思路。首先,莲花目前背负的包袱很难在短时间内改善。另一方面,味精是重资产型行业,高度集中,未来市场主要是大企业竞争,小企业做不好只能被并购。“莲花味精从模式创新、产品升级等方面发力比较稳妥。”

  河南九鼎德盛投资顾问有限公司董事长张保盈也曾公开表示,从技术和理论角度,莲花味精转向健康产业和智慧农业方面无可厚非。但在行业趋于“专”的时候,莲花味精选择多元化发展未免让人有些担忧。

  本版采写/新京报记者 张晓荣

点击加载更多
  • 一天
  • 一周
  • 一月
     回到PC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