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9-07 02:31:27新京报
原创版权禁止商业转载授权

72岁农民治沙12年获联合国邀请参会

2017-09-07 02:31:27新京报

娄志平站在会场前,眼前肤色各异的面孔,让捏着论文的他觉得有些无所适从,这是他第一次参加高规格的学术交流会议。昨日,联合国防治荒漠化公约第13次缔约方大会在内蒙古鄂尔多斯举行。72岁的绍兴农民娄志平,因其12年来投身沙漠化治理,获得主办方邀请列席,成为一名特殊的与会者。


娄志平和他设置在乌兰布和沙漠的“悬袋网沙障”。受访者供图

  绍兴72岁农民娄志平投身沙漠化治理12年,受邀参加联合国防治荒漠化公约第13次缔约方大会

  娄志平站在会场前,眼前肤色各异的面孔,让捏着论文的他觉得有些无所适从,这是他第一次参加高规格的学术交流会议。

  昨日,联合国防治荒漠化公约第13次缔约方大会在内蒙古鄂尔多斯举行。72岁的绍兴农民娄志平,因其12年来投身沙漠化治理,获得主办方邀请列席,成为一名特殊的与会者。

  在接受新京报记者采访时,娄志平称,因亲身经历过一次沙尘暴,决心投身沙漠化治理中。12年来,自费考察、设置沙障,并获得了业界肯定。他说,尽管已经72岁,但对于一项值得投入的事业而言,自己还算年轻的,“沙进我不能退”。

  “沙进人退非常常见”

  新京报:怎么获得联合国防治荒漠化公约第13次缔约方大会的邀请?

  娄志平:早就听说这次大会在中国举行,作为长期关注和从事这一领域的人,很想有机会去交流下。8月22日,我收到一封邮件,是国家林业局一个下属机构发送给我的,邀请我列席会议,我很高兴。

  我就是一个地地道道的浙江农民,能够被邀请参加这样的会议,证明我十几年的研究成果,是得到了肯定的。

  新京报:参加这样一场国际会议,对你来说意味着什么?

  娄志平:你知道的,我一个农民,从事这样专业性比较强的研究,自然会引起一些争议,也有人对我的防沙方式提出质疑。其实在今年3月,青海省科技厅就颁发了科学技术成果认定书,对我发明的悬袋网沙障进行了肯定。

  但是这还不够,因为我农民出身,视野有局限。之前对于这一块,主要是靠自学,现在参加这样的国际会议,看一看国内外的专家怎么看这个问题,有助于帮助我思考。

  新京报:你生长在江南的农民,为什么会投身沙漠治理12年?

  娄志平:应该说是一个很偶然的机会,2005年的时候,受朋友之邀到内蒙古旅游。在那里,我经历了一次沙尘暴,这是第一次。

  新京报:当时是什么情形?

  娄志平:就是天昏地暗,飞沙走石。七八米高的果树,一下子就压垮了,都是沙子,伸手不见五指。特别呛人,而且一点征兆都没有。见识到沙漠的威力,让我很害怕,也很心酸。

  新京报:害怕与心酸,这是一种什么样的心理状态?

  娄志平:害怕,是见识到沙漠“发怒”时候的可怕,心酸是因为我作为一个土生土长的浙江人,看见沙漠边缘地区,一些与沙漠为邻的村庄,以及村民的那种生存状况,感觉很难过。

  那些靠近沙漠的村庄,自然环境恶劣,缺水,动不动受到沙尘暴袭击。更有甚者,一些村庄在不出几年的时间内,被沙漠包围,居民只能撤退。这种沙进人退的状况,在一些沙漠地带非常常见。

  新京报:这是促使你投身沙漠治理的直接原因?

  娄志平:在对沙漠进行观察,查阅了一些资料后,我发现,现在国际上采用的治沙固沙方法虽然很多,但还没有人将沙漠地貌纳入沙障研究中。这也导致沙漠上固沙功能巨大的流动沙丘、沙埂、沙墩无人利用,甚至会造成伤害。这种研究的空白,是促使我投身这一事业的直接原因。

 

编辑:艾峥

点击加载更多

    • 一天
    • 一周
    • 一月
       回到PC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