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12-09 17:53:34新京报 记者:张晓兰 编辑:武新
原创版权禁止商业转载授权

“会展大王”邓鸿第三次创业 会展、文旅如何突围?

2019-12-09 17:53:34新京报 记者:张晓兰

时隔一个星期,“会展大王”邓鸿再次走入媒体聚光灯下。这一次,邓鸿的角色定位有了些许变化:作为融创附属控股公司的高管,现身融创中国康养品牌发布会现场,为其康养、文旅项目站台。

 

时隔一个星期,“会展大王”邓鸿现身融创中国康养品牌发布会现场,为其康养、文旅项目站台。


为融创文旅、康养站台

 

看得出来,对于此次并购后,来自政府、金融机构、媒体等层面的反馈,邓鸿都较为满意。他再次重申,双方合作跟谈恋爱一样,“一见钟情”“双方的基因与气味无法摆脱,其他人没有机会”。

 

在此基础上,他再次肯定了孙宏斌本人及融创这家企业。首先,在他看来,他跟孙宏斌双方作为企业家的格局相同,面向未来,对产业布局等重大问题上的看法相似,也有共同、清晰的战略目标,即把环球融创会展文旅集团环融平台做大,不仅让该资产包产生较好的经济价值,也更为看重,双方联手优势互补后产生迭代的效应。

 

其次,他也认可融创在品牌、资金实力和团队能力方面的优势。他称“融创是个巨无霸,以地产为核心,辐射与人们生活相关的领域,形成巨大的线下平台。”在这一平台内,他认为融创作为平台的构架者,其核心竞争力在于,能把优秀的公司、人才、资金吸引过来。

 

邓鸿表示,30多年来,他一直有个梦想:做线下的平台。而他以前所做的,是单个项目的操作模式在做,基于此,在他看来,将以前他所做的项目加入融创大平台后,可有更大的发展与用武之地。

 

吉林省会展业协会副会长李中闯认可地产与会展结合的发展路径。在他看来,这体现了资本为王的商业扩容特征,是企业产业链条整合运营的典型模式。

 

实际上,会展属于平台产业,也是产业黏性最大的产业形式,可以与任何产业无缝对接,行成产业会展。会展业三个特点:资源整合性、产业拉动性、效益综合性。

 

不过,会展不会孤立存在,必须依托和嫁接相关产业门类,如一产、二产和三产,现在又有新兴服务贸易业、高科技信息产业等新业态。因此,李中闯指出,会展是传统产业营销模式的必要补充,也是传统商业产业链的有效延伸和必然趋势,该收购和业务拓展,便是其中的一种发展战略。

 

“会展大王”

 

在成都,很多人知道邓鸿的名字,但很少有人认识他。甚至在会展圈,媒体也很少能有机会采访到他。通过公开资料及邓鸿自述,新京报记者大致整理了“会展大王”的商业发展路径。

 

邓鸿于1986年下海开始经商,1989年作为最早一批开发商进入房地产业务;1995年,携资从美国回国,以14亿元投资建设成都国际会展中心,还在附近投资建设了五星级酒店、餐馆以及商场,由此开始切入会展旅游业;1999年投资1.5亿元,建设亚洲最大艺术场馆之一的成都现代艺术馆;2001年开始,投资建设九寨天堂国际会议度假中心;随后,相继建设成都新国际会展中心、亚洲最大单体建筑环球中心等项目……

 

彼时,成都正力推会展经济。德国慕尼黑展览公司总裁门图特曾说:“如果在一个城市开一次国际会议,就好比有一架飞机在城市上空撒钱。”这种说法或许有些夸张,但在会展业普遍流传着这样一个结论:会展业具有1:9的产业带动效应。如果会展业的直接收入是1,其对交通、旅游、餐饮、住宿等相关产业的带动收入是9。基于此,会展业成为各地政府部门高度关注的议题。

 

成都也不例外。自2003年提出建设面向国际的“会展之都”的发展目标后,成都会展业便进入迅速发展时期,并不断动用大手笔完善硬件设施。2008年,中国贸促会将成都列为继北京、上海、广州之后,与大连一起,并称为“中国五大会展中心城市”。2010年,成都会展业发展办公室更名为成都市博览局,成为主管全市会展业发展的政府机构。

 

在此背景下,邓鸿名下的会展中心每年承办众多国内外展会,成为成都会展走向“会展之都”的强劲动力。据媒体报道,2004年,邓鸿被成都市政府授予“建设成都杰出贡献奖”,获奖理由是:“从1997至2004年,为成都带来240亿元直接经济收入”。据统计,7年间,成都国际会展中心共举办大小展览、会议1900多个。

 

在会展业内人士看来,邓鸿较为厉害的地方在于其运营旅游、会展的思维和能力,即借助会展中心,带动吃、住、行、娱乐等一系列配套,由此搭上文旅这一概念。而这是除大量土地储备外,吸引孙宏斌的又一大原因,用孙宏斌的原话便是“收购了一个老板,这个老板有情怀,有水平。”

 

不过,也有业内人士认为,邓鸿凭借文旅概念在全国范围内虽打造了不少知名项目,但公司的变现与盈利能力,与庞大的土地储备并不匹配。

 

资料显示,与融创达成此番交易的标的公司环球世纪和时代环球,虽拥有已确权土地储备2300万平方米以及未确权土地3500万平方米。但2019年前8个月,环球世纪营收14.81亿元,净利润5.03亿元;而时代环球营业收入1.67亿元,净利润-560.73万元。

 

值得一提的是,2013年后,邓鸿经历了一系列变动。两年后,沉寂多时的他再次成为媒体关注焦点。2016年,云南城投集团先后通过转让和增资一跃成为成都会展大股东,控股51%。2017年11月,云南城投拟以发行股份及支付现金向云南城投集团、邓鸿、赵凯、刘杨、尹红、邹全、柳林购买合计持有的环球世纪100%股权。这桩交易,最终还是无疾而终。

 

两个10万亿市场的机遇与挑战

 

在经历一系列商业沉浮以及与云南城投两年的并购拉锯战后,邓鸿为自己的商业王国寻找了融创这一大股东。

 

11月27日,融创中国斥资153亿元从云南城投集团手中购得环球世纪及时代环球各51%股权,交易完成后,环球世纪及时代环球将成为融创中国的间接附属公司,更名重组为环球融创会展文旅集团。

 

“孙宏斌正大力发展文旅板块,并且也是个具有理想主义色彩的企业家,说白了就是,两个人都有理想,并且理想有一致性。一个有钱一个需要钱,有钱的带着理想和缺钱的但有理想的合作。”会展业相关人士点评称。

 

邓鸿将此次与融创的并购,称之为“第三次创业”,他还强调,这次合作并非简单的买卖,而是代表了中国未来文化、旅游、会展领域一次大整合。

 

邓鸿指出,双方合作后,现有的一些项目可迅速落地,而他本人也可轻松很多,“可聚焦于自己的强项,配合老孙在新项目的拓展。”在具体进展方面,邓鸿透露,最近这几月,环球融创会展文旅集团内部跟孙宏斌一起,将资源一一打通。基于此,在他认为,“这次重组在产业融合上或开创一个有意思的时代”。

 

其中,在文旅板块,孙宏斌认为未来是拥有10万亿规模的市场,在此基础上,

他不无赞同地认为,“老邓建的是真正的小镇。”而邓鸿本人也强调,未来所做的文旅小镇,跟外界想象的有所不同,“是在历史和自然本体上创造一个新的这一时代的生活方式。”

 

实际上,对艺术痴迷、热爱画画的他,此前已把很多建筑视为艺术品在创作。比如新世纪环球中心,就被外界称为邓鸿的“乌托邦”。内部除了海洋公园,还有商业广场、酒店、娱乐场所、写字楼以及中央广场。

 

“我们小镇项目非常多,但每个项目都尊重当地文化、历史与生态,建筑上也寄存了当地传统,并赋予时代特点,这是一大超越。”邓鸿称,未来两三年后,会有一批人们耳熟能详的旅游目的地项目面市,在这些项目中,“水是灵魂”,在其个人职业生涯中,也可实现超越和颠覆。

 

鲜为人知的是,文旅投资热的背后,做好文旅产业并非易事。实际上,文旅是一个较为庞大的系统,涉及运营、土地开发等多个生态链,其中可承载的内容较多,而这也意味着不确定因素的增多。

 

而在会展板块,邓鸿本人并没有强调很多。跟文旅一样,孙宏斌认可会展行业,亦称其具有10万亿规模。“中国经济总量达到一定规模后,会议、会展需求非常大。原来小的要做大的,原来一个要做两个。将来不用去汉诺威,中国就是个巨大的市场。”

 

不过,会展运营而言,也并非易事。以会展中心为例,实际上,随着各省市掀起建馆热,造成了场馆之间竞争激烈的状况。因此,会展中心在经营内容、管理附加值方面,需探索同样面积的空间,哪种经营的效益更好。不仅如此,会展业对员工的综合素质较高,诸如创新能力、人际交往能力以及对行业的熟悉和了解等。

 

恰如李中闯所言,会展资本投入的回笼周期长,品牌孵化结果也充满着不确定性,对专业运营人才依赖性强,具有一定的风险。

 

不过,邓鸿也坦言,现在做文旅、会展、康养,短期内都是不怎么赚钱的,之所以还要布局,关键看的是更长远,5年、10年以后的事。”

 

新京报记者 张晓兰 图片来源 融创供图

编辑 武新 校对 李立军

点击加载更多
广告

    • 一天
    • 一周
    • 一月
       回到PC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