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4-23 03:31:00新京报
原创版权禁止商业转载授权

外卖送餐信息被指在网上售卖

2018-04-23 03:31:00新京报

用户每订一次外卖,就意味着要将自己的信息上传一次。但这些隐私信息是否足够安全?近日,新京报记者卧底多个“电话销售”群发现,有卖家专门出售外卖订餐客户的信息。包括电话姓名、订餐地址在内,每条信息的售价不到一毛钱。还有网络运营公司借助软件搜集用户的订餐信息,打包后倒卖给电话销售公司,甚至还有一些外卖骑手也做起了客户信息倒卖的“生意”。


4月14日,陈京宏提供的5000条外卖订餐用户个人信息中,包括酒店等公共场所。文件截图


4月14日,陈京宏发来包括姓名、电话、地址在内的信息表格,共5000条。手机截图

  记者调查发现有网络商家、外卖骑手出售外卖订餐客户个人信息;专家表示防范信息泄露应“多管齐下”

  “骚扰电话太多了,让人心里很不舒服。”市民许昕反映,因为在一外卖平台订过一次外卖,他所住的酒店地址、房间号码、联系电话等隐私信息被泄露。而许昕的信息,这只是记者获取的数千条外卖订餐信息中的一条。

  用户每订一次外卖,就意味着要将自己的信息上传一次。但这些隐私信息是否足够安全?近日,新京报记者卧底多个“电话销售”群发现,有卖家专门出售外卖订餐客户的信息。包括电话姓名、订餐地址在内,每条信息的售价不到一毛钱。还有网络运营公司借助软件搜集用户的订餐信息,打包后倒卖给电话销售公司,甚至还有一些外卖骑手也做起了客户信息倒卖的“生意”。

  记者随机在网上调查发现,在一些QQ群里,有人叫卖饿了么、百度外卖、美团等外卖平台的客户信息。

  网络订餐平台美团一位客服人员表示,美团内部对于信息的管理非常严格,但用户订单信息涉及商家、骑手等多个环节,不排除有其它因素导致信息泄露。

  有专家表示,商业公司应完善信息管理机制,及时更新信息保护手段,建立深层防护机制。

  万条信息售价800元

  “今天的数据已经更新,长期出售各种数据”,4月14日下午4点,陈京宏在QQ上推送了一条消息。系统显示这个QQ的好友超过200人。陈京宏称,其中大多是向他买过“数据”的客户。

  陈京宏所说的“数据”,是包括电话、地址在内的公民隐私信息。

  新京报记者联系到陈京宏,是在一个“电话销售群”中。聊天中陈京宏透露,自己手上有北京、上海、广州等一线城市、来自外卖平台的客户数据,10000条售价800元,5000条起售,“平均每条不到一毛钱。”

  陈京宏随后发来一份截图,显示大量姓名、联系方式和地址等信息。陈京宏称数据都是“最近三天的”,但无法提取到具体下单日期。

  当记者提出想要看下“数据”后,陈京宏发来了一个微信群的二维码,扫码进入后是只有记者和他两个人的微信群。陈京宏留言:“15分钟内整理好数据发给你”。

  还不到15分钟,陈京宏就通过QQ给记者发来一份Excel表格,内有5000条信息。和截图内容一样,这份表格包括姓名、电话、性别和地址,但没有订餐日期。包括朝阳、密云等区在内,北京16个区的数据都有涉及。

  记者从表格中随机选取100个电话号码进行验证。其中有效号码61个,33名机主确认表格中的信息准确,并确认自己近一两个月内,在某外卖平台订过餐。“对,是这个地址”,地址显示为CBD某公寓的杨女士在听到记者报出的地址后称,她前一天晚上在某外卖平台的一家烧烤店订过餐。

  记者粗略统计,在这份5000人名单中,有一部分来自于宾馆、酒店、商场等公共场所。

  一位地址显示为房山区某五星级酒店某号房的周女士回忆,她在4月13日入住该酒店时,曾使用外卖平台订过餐,但记不清订餐内容和具体商家,“订得太多了。”

  记者随后再次联系陈京宏,询问为何会有无效号码。陈京宏称“有些数据可能更换过”。每次问到数据的来源,对方都会有意回避。再三追问下,陈京宏最后表示“数据是由系统内部人员提取的,每天更新4万条左右。”

  陈京宏透露,这些数据每天中午会更新一次,“到晚上肯定能销完”。

  实际上,售卖外卖客户信息的不止陈京宏一个。记者卧底多个电话销售群发现,至少有三名卖家均称自己有外卖的客户数据。QQ昵称为“彩虹”的卖家称自己有全国范围的数据,每万条价格为600元,除了用户姓名和电话地址外,还包括订餐信息。

  新京报记者发现,一些卖家称有美团、饿了么、百度外卖的客户信息,每万条价格从700元到2000元不等。

  软件自动“扒”客户信息

  除了这些直接以卖家的身份售卖信息外,一条更为隐秘的外卖顾客信息获取渠道浮出水面。新京报记者调查发现,一些代理运营外卖店的网络公司也在售卖信息。

  某网络运营公司的工作人员覃华平时的业务是负责帮忙代开(运营)外卖店铺。他同时称,可以想办法搞到成都的某外卖平台订餐客户信息。

  为什么只有成都的?覃华表示,自己在其他城市没有代运营的外卖店铺,而这些数据都是从自己代运营的店铺里用软件爬取的。

  “姓名、性别、电话、地址,订餐次数都有,但具体能有多少条我要查一下才知道。”覃华说。他给出的报价比之前的卖家贵了几倍,每条5毛钱。覃华随后解释称,可以保证准确率,而且就是这两天的。

  4月20日,覃华发来一份显示总计有2605条信息的电脑截图,之后又发来另一份截图,信息数量变为2609。“刚刚又有四个客人订餐,数字随时会涨”,覃华说,“尾数算是送的。”

  约半个小时后,记者看到了这份总共2609条的信息清单,其范围更加广泛。通过查筛关键词结果显示,地址显示为酒店的共有83条,网吧共有47条,医院29条,会所1条。

  记者从酒店中随机抽取54条拨打发现,除了30条关机或无人接听等无法联系,3条信息不符外,有21位机主确认自己近期用该地址在外卖平台上订过餐。

  其中在和酒店住户王先生的信息确认中,记者故意给出一个不完整的地址,但随即被对方纠正并补充。而王先生给出的地址正是信息清单中的地址。

  在这份信息清单中还有16个来自网吧的地址,不少地址甚至精确到某家网吧的机位号。记者逐一核实发现,除了其中4位机主电话无法接通外,其余12位机主均表示自己确实使用该地址订过餐。

  “一般做店铺运营会买这些信息,转化率很高。” 覃华说,他获取这些信息是通过将自己的软件挂在一些外卖平台的商家后台,从中爬取,“系统不可能发现”。

  “如果是商家的信息就更好弄了,全国随便哪个地方,一晚上我能给你搞定一个城市的所有商家信息,包括店主姓名、店名、地址、手机号码。”覃华说。

  记者提出是否会被平台系统监控到,覃华表示监控不到,“这个东西你不用让商家知道,只要有电脑,在家就可以操作。”

  覃华随后给记者发来一份该软件的监控截图,从截图列表中可以看到用户姓名、电话、注册日期、最近消费、储值余额等信息。“2800元可使用一年。”覃华说,但他拒绝透露该软件的名称。

 

编辑:艾峥

点击加载更多

    • 一天
    • 一周
    • 一月
       回到PC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