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6-03 02:30:10新京报
原创版权禁止商业转载授权

“北京一号”60载 研发团队再聚首

2018-06-03 02:30:10新京报

今年5月30日,“北京一号”参研团队再聚首。俞公沼(副总师)、张吉臣(副总师)、张树林(特设组组长)、杨国柱(动力组组长)、方一苍(副驾驶)等已到耄耋之年的老人们,一起重温了当年的研制历程。


5月30日,北航,“北京一号”当年的参研团队再聚首。图为(前排左起)杨国柱、张树林、张吉臣、俞公沼、方一苍以及北航蜜蜂系列轻型载人飞机总设计师胡继忠。

  新中国第一架自制轻型旅客机“北京一号”1958年试飞成功,目前陈列在北航博物馆

  今年5月30日,“北京一号”参研团队再聚首。俞公沼(副总师)、张吉臣(副总师)、张树林(特设组组长)、杨国柱(动力组组长)、方一苍(副驾驶)等已到耄耋之年的老人们,一起重温了当年的研制历程。

  1958年9月24日清晨,在北京东郊的首都机场,一架轻型旅客机挺立在飞机跑道上,机身两侧的发动机正隆隆作响。10时整,这架被命名为“北京一号”的轻型旅客机以300公里的时速、超低空10米高度飞过主席台,试飞成功。

  时任空军司令员的刘亚楼在试飞典礼上表示,“北京一号”能在100天内试制成功,不仅是新中国的创举,而且打破了世界航空发展史的先例。

  该架飞机由北京航空学院(现北京航空航天大学)1000余名师生在百日内完成研发,是新中国第一架自制轻型旅客机。采用2台苏制-14活塞发动机,下单翼,乘员2人,载客8人。

  1 目标

  要从“纸上画虎”到造真飞机

  “北京一号”前期的副总设计师俞公沼告诉记者,北京航空学院成立之初,只有4个教研室,飞机设计、设计工艺、发动机原理以及发动机工艺。教研室学生毕业前都要做毕业设计,要求设计一架飞机,但都是“纸上画虎”,不能解决实践问题。

  “为了提高教学质量,我们设想,等学生毕业实习回来后,让他们参加实践活动。这个实践活动最好是以教研室为首设计一架飞机,让学生参与其中。”俞公沼说,“学生要真正会操作、能真材实料造飞机”。

  “北京一号”后期副总设计师张吉臣佐证了这一说法:当时在教师和学生中都存在着一个疑问,就是在北京航空学院五年制毕业的大学生,按教学计划、教学大纲都学完了,现在要设计一架真的飞机,能不能设计,能不能成功?

  “最后试飞成功了,说明了北航当时的教学大纲、教育计划、教材编制培养出来的学生能够设计飞机,这一点对我印象很深。”张吉臣说。

  2 敲定

  得到周总理的直接指示

  造飞机的目标确定了,那接下来要造什么类型的飞机呢?

  俞公沼回忆,当时有两个方案:一个是张克明老师设计的旅客飞机方案,大概是19座,另一个是吴松老师设计的农业飞机方案。1958年开始正式实施的时候,两个方案都拿出来了,要实施哪一个方案?教研室开始了辩论,这一辩论就是半年。

  “农业机安全性不高,因为是单个发动机,另外外观也差一点。轻型旅客机是双发动机,安全性比较好,但功能性比较差,外观流线型好。武光院长最后定下来采取轻型旅客机的方案。”特设组长张树林回忆道。

  后来,武光(时任北航学院院长)去国务院开会,在会上提出要设计制造飞机,得到了周恩来总理的支持。“不单是精神上的支持,还给了投资支持。周总理还直接指示,一定要把‘北京一号’送上天。”俞公沼说。

  张吉臣还讲述了“北京一号”命名的故事,原本设计的名字是“北航一号”,但是试飞的时候却改为“北京一号”。张吉臣说,向当时的北京市市长彭真汇报时,彭真市长问为什么要叫“北航一号”?回答说因为是北航设计的。彭真市长就说,那改“北京一号”吧,作为北京的。所以在试飞的时候就称作“北京一号”。

 

编辑:艾峥

点击加载更多

    • 一天
    • 一周
    • 一月
       回到PC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