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9-03 02:30:50新京报
原创版权禁止商业转载授权

回访马尼拉赌场:隐秘的华人网络博彩生态

2018-09-03 02:30:50新京报

7月中旬,新京报记者卧底进入菲律宾马尼拉市一家“专坑国人”的网络博彩公司,坐标珍珠大厦,编号3B,其背后则是当地博彩巨头索莱尔东方集团。新京报的卧底报道在当地被称为“卧底风波”。当地风传3B连夜搬离,主管跑路。半月后,新京报记者再次来到珍珠大厦,发现仍有大批挂着胸牌的中国年轻人进出。知情人士称,这些员工仍在大厦内从事网络博彩。


马尼拉著名赌场“City of Dreams(梦之城)”里,有众多的华人面孔参赌。新京报记者 李明 摄


7月中旬新京报记者卧底的珍珠大厦博彩公司,员工正用社交工具引诱国内人员参赌。


8月21日傍晚,菲律宾马尼拉珍珠大厦门口,多名安保人员值守。新京报记者 李明 摄

  卧底报道后菲律宾博彩公司收紧招聘中国员工,挂靠、切割博彩业务规避打击;部分员工偷办护照逃回国

  7月中旬,新京报记者卧底进入菲律宾马尼拉市一家“专坑国人”的网络博彩公司,坐标珍珠大厦,编号3B,其背后则是当地博彩巨头索莱尔东方集团。

  新京报的卧底报道在当地被称为“卧底风波”。当地风传3B连夜搬离,主管跑路。半月后,新京报记者再次来到珍珠大厦,发现仍有大批挂着胸牌的中国年轻人进出。知情人士称,这些员工仍在大厦内从事网络博彩。

  入夜后,珍珠大厦变得忙碌。其西侧三幢赌场大楼霓虹刺眼,再往南的高楼里,也赌场林立。在这个博彩业合法化的国度,马尼拉俨然一座东方拉斯韦加斯。

  出租车司机都知道,赌场聚集的地方,一定少不了中国面孔。

  近年来,不少中国人赴菲从事博彩,他们或被诱骗或为高薪,在网络上为博彩公司吸纳国内赌客参赌。网络博彩公司巨额的赌资流量背后,是这些中国员工的加班、护照被扣、工资被罚,甚至是犯错后的“小黑屋”。

  圈内把博彩称为“菠菜”。在菲做了一年多换了3家公司的“老菠菜”赵明,他每天做的,就是变换身份性别哄骗国人赌博,“感觉要人格分裂了。”何勇想“挣快钱”,但到手的钱也加深了他对被抓的忧虑。最终,赵明和何勇只能跟很多“菠菜”一样谋划逃亡,补办护照偷偷回国。 

  风波后的珍珠大厦

  赵明觉得,8月珍珠大厦的“卧底风波”,是“菠菜圈”难得一见的“大新闻”。

  他也曾是珍珠大厦的一员,在4楼的一家博彩公司做推广。在他看来,珍珠大厦一直管理很严,除了安保,大楼后面还有铁网墙围着,生怕外人窥探。“进了卧底,大家都说是倒了大霉。”

  事实上,在卧底事件前,珍珠大厦在“菠菜圈”就很出名。马尼拉南部帕塞市一处逼仄破落的街道尽头,这栋5层的白色大楼显得突兀。门外24小时持枪守候的安保让行人不敢驻足,能任意进出的,只有那些挂着胸牌的中国面孔。

  7月中旬,新京报记者通过国内中介应聘成为珍珠大厦员工,卧底进入3楼一家代号3B的网络博彩公司工作,隶属于当地的博彩巨头——索莱尔东方集团。在这栋楼内,密布着大小50多家网络博彩公司,员工和主管都是中国人。他们开设赌博网站,专门诱骗国内的人参赌。

  赵明告诉记者,这篇调查报道在菲律宾轰动一时,有传言说,3B连夜撤离珍珠大厦,主管也随后跑路。在“菠菜”论坛里,3B成了话题中心,嘲笑、祈祷、鼓励,还有人戏称,要义务接收3B员工。

  8月21日,距离报道刊发半月后,新京报记者再次来到珍珠大厦。跟不远处人声嘈杂的闹市相比,这里显得平静。两名持枪安保立在大楼玻璃门前,少有人员进出。记者看到,珍珠大厦对面一家沙县小吃正常营业,福建老板称,生意不错,来吃饭的都是珍珠大厦的员工,但问起他们的具体工作,老板便不再接话。

  晚6点,街市散去,珍珠大厦却热闹了起来。一批批戴着胸牌的年轻男女结伴走出,在对面的小吃店和华人超市逗留,十多分钟后返回大楼。记者注意到,人群中不少人用中文交流,还有人穿着“东方集团”字样的马甲。

  有知情人告诉记者,这些年轻人仍在从事网络博彩工作,卧底风波后,很多公司也没有停业。但有变化的是,此前赫赫有名的珍珠大厦,如今里面的员工却成了“烫手山芋”,没有公司敢收。博彩公司几乎达成默契,不再从国内招聘,刚招聘进来的,也要先观察一段时间再安排上岗。

  当晚,记者尝试跟随人群进入大厦,刚迈进大门,就被安检处的一名男性工作人员拦下并请出门外,随后被持枪保安仔细打量,记者只好迅速离开。

  马尼拉的华人博彩

  入夜,珍珠大厦内开始忙碌,往西一公里外,三座赌场大楼也亮起霓虹灯。再往南,藏身大楼的赌场也热闹起来。

  跟国内不同,早在十多年前,菲律宾就推行博彩业合法化。如今,博彩大楼遍地开花,夜幕下的马尼拉,越来越像一座赌城。

  “有赌场的地方就有中国人。”一名出租车司机告诉记者,2016年开始,来马尼拉工作的中国人越来越多,他们在一些华丽的建筑里工作,“都是做网上赌博的。”他常常接送这些人,时间久了,自己也学了“你好”、“去哪里”等简单的中文。

  司机觉得,在赌场工作的中国人很有钱,租3万比索(约合3000多元人民币)一个月的房子住,月薪能拿9万比索(约合人民币1.1万元)。而在马尼拉,一名白领的月薪也只有两三千元人民币。

  他甚至知道这些赌博的客户都是中国人,因为那些游戏“菲律宾人不会玩”。一名“菠菜”称,这些博彩项目主要是国内的彩票和百家乐、牛牛等赌博游戏,都是华人游戏。

  也就是说,虽然这些博彩公司开设在菲律宾,但客户群体都是中国人。一名业内人士告诉记者,菲律宾多家博彩巨头的老板都是华人,网络博彩业务也都是为国内人员开设,而主要从业者也多是中国人,其中以福建人居多。

  亚洲责任博彩联盟主席苏国京称,由于国内除澳门地区外禁止赌博,很多中国人就去东南亚开设赌场,10多年前菲律宾博彩业合法化后,吸引了大批国人前往。网络发达后,网络赌博便发展迅猛。

  刘玉春在菲律宾华人博彩圈混迹10年,他亲历了这一过程。

  他介绍,眼下,不止菲律宾,东南亚的柬埔寨、泰国、马来西亚等也有不少中国人从事线上博彩,这两年尤盛。

  今年5月在柬埔寨一家网络博彩公司做了3个月客服的“菠菜”告诉记者,其公司所在的巴域市,藏匿着数百家博彩公司,一般只有二三十人的规模,客户同样来自国内。

  他透露,在当地,但凡有几个中国人出现的楼栋,基本都是干这行的。“我们那座楼有四五十家,基本都是福建老板。他们在国内招客服,如果做到每个月几百万元流水后,就会吃掉赌客的钱,然后搬到菲律宾去做。”他称,这是当地的潜规则,能做大的公司才能搬到菲律宾。

 

编辑:艾峥

点击加载更多

    • 一天
    • 一周
    • 一月
       回到PC版